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王de故事

2010年11月2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斧王本来是双手持斧的,可生活所迫,他只能右手持斧、左手还得拿个先锋盾。

有时候,他还得在身上穿上危险的刃甲:

这个动不动就长出一身刺的东西,稍不留神,可能先把自己给刺伤了。

更糟糕的是,假如时间漫长,他可能必须穿上冷冰冰的希瓦。

当你被希瓦冻伤时,你可曾想过,穿着它的斧王更是先从前胸凉到后胸?

另外一个技术性难题就是,斧王怎么同时穿上刃甲和希瓦呢?

这两件胸部的护甲哪件在外面,哪件在里面呢?

刃甲在外面的话,会不会把多余的冰块得挡住,先把自己冻个半死?

希瓦在外面的话,会不会把刃甲的刺给挡住,把自己误伤?

好吧,我知道,你说希瓦是肩部的装备,但那是更大的问题。

希瓦的环状攻击可是无视敌我向周围扩散的,它要是肩部的话,那毫无疑问,第一个被冻死的倒霉蛋,肯定是装备者自己。

所以从合成材料板甲来看,希瓦应该是件胸甲。

长年被沉重的装备压着,斧王还必须完成一个匪夷所思的任务:

在其他人纷纷退让的时候,他得跳过去,问候所有敌人的亲属。

这在和平时期,都是一件很可能横尸荒野无人知的事情。

在战争期间做这样的事,愤怒的敌人不会给他被活捉的选项的。

而完成这样悲烈的壮举,斧王能依靠的只有一把小小的匕丅首。

你知道吗?在最初的商店中,这把匕丅首被明确表明是科勒的“逃脱”匕丅首,这是逃命用的!

可现在,拿着这把匕丅首的斧王,却需要去送命……

过去坚硬的铁意头盔,为了防护法师们的狂轰乱炸,不得不升级为软软的挑战头巾。

什么是挑战头巾?就是挑战你生存极限的头巾。

当向着法师们跳过去的时候,斧王何曾不知道,在法师们的背后,有着一刀暴死的幻刺,有着无限晕的巨魔,有着正愁无人可射的不加冰箭的小黑……

这时候,他多么希望有把黑皇杖能够免疫一些法术;

这时候,他多么希望刚才肉山掉的那个复活盾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斧王有钱也不能去买黑皇,因为他的使命告诉他,他要的就是所有人都来打自己。

可是即使肉山一次掉两个复活盾也轮不到他,后期需要复活盾来保命,除了后期还有同样脆弱的半后期。

他最现实的选择是怀揣一颗魔龙的心,身披一件强袭装甲。

只是游戏很少进行到那个地步,金钱总是有限的,激烈的战况也不允许斧王攒着钱不舍得花。

斧王何曾没有羡慕过,那刀刀见血的黯灭,那打退十万天兵的金箍棒,那决定比赛的圣剑,还有那拯救世界的狂战斧……

然而斧王的队友可以出的装备、可以做的事情,斧王不可以。

当队友们纷纷退去,并且丝毫不用担心指责时;

当追兵汹汹,似乎要毁掉他们看到的一切时,

斧王,右手拿着跟随自己多年的战斧,左手拿着自己其实很不喜欢的先锋盾,身上穿着伤人先伤己的刃甲,手里握着原本是用来逃命的跳刀。

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义无反顾地冲进敌人之中,大吼一声:

“我,草丅泥马!”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160.html

分类: DOTA小说故事 标签:
  1. 玩玩dota2
    2014年6月24日00:10 | #1

    我最爱的斧王,四年了,直到今天,他的命运依然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