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甲鱼传·人剑合一,天下无敌

2015年7月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引言

手中有剑,心中无剑;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普通人以为剑是一种冷兵器,用各类金属打造而成,闪电站小猪却认为练剑的最高奥秘乃是人剑合一,那些绝顶的高手手上是没有拿剑的。他们的剑往往隐藏在下面,一到危急关头,巨剑瞬间自然拔起,高手的剑需要用手磨砺数十载而成。

可以说,高手的剑已经成为了他们身体的一部分。而且练剑突破最后一个阶段后,手可幻化成剑,无往而不利,令你的对手们欲仙欲死。

马甲的大保剑厉害之处,是雅蠛蝶等碌碌之辈永远无法理解的。

正文

雅蠛蝶站在街头,持着长剑,望着夜空微微出神。
今夜没有月亮,
夜是深邃的,
他的眼睛也同夜一般深邃。
夜是漆黑的,
他的瞳孔也同夜一般漆黑。
他在等,
等一个剑客,
一个千里迢迢来南洋论剑的剑客。

夜虽然很黑,但还是有些许亮光的。
夜空中有一颗孤星,泛着及其微弱的光。
冷清的街旁是一栋孤楼,
楼前是一座孤桥,
微风夹带细雨,缓缓吹起雅蠛蝶额前的刘海,
他眯着眼望着桥头,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寂寞的人!
风是冷的,
雨是冷的,
人也是冷的,
寂寞的冷,
常年与寂寞为伍,无论谁都会变得冰冷。

街头,
雅蠛蝶单手持剑而立,
甲鱼双手不滞一物。
雅蠛蝶一皱眉:“你的剑呢?”
甲鱼:“半刻钟前,不在了。”
雅蠛蝶:“如何不在?”
甲鱼:“你派长老盗走了。”
雅蠛蝶轻蔑一笑:“所以你空手来比剑?”
甲鱼:“是。”
雅蠛蝶嘲弄:“不再寻一把趁手的兵刃?”
甲鱼:“是。”
雅蠛蝶已是冷笑:“绝不后悔?”
甲鱼:“亦是。”

良久,甲鱼开口道:“此战关乎剑客声名?”
雅蠛蝶:“是。”
甲鱼:“亦关乎两国武林声名?”
雅蠛蝶:“是。”
甲鱼:“不论生死?”
雅蠛蝶:“亦是。”
甲鱼:“好,很好。”

雅蠛蝶:“好什么?”
甲鱼却不答,反问道:“你回答我,什么是剑?”
雅蠛蝶一脸狂热:“剑是荣耀,剑是武道的证明,剑是我的一切。”
听完,甲鱼的表情变得寂寞,
无比的寂寞,
甲鱼的声音已然变得冰冷:“那是你的剑,却不是我的剑。”
雅蠛蝶望着手无寸铁的甲鱼,嘲讽道:“那你的剑呢?”
甲鱼摇了摇头:“你看不见?”
雅蠛蝶觉得这人简直是个疯子:“看不见。”
甲鱼看向他的眼光似可惜、似怜悯:“看来你不懂。”
雅蠛蝶已无法再忍,”锵“的一声,抽出鞘中的长剑朝甲鱼袭来。

一剑刺向甲鱼的胸口,
甲鱼轻轻避开。
雅蠛蝶的剑很凌厉,甲鱼的身法却很灵巧。
又是一剑刺来,甲鱼退身而躲,
似乎每一剑都在甲鱼的意料之中。
一人后撤,
一人追击,
雅蠛蝶或刺、或劈、或削、或挑……
甲鱼则闪身、侧身、蹲身、横挪,总之招招避开长剑。
正所谓柔不可守,一度的闪躲必然失去气机,
一位的只知逃命,终究会留破绽。
不时,甲鱼已退无可退。
身后是一栋楼,
背贴着的是墙,
头顶还悬着一杆斜插的旗,
长剑击出,片刻就会刺破自己的喉咙,
甲鱼却不慌,一手折断了酒楼的旗帜。

在雅蠛蝶的眼前,
是一面飘落的旗子。
那阻碍不了长剑的前进,
剑很锋利,可谓削铁如泥,
一面布做的旗子,如何能挡得住凌厉的剑锋。
毫无疑问,旗子上的“酒”字已碎成无数块飞向四周,
前方是直立着的甲鱼,
甲鱼伸出左手,两指一并,捏了一个剑诀的姿势。
那是一只布满老茧的手,
一只毫无血色的手,
一只苍白的手,
一只寂寞的手!

手生有老茧,那是使剑留下的,
茧越厚,说明使剑的年岁越长。
虽不直接决定剑客剑法的高明,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剑客努力,
甲鱼的茧很厚,自是一个功力极深的剑客。


美女们,我来了,看我的大宝剑!

手是没有血色的,那是常年握剑压散了皮下的血,
争斗前后,手大多都是没有血色的,
时刻都有可能会拔剑的剑客,手一定是毫无血色的,
甲鱼的手毫无血色,自是一个随时都会出剑的剑客。

手是苍白的,那是时常用敌人的血洗手,才会洗出如此不同寻常的苍白。
那种一剑刺穿心脏所沾的血,
一剑划破喉咙飚射出的血,
一剑洞穿脑壳炸裂出的血,
不同的剑法,
不同的敌人,
不同的死法,
沾在了同样的剑上和手上。

甲鱼很寂寞,不是与生俱来的寂寞,
而是属于高手独有的寂寞,
对手难寻的寂寞。
这一刻,在雅蠛蝶眼里,那已经不再一只手,
而是一柄剑,
一柄出鞘的剑,
一瞬间宣泄而出的剑气,带着无可匹敌的剑意,
寒光一闪。

甲鱼叹了一声:“剑虽好剑,所托非人。”
雅蠛蝶站在原地,手还持着长剑,保持着出剑的姿势,人却不再前进一分。
甲鱼的神情一片冰冷:“告诉你什么是剑?”
雅蠛蝶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
甲鱼目光一秉,傲然道:“剑既我,我既剑。”
言罢,转身离去,
死人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雅蠛蝶想反驳,却讲不出话,
喉间好热,好痒。
他忽然觉得头有些轻,感觉自己飘起来了,
突然,他的眼睛如死鱼一般凸出,
他瞧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东西——————一具无头的尸体。

甲鱼的长发已被打湿,
身上有些黏糊,
自空中散落的鲜血已沾湿了他的长发和衣衫。
过了桥,
伸出左手,夹杂的苍白与鲜红的左手,
异样美丽。
甲鱼不是西门吹雪,但他不介意吹一下血,
体会一下绝代剑客的意境,
轻轻呼出一口气,
缓缓吹落手上的血,
一滴一滴跌落尘土,
似泪珠般大小,似琉璃般晶莹,
血珠连成一片,如同一条精致的玛瑙手链垂在地面。
他的心,此刻很冰冷,如同他的剑(手)一般冰冷,亦如同雅蠛蝶的尸体一般冰冷,
绝顶的高手难寻,使剑的高手更难寻。
他越发寂寞了,
比来的时候更寂寞,
每杀死一个高手,他的寂寞就变深一分,
变得如同他头顶的孤星一般的寂寞。

不远处站着一个道人,
腰间挎着长剑,一手捏着手指头,却见得甲鱼过来了。
脸上一片欣然,道:“不过半刻钟的时间,我还正待去找你呢。”
甲鱼看着道人腰间的长剑,楞声:“你盗回了我的剑?”
道人脸上一片傲然:“这天下,没有我取不到的东西,就连七一禅师压箱底的两千两银票不也是落入了我的手里?”
还未言罢,便取下长剑递给甲鱼,
甲鱼接过,嘴唇嚅动一番便离去了,
道人苦笑一下,自是听见了那细小如蚊声般的“谢谢。”
摇了摇头继续掐指算着,突然皱起了眉头,口中喃喃自语:“天火大有。顺天依时,大有所成,五阳一阴而争,有盈即缺,物极必反,盛极而衰。”
又道:“他绝非安于天命之人,顺应天时也就罢了,只怕他日后逆天而行,误了卿卿性命…………”

突然想起了与之决战的南洋剑客雅蠛蝶,
再回首,
楼依旧是那幢楼,
桥依旧是那座桥,
河依旧是那条河,
那人却已是一具尸身。


原文作者:嘿,你的节操!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1901.html

  1. 中华大鱼塘
    2015年7月6日21:52 | #1

    马甲的大屌已经饥渴难耐

  2. 匿名
    2015年7月6日22:53 | #2

    马甲有进步,WCA拿了殿军

  3. 天降马甲
    2015年7月6日23:35 | #3

    加油

  4. 崩波儿七
    2015年7月7日00:11 | #4

    又黑我甲

  5. 09追着夸父日
    2015年7月7日01:32 | #5

    小猪接广告越来越没节操了

  6. 金正恩一统天下
    2015年7月7日05:18 | #6

    模特叫马友蓉,罩杯是I罩杯

  7. 2015年7月7日05:28 | #7

    这广告,爽心。支持

  8. 抛妻弃子岳不涛
    2015年7月7日05:32 | #8

    @金正恩一统天下
    还是将军 见多识广啊 老司机带带我

  9. eee
    2015年7月7日08:11 | #9

    广告还是小猪做得好~~~~

  10. 大力
    2015年7月7日08:15 | #10

    我的波呢

  11. 纯白
    2015年7月7日08:58 | #11

    还是马甲会玩,傍了个富二代女友,职业打的再烂也有人接盘,人生赢家排行第四。第一xiao8,第二09,第三黄翔

  12. 大雕咸柠七专绿李文博
    2015年7月7日09:11 | #12

    @大力 草泥马 明明是我的波

  13. 生物博士牛肉9
    2015年7月7日20:14 | #13

    擦你妈,两千块卜是我拿的,老子一天卖猪肉,不,牛肉都卜止2000块

  14. 大力
    2015年7月8日10:57 | #14

    大雕咸柠七专绿李文博 :@大力 草泥马 明明是我的波

    有本事再说一遍 保健七!

  15. 黄羊习习臣卜木曹
    2015年7月9日20:34 | #15

    又黑我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