DOTA英雄搞笑考试记

2013年9月1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和平时代,众英雄们褪下战衣,握手言和。曾经那个近卫与天灾的划分早已远去,今天的众英雄齐聚校园,不得不来参加考试。

讲台上,校长光法在那里唧唧歪歪个没完:“这个时代我们要学的是文化知识,一定要打好基础,好好为刀塔大陆服务。今天来一次动笔的测验,大家不用太担心,但谁要是敢作弊的话,哼哼哼……”

堂下一片叽叽喳喳,根本没把光发那老头放在眼里,修补匠对其他学生拍胸脯保证,今天监考老师的视力一定会对不住校长的。

几个地卜师拿着小锅铲,聚在一起嘀咕着。老大说:“我先去座位上把题目抄下来,老二到时候忽悠过来,我忽悠回去,然后和老三老四翻书把题目做了。到时候我再忽悠回来…”

“老大就是老大,真聪明…”

血魔右手搭在神灵武士肩上,偷偷说:“兄弟到时候不要留手啊,只管捅自己吧,不然我没你的视野,就看不到你的答案了。”

神灵咧嘴淫笑,道:“小馒头,我这好歹是自残,你可要陪我每日每夜三个月才行啊。”

“不是说不准叫我小馒头吗,只要考试过了,一切都好说!”说完血魔下意识的摸了摸菊花,想想这次考试实在太重要了,三个月牺牲下也值啊。

看着台下根本无人理睬自己,光法重重拍了拍桌子,待众学生看向自己,咳嗽一声说:“下面给大家介绍监考老师,全能骑士先生,地狱领主老师,请大家鼓掌欢迎。”

随着两个脸型相似气质完全不同的帅哥挥手步入考场,底下女生尖叫一浪接一浪。冰火MM狂打眼色,红桃爱心不断向二人飞去。

全能骑士一脸和煦的笑容,用充满磁性的嗓音说道:“很荣幸给诸位担任监考老师,欢迎大家举报身边的作弊者,我们会考虑给举报者丰厚的奖励——那就是和我共进晚餐的机会,还可以拿我的签名照,机会不要错过哦!”

顿时女生一阵欢呼响应,男生齐齐发出“滚~”的嘘声。

不待大家安静下来,地狱领主满脸阴寒,开口只有寥寥几个字:“作弊者,死!”

声音虽小,却自有其威慑力。看着学生老实点了,校长呵呵地说:“除了这两位,还有几个老师会进行不定期巡逻,被逮到的话,后果我就不说了。好了,考试开始,各位好自为之。”

随着考卷发下,众考生写好名字,又装模作样看了看题。

“靠,好难!”

“妈的,超纲了吧,把我们当神童啊!”

抱怨声此起彼伏,校长也不多说,和两个老师打了声招呼,直接走了。

修补匠第一个采取行动,他那出相机,谄媚地对全能骑士说:“老师长得好帅啊,来照张相。”

“好,好,好!”全能骑士全然不顾现在正在考试,摆了个POSE。随着“咔嚓”一声,一道激光束打在全能头上。

全能晃了晃头,只觉得头昏眼花,眼前看的东西模糊起来,耳边传来几个学生奸计得逞的笑声。心中冷笑一声,抬手释放出一道魔法护盾,带着耀眼金芒的护盾闪耀着璀璨的魔法符纹,瞬间将那不良状态驱散得干干净净。全能走到目瞪口呆的修补面前,把相机拿了出来说:“在英勇帅气的我面前,任何小手段都是毫无意义的,工具没收,警告一次。”

幻影长矛手轻蔑地看了修补一眼,心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用那破方法。猴子释放出一个幻象,本体已经处于隐身状态了。看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在那埋头做题,猴子心中洋洋得意,这才是真正的考场神技啊。缓步走到前面成绩较好的小火枪面前,猴子抬头凑了过去。还没等他看清火枪的字迹,一道来自地狱深渊的阴寒力量从背后袭来,猴子猛一回头,就看到地狱领主那张死人脸。

地狱领主从口袋掏了掏,摸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翠绿色宝石,还是那种冻死人声音:“真视,人手一颗。”

猴子绝望地向边上看去,全能骑士在那挥了挥手,也攒着一颗宝石。只得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到时候了吧,怎么还不开始…”血魔眯着小眼睛,不停地挥舞着爪子。可惜神灵武士那里一点信息也没有。

这时神灵武士也是干着急,本以为自残只是分分钟的事,哪知道一试才发现是个技术活。自己拿着细笔捅大腿捅了半天,可伤口太小,流血很慢,自己倒是白白痛了好久。就在他手足无措时,一只人畜无害的小苍蝇“嗡嗡”地飞来。

“来得真是时候!”神灵也不管什么,直接一个大招放到苍蝇身上。只见苍蝇身上暴起一团血光,开始打着盘旋徐徐下降,神灵自己也掉了半管血。

“血条还不够短啊……差一点点。”神灵直接以笔为矛,几个法球就扔了过去。苍蝇挣扎了几下就嗝屁了。

“好!”血魔暗叫一身好,还没等他把笔提上,视野又消失了。“草……”抬头看去,两个老师都站在神灵边上。

全能一脸笑容地对浑身冒血的神灵说:“同学,题目不会不用想不开啊,来,我给你阳光般的和煦关怀!”一道圣光照过,看着血魔头上的嗜血消了,全能转头对地狱领主说:“你也给他点来自地狱的温暖吧。”

一道惨绿色的大便飞去,神灵武士感觉自己比刚进教室时状态还要好些。看着地狱领主转身走开,神灵结结巴巴说道:“谢…谢谢……”

血魔郁闷不已,看着两个老师走开,准备提醒神灵故技重施,突然看见一个纸团飘来,拿起一看,"CD"两字。“哦,原来是C,D啊。”拍了拍自己的头,血魔把C,D填在了第一二题的空格上……

那边大个的小小举起了手:“咕噜,咕噜咕噜。”

“什么?你要上厕所?你是石头吧?还要上厕所?”全能看着山里来的小小调侃道,一见小小拿起桌子要砸人,说道,“去吧去吧,快去快回。”

水元素见成绩优秀的小小出门,马上举手:“哗啦,哗啦哗啦。”

“你也要上厕所?”全能从那边赶来,擦了一把汗说,“等等是不是夜魔也要上厕所啊,去吧去吧,快去快回。”

看着水人走出去,全能擦了把汗说:“妈的,怎么这些鸟东西都是我在伺候……”

正说着,水人就回到了座位上。全能这下汗更多了:“水人上厕所有这么快吗?”这时,小小也走了进来,全能这下肯定了。“我说怎么这么快,估计山里娃上厕所后把马桶给堵住了……”

水人回到座位,立刻埋头苦做,全能怀疑地望着上了趟厕所就下笔有神的水人,突然一道人影从身边闪过,马上叫道:“你,站住。”那个身影一转,不是小小是谁。“你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小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咕噜,咕噜噜。”

“什么,居然一直在上厕所?难道我眼花了吗。”全能朝小小座位上看去,那里现在什么也人没有,明显小小是现在才来。全能掏出眼药水点了点,对小小说:“你回去吧。”

小小:“呜噜噜~”这里翻译下山里人的语言,是“有毛病~”的意思。

水人看着全能郁闷的样子心中暗乐,心想自己计算得正好,小小一进来他的复制体就消了,小小试卷上的答题全部偷看完毕。刚想偷笑几声,旁边伸过来一只手将试卷收了上去。正是地狱领主老师,他用冰冷的口气说道:“零分!”

看着水人唉声叹气的离开考场,发条偷偷把藏在自己零件里的小纸条拿了出来,心想自己到时候把自己一围,躲在里面趁机抄一下,老师看见也进不来,等他们打开围栏,我早就把题抄好了,嘿嘿,到时候把纸条收进去,老师一问我就说我按错键了……

想到这里,发条放出魔法护栏,一阵机械摩擦的声音响过,周围几个学生全部遭殃,被挤得人仰马翻。

两个老师跑过来,一看就知道不妙,发条那小子一定有小动作。可要从外面打开这护栏要一段时间,到时候只怕没什么证据了。正焦急时,一声刺耳的声音从窗户外传来,一条肉钩如同毒蛇般钻入护栏的缝隙中,把一手拿纸条一手拿笔的发条钩了出来。

"Fresh Meat~"屠夫那沙哑中带着颤音的幸福呻吟响起,全场同学不由都望着窗外那个高大肥胖的身躯。

屠夫吐出已经半身残废的发条,用憨厚的声音说:“这个,不好吃。”言毕,那一大一小两只眼珠贪婪地扫向众考生,尤其在冰火MM身上多看了几眼。

众考生齐齐打了个寒战,埋头不语,没有一个敢直视屠夫的眼睛。

全能跑到外面给爬在地上的发条加血,一边问屠夫:“今天抓了几个啊?”

屠夫吐了吐口中的零件残渣,说:“没几个,那边那考场抓到个哥布林工程师,妈的还没来得及咬,就自杀了!”

看着屠夫肚子上的大窟窿,全能笑道:“我来给你加加,对了,你怎么能把人从窗户眼里钩出来呢?”

“这算什么,树林里我都能钩直线呢。”

……

当屠夫走后,场中气氛稍稍和缓,不过还是比较心有余悸,毕竟谁也不敢保证屠夫会不会再回来,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

“这怎么做啊,没一道会的。”船长看着眼前的题目发昏,再看时间就要到了,实在受不了了。老子不干了,大不了回去当海盗。想到这里,船长在试卷前面每道题都随便划几下,在试卷背后歪歪斜斜地写着:“看试卷的是我儿子,监考的是我孙子。”

一写完心情马上好多了,船长拿出麦酒悠哉地喝着,坐等下课收卷。却不知道有人已经瞄上他了。

全能看了看外面,说道:“好了,肉山都刷了六遍了,现在收试卷。”

众人站起来,场面一片混乱,复仇立马和船长换了个位子,反身一甩魔法箭将他定住,把船长试卷上的名字和学号改成自己的,交了试卷走了。

船长摇摇脑袋站起来,喊道:“同学,那位同学,你搞错了……”可惜无论他叫得多大声,都找不到复仇的人了……

很老的一篇文章了,现在看来还蛮有意思的,dota闪电站小猪随手改了下,内容更短,也更好玩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1129.html

  1. 匿名
    2013年9月12日08:03 | #1

    nice写的有意思!

  2. 游客乙
    2013年9月12日23:29 | #2

    挺搞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