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纯白,人如其名,纯净而洁白 电竞杜海涛和赵珍的一个悲伤故事

2014年8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卜纯白,人如其名,纯净而洁白》

梦与现实的边距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卜纯白,人如其名,纯净而洁白。

凭借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纯白成功脱颖而出,成为当红解说杜海涛的YY管理员。初识海涛,纯白只是觉得他人很好,像个和蔼的大哥哥,事无大小的都会帮助她,而且长得温文尔雅,谈吐得体,偶尔还带点幽默。总而言之,纯白觉得海涛是个好人,不过也就仅此而已。相比海涛,纯白更喜欢今天来到演播室的伍酒。伍酒,人称大酒神,是刀塔的世界冠军,退役后想转型为解说,特地来海涛的演播室观摩学习。酒神和海涛不同,酒神油腔滑调的很讨女孩子喜欢,而且和纯白的年龄相仿,长得又帅气英俊,还带着刀塔冠军的光环,认识不久纯白就对他情愫暗生,倾心不已。

对于酒神的求教,海涛表面上是应允了,可是暗地里却跟纯白说:“有很多事属于商业机密,不可以全部跟他明说。”并跟纯白说明哪些是可以教授的内容,纯白感到疑惑,这些都是基本的视频制作技巧呀,可是虽然踏入社会不久的纯白也明白,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是很激烈的。“想要安身立命,只能自求多福。”纯白心想,或许就是因为骨子里的不安全感,纯白日后才会放弃尊严,爬上别人丈夫的床。

连日来,酒神在海涛的演播室一无所获,愠气渐生,对此纯白也是爱莫能助,不过看着酒神华丽的操作,霸气的指挥,纯白似乎再也掩饰不了自己内心的少女情怀。“酒神真帅!”纯白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说罢脸一刷就红,纯白赶紧低下头,不让酒神看见她热乎乎的脸庞。

对此酒神当然早有察觉,身为浙大的高材生,酒神一直引以为傲的正是他的高智商、大菊观。

酒神自小就很聪明,做事有长远规划。当其他职业选手还在为微薄的工资、能否拿到手还不知道的奖金而奋斗时,酒神早已看上潜力庞大的解说市场,谋划着自己的淘宝店。酒神也很自信,从不不随波逐流。身为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肩负着父母的希望,却毅然决然的停学,创办自己的战队FTD,也就是今天的老干妈战队,还成功夺取中国战队的第一个世界冠军。由于自身的传奇故事,伍酒被粉丝封神,从此有大酒神一说。于纯白来说,酒神光芒四射,像太阳一样闪耀,不过对于不喜欢睡懒觉的海涛来说,早上8、9点钟的太阳显然过于毒辣。

对于酒神来说,纯白显然过于普通,人长得普通,家境也普通,最重要的是球也太普通。而且酒神尚在创业初期,根本不可能公开接受任何异性为女朋友。因为他深知脑残粉的重要性,而脑残粉中女性玩家不少,这些女玩家可能会痴想着成为酒神的女朋友,或者梦想着酒神当一个电脑里的男朋友,无论刮风下雨、自己开心不开心都可以一直守在自己身边。酒神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扩大自己脑残粉的数量,这时候一个亲密的异性的出现显然会打碎这些女粉丝的美梦。所以无论是纯白,还是同样暗恋酒神的热热、后来的冬瓜妹,都不可能是酒神的真命天女。

换句话说,即使伍酒再喜欢玩一夜情,也不会随便找一个普通女孩开房了事的,卜纯白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不久后,酒神离开了海涛的YY演播室。酒神的冷淡让纯白很受伤,本来就内向的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纯白变得日渐憔悴,海涛不愿看着他越陷越深,经常陪伴在她身旁开导她,可是纯白的心却好像跟酒神一起离开了。

“小白,周末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宅在家打刀塔。”
“这样不好,年轻人不应该老是宅在家里,应该多出去呼吸新鲜空气,这样整个人都会精神点。”
“这样吧,下周我和赵珍去海南,你也一起来吧,人多热闹一点。”
“这样不好吧,打扰到你和珍姐。”
“这有什么关系,珍也喜欢热闹,好吧,就这样吧。”

经不住涛哥的热情邀约,纯白答应了去见一个日后视她为仇敌的女人。

赵珍,杜海涛的老婆,电视台的女主播,知性而美丽。虽然已经结婚,身边却一直不乏追求者,可是赵珍却从不会拿男女感情开玩笑,她很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家庭。当初出生富贵之家的她,不顾亲人、闺蜜的反对,一心嫁给一贫如洗的杜海涛。看着海涛从一无所有,到今天年入过千万,可谓守得云开见月明。

赵珍是个独立的现代女性,平日里她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很少踏入海涛的游戏圈子,但也从不担心海涛会背叛她,因为她和海涛历经患难,而且如今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海涛的孩子,所以赵珍觉得这个她细心呵护的家庭牢不可破。

“你就是小白吧,啊,长得真可爱。海涛经常提起你,以后你就是珍姐的妹妹,有什么事都可以跟珍姐说的。”初见赵珍,纯白真是羞得抬不起头,连日来因为思念伍酒暗自憔悴的她和容光焕发、光彩照人的赵珍相比简直就像城中村和旁边的高档楼盘一样。

休息时,赵珍把纯白叫到一旁,“海涛再细心,也不过是个细心的老粗,你有什么心事不妨和珍姐说。”
“珍姐,我……”
“没事,尽管说吧。”
“嗯,我喜欢上一个男孩子,我对他暗示了很多次,可是他都没反应,可是我很爱他,现在他走了,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
“那你有没有跟他说呢?”
“没有,我怕他不喜欢我,我怕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如果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还忘不了他,我这样是不是很不对。”
“小白,听珍姐说,感情没有对与错,而且对于自己笃定的人,要勇敢去追求,无乱结果如何,但求心安,总好过自己胡思乱想,对不对?”

纯白点了点好,泪水早已湿透了眼眶,赵珍拭去纯白眼角的泪,把纯白拥在怀里,“傻孩子,不要哭,如果他已经心有所属,珍姐会给你介绍个好100倍的男人,好不好。”这当然不是指自己的老公。

这以后,虽然纯白还是羞于启口询问酒神,但人已经恢复过来,还经常和海涛夫妇在一起,海涛夫妻恩爱,儿子少少的加入更是羡煞旁人。这一切一切都是纯白向往的,心里常常感叹“涛哥真是个好男人!”

一开始你向往着别人的生活,到最后,你代入其中想取代一方成为这种生活的一部分,但这还是你一开始想要的生活吗?

渐渐的纯白心中的海涛变了。聪明、文静、见多识广、温文尔雅……老婆好、儿子也好,纯白开始喜欢在心里想着海涛的好。她习惯一大早来到演播室,等着海涛的到来,那哒哒哒的皮鞋声都可以让纯白的心砰砰直跳。和海涛一起,纯白总是很高兴,跟海涛说话时,纯白总是呆呆得看着海涛的眼睛,当海涛离开时,纯白的心就像被挖空一样,她片刻难安,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海涛。

她开始不去看迎面而来的帅气小伙,而不像往常一样羞得低着头。她开始不去看SuperJunior的半裸照,往日里她总是等到演播室里没人,偷偷得点开,然后看得耳根发热。她开始无法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就连帮她度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刀塔也无心恋战。

纯白开始想象海涛的另一半是自己,少少是自己的继子,他们一家开心幸福的生活着。赵珍出车祸死了,海涛伤心之余接受了自己;赵珍爱上别人,抛夫弃子,纯白安抚海涛,后来成为海涛的妻子。纯白幻想着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赵珍离开,自己取代她成为海涛的老婆。

海涛没有发现纯白的异样吗,错了,只是基于男性的荷尔蒙,海涛享受着一个年轻女性对自己的爱慕。

酒神很有商业头脑,擅长自我营销,他的视频从FTD夺冠到从零单排,强调的是以我为主,营造了一种英雄主义的气氛,他的视频点击量呈井喷式增长,事业随之蒸蒸日上,淘宝店开完一个又一个,甚至将产业链拓展到线下实体店,让海涛这位先行者反而望其项背。

在一次刀塔赛事选取解说的过程中,海涛用行业老大哥的人脉将酒神排除在外,没想到意气方刚的酒神公开抨击海涛,三个影压打在海涛脸上,海涛也毫不示弱,掏出净化刀,酒涛大战随之全面爆发。两人开始疯狂互挖老底,背叛师门的伍酒接任的是恒山派掌门,恒山弟子都是女流之辈,根本无法与海涛的华山弟子相抗衡,好在经营出色的伍酒养有保安百万,华山弟子和百万保安杀得你死我活。

令纯白没想到的是,酒神微博的一句话让纯白也卷入其中。 “纯白喜欢我。”

“我宁愿喜欢一头狗,也不会喜欢你个伍酒。”纯白怒道,她随即写了一篇短文抨击酒神,让海涛狠狠得给了酒神一巴掌。

纯白连忙去见海涛,她不想海涛误会些什么:“涛哥,酒鬼的微博是胡说的。”
“我知道,你怎么会喜欢他这种小人。”
“对,他和涛哥差太远了!”

酒涛大战愈演愈烈,华山弟子和百万保安各有伤亡,血流成河,闻者伤心,听者流泪。最后江湖老大李晓悲看不下去了,酒神、海涛一人一巴掌,“闹够没有,好玩是吧!”不愧是外号沪上皇的李晓悲,一言九鼎,历时数月的酒涛大战戛然而止。

这之后纯白似乎越陷越深,她已经被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她的世界只有海涛,她转发海涛的每一条微博,等待着和涛哥的每一次见面,除了海涛外她不想见任何人。可是海涛和赵珍的婚姻看起来牢不可破,她的坚持更像白日做梦。“我只想要一个依靠,无论他是否属于我。”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纯白到底会带自己走向地狱,还是天堂呢?

海涛和赵珍的婚姻真得无懈可击吗?或许只有在旁人看来才是这样。出生贫寒的海涛得到赵珍的垂青,在别人看来是半辈子修来的好运,但在海涛看来就像心中的一根刺。海涛的执着、坚强让他在社会竞争中脱颖而出,却也让赵珍的温情始终无法融化他心中的刺。作为一个上门女婿,海涛遭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尤其是赵珍的闺蜜,那群一直认为他配不上赵珍的臭娘们。海涛像是一个复仇者,等待着自己成功的那天,对所有一开始瞧不起自己的人说“谁说我配不上赵珍”。

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他成功了,他将华山派发扬光大,他的门徒遍布各大门户网站、论坛,他成为刀塔的第一解说,他年收入过千万了。可是他依旧活在赵珍的影子下,别人只记得赵珍慧眼识珠,让海涛珍惜患难与共的糟糠之妻。赵珍是个有主见的女人,他们之间偶尔会有争吵,可是海涛总是被迫忍让。“你记不记得赵珍当初……”别人总是这样劝他的。海涛顺手把手中的玻璃杯摔在地上,玻璃杯在触地的一刹那由于强大的冲力摔得粉碎。

转型刀2的海涛诸事不顺,中国队TI的失利,更是让中国刀塔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他约纯白到平常去的居酒屋喝酒谈心。温柔恬静的纯白已经成为他的红颜知己,海涛的烦心事都会向她倾述。酒过几轮,海涛已有醉意,纯白再向海涛敬酒,海涛挥手作罢。纯白说了句:“干死伍酒!”海涛听到大喜接道“干死伍酒!”接下酒杯一饮而尽。

一个小时后,纯白搀扶着海涛离开居酒屋。在酒店的套房里,纯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高清摄像机,在角落按放好后,她呆呆得看着床上的海涛一会,梦与现实的边距在哪里,伸手抚摸着海涛的脸庞,梦境竟如此现实。

“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涛哥,我好爱你!我多想成为你的女人!”

“干死伍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时隔多年,海涛依然对伍酒充满敌意,纯白还是解开了海涛的上衣,突然海涛抓住纯白的手,纯白心里大惊:“你妹,装醉!”

随即海涛将纯白翻倒在床……,18禁。

第二天早上,海涛被隐隐约约哭声叫醒,前一天的白酒还让他头痛欲裂,“珍,怎么了?”当他戴上眼镜定眼一看,心里开始发毛“是你?”纯白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用手拉着被子的一角遮住私处,坐在床边哭泣。

海涛突然停止穿衣服,并开始脱衣服,纯白大喜,心想:“涛哥真男人,人家都不行了,还想来一次啊?”

原来海涛只是去洗澡,一向做事缜密的他,并没有乱了分寸,首先要消除出轨的痕迹,“只要控制好纯白,这一切都可以当没发生。”只是他并不知道,纯白包里的摄像机将带领他的婚姻走向毁灭。

“昨晚怎么没回来,打你电话也不接,害我担心死了。”海涛还是带着一贯的笑脸,“昨晚和ABC开黑后,又去酒吧喝酒,不知不觉喝醉了,就去附近旅馆睡了一晚,可能是睡得太死,也没听到电话响。”一个谎言的开始,你就需要不断得编织谎言去修补它,为了不露马脚,你必须深入其中,直到有一天,当你自己都信以为真,就不存在真与假了。

尽管宿醉早已消退,办公室里的海涛还是头痛不已。他要和ABC创办自己的公司immaTV,创业初期,诸事繁杂,他早已分身乏术,现在又发生这样一件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公司的老板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实际上已经收到风声,视他们为叛徒,摊牌的日子日益临近,海涛决定集中精力处理创业的事。时间不多了,要加快脚步。

“喂,小白。”
“涛哥,不好了,我的QQ号被盗了,怎么办?”
“哦,小事情,我改日找马比克直接帮你弄回来,嗯……小白,那天晚上……”
“涛哥不要再说了,我懂的。”
“谢谢你,小白。”
“涛哥,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爱过。”

此时赵珍正在公司的茶水间和闺蜜们侃着大山,儿子少少的成长让她欣喜不已,少少的每一个瞬间她都想和闺蜜们分享。广播里唱着G.E.M.的歌“美丽的泡沫,虽然一下花火……”这时纯白的QQ上线铃声,嘀嘀嘀,还发了个链接。“傻孩子,又有什么烦心事啊。”赵珍一边想着一边走回去点开链接,她大概会后悔点开这条链接,让她以后的生活如地狱般难熬。

眼前的一幕让赵珍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泪水不住得在眼眶里打转。赵珍压低了声音说:“小雅,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请一下假。”说罢,不等闺蜜们围上来,赵珍拿起包就往外跑。“她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赵珍的世界开始旋转,她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她撞向一个个路人,她摔倒在地,她不顾一切爬起来,继续跑,直到跑到一个无人的公园才开始放声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她躺倒在地,泪水不住得往外流。往事一幕幕映入眼帘,“骗子!婊子!”赵珍不愿再去想那个画面,可是那个画面却像梦魇一般萦绕着她,让她无法不去想,每想一次都有一股锥心的刺痛,让她不得不使劲得抓住胸口:“我的心好痛!”

从小到大,赵珍都没受过什么挫折,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在自己精挑细选的地方上班,最后,当然是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杜海涛。可是,家境平寒的杜海涛并非赵珍父母的东床快婿,赵珍的闺蜜也认为他高攀不起,为了嫁给海涛,向来孝顺的赵珍不惜和父母吵了一架。“人生短短数十年光阴,可能海涛会郁郁不得志,可是我绝不后悔嫁给他。”赵珍下定了决心,谁也改变不了她。

回到家的海涛,发现家里一片狼藉,少少也不在电视前,平日里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守在电视前,准备看他最爱的海绵宝宝,“遥控器谁都抢不过他。”海涛心想,脸上洋溢着为人父亲的幸福。虽然在镜头前,他正襟危坐,认真严谨得解说每一场比赛,甚至有人批评他的解说过于严肃。可是在儿子少少面前,他仿佛恢复了童真,像一个老男孩一样和少少打成一片。“东西都不收拾,造反了是吧。”海涛喊了一句。

赵珍手撑着墙,慢慢得从房间里走出来,面容憔悴,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海涛大惊“怎么了!”想走上去搀扶赵珍,“别过来!”“纯……白……”赵珍声若游丝的说出这两个字,海涛心里一惊。“你…你和纯白干出这种事对得起我和少少吗?”赵珍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喊,说罢嚎啕大哭。

“你听我解释!”海涛冲上去抱住赵珍,赵珍拼命想挣开海涛的怀抱,“骗子!骗子!”

“为什么!为什么!”

“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那样的!”

赵珍累了,她体力不支,晕倒了,海涛连忙送她去医院,这时赵珍的手机响起。海涛一看:我擦,不给活路啊,是岳父赵局长。

“喂,岳父。”

“是小涛啊,让小珍听电话,她怎么变得这么没有交代?”

“珍出了点事,我现在正要送她去医院……”

当赵珍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中,父母、闺蜜们围在她身边,赵珍想哭,不过这次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温暖。

第二年四月海涛和赵珍离婚了,杜海涛和ABC成立了自己的公司immaTV,他仍然是第一解说,受人敬仰。不久纯白加入了immaTV,她和海涛经常双排到深夜。一天夜里,“其实我和赵珍有一年之约,她给我一年的时间改过自新,一年后她再考虑和不和我复婚。”海涛说,“我不是不想负责任,但我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少少不可以没有爸爸,对不起。”

“涛哥我懂的,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说罢,纯白的头靠在海涛的肩膀上。

几个星期后,赵珍在办公室里忙碌着,突然手机响了,赵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纯白!”赵珍叫了出来,小雅等几个闺蜜闻讯围了过来,小雅伸手把手机的扩音器打开。

“喂,珍姐吗?”
“我没有你这种好妹妹!”
“看来珍姐对我误会好深啊,不过我今天也不是来解释的。”
“说吧,有什么事!”
“珍姐,我一向是很敬重你的,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拿小孩当武器,威胁涛哥复婚,我真是看错你了!涛哥很痛苦你知道吗,他爱的是我!”
“什么!你这贱人!海涛总有一天会清醒的!”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
“在哪?”
“在immaTV的公司里,现在我和涛哥每天晚上都在一起,涛哥对我很温柔……”
“闭嘴!垃圾!婊子!”小雅怒吼着。

赵珍挂断了电话,眼角慢慢流出泪来,这些泪水仿佛是上辈子留下来的,等到这一刻才一流而尽,赵珍终于清醒了过来。少少已经没有爸爸,他不可以没有妈妈。你不坚强,眼泪给谁看?

只感叹:梦与现实的边距在哪里,过去种种如梦一场!

—————————————————————-

dota闪电站小猪在核爆论坛里初看到这篇帖子《纯白,人如其名,纯净而洁白》时候,感觉很好笑,看完一大段长文后,又不免有些悲伤。纯白不一定白,赵佳却是很真。原文发表在百度贴吧,作者龟甲万三郎。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1406.html

  1. 1111
    2014年8月25日18:24 | #1

    小猪你可以的 涛公公看了不气死 哈哈哈

  2. SherrY
    2014年8月25日18:36 | #2

    写的真好

  3. SherrY
    2014年8月25日18:37 | #3

    惘然浮华梦一场

  4. SherrY
    2014年8月25日18:40 | #4

    更尊重家庭婚姻这些东西,并对其忠诚不渝,但无论如何也是没法斥责每一种爱

  5. SherrY
    2014年8月25日18:40 | #5

    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的,虽然可能性几乎没有

  6. 匿名
    2014年8月25日19:35 | #6

    哈哈哈哈哈

  7. 华山弟子封不平
    2014年8月25日22:14 | #7

    为什么没有纯白大肚子的事啊,这也是一个重要剧情。

  8. 祭品哥
    2014年8月26日01:36 | #8

    写的太好了吧

  9. 匿名
    2014年8月26日02:00 | #9

    呵呵

  10. 匿名
    2014年8月26日11:10 | #10

    这剧情不谈了 太屌了

  11. 匿名
    2014年8月26日17:44 | #11

  12. 匿名
    2014年8月26日20:17 | #12

    仿若亲历

  13. 匿名
    2014年8月27日12:17 | #13

    牛goodjob assbrainslug鸡鸡

  14. 小猪这伤害爆炸啊
    2014年9月14日12:23 | #14

    这伤害爆炸啊 牛B牛B

  15. 小小
    2015年4月28日14:33 | #15

    666666喜欢

  16. 小猪出本书吧
    2015年5月28日15:28 | #16

    小猪你这么吊,好多人都不知道啊

  17. 小猪出本书吧
    2015年5月28日15:29 | #17

    果断mark,时时温故

  18. 哈哈明
    2015年11月2日11:37 | #18

    不喷不骂,素质劈腿
    净化离婚环境,从我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