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Swindle怒骂中国DOTA2战队态度非常糟糕,全部被淘汰未进8强

2016年3月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北美DOTA2的BB天王Col.Swindle在前冬季赛媒体采访中痛骂中国选手的态度很糟糕,原话:

我个人认为中国战队真的真的很懒散,他们并没有努力,而且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个比赛,LGD早上9点比赛,他们甚至9点5分才开始起床,而且睡眼惺忪。实在是太明显了,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个比赛,他们并不在乎是否能为粉丝献上一个精彩的比赛,他们的实力肯定不止这样。

前天的开幕式只有Col战队前往现场,失望的Swindle在开幕式当天连续发了十几条推特骂冬季赛。原本在外国选手眼中这样一个隆重盛大的比赛,奖金又高本应该是所有选手非常看重的,再一看中国队各个选手吊炸天,根本没把这小赛事放在眼里。

闪电站小猪以为是中国的DOTA2脑残粉太多了,把这群职业选手宠的不行,态度傲慢骄横,目中无人。输了比赛还有脸在微博上训斥粉丝,这些粉丝还天天关注他们,给他们送鱼丸,女粉千里来送。

Swindle的部分推特:

Swindle:我们的中文翻译不给进场,外面没有厕所。

Swindle:选手室(应该是战队休息室)不隔音,整个房子胶味很浓。

Swindle:主播和工作人员不给进选手区,他们只有地面层的通行权。

Swindle:选手区只有中文转播,而且有5分钟延迟,另外电视机目前没有电源线。

Swindle:选手/主播/工作人员没有私用wifi,虽然有公用wifi啦,可是你懂的。

Swindle:跟比赛没啥关系不过,Ehome和LGD的房间就在我们隔壁,你们TMD可不可以不要开着门吸烟。

Swindle:场上的地板很滑,想像一下你家浴室,只是这是个比赛会场,还有你穿着鞋。

Swindle:选手室可以清楚听到中文主播说话。

Swindle:我不知道这事怎么发生的,不过这比赛好花钱啊,我目前的洗衣费用已经500刀了(x16队x7)

Swindle:开幕式的时候我被带进电梯里,电梯到了工作人员不让我出去,他试着阻止我 laughing my fucking ass off

中国队毫无成绩,不过没关系,女粉照样送,直播平台照样给天价,大家在电竞泡沫里醉生梦死。

闪电站小猪推荐一篇文章:

西恩刀塔·外传

有DOTA的地方就有江湖,龙家老太爷龙底迪已经不问江湖很久了,最近江湖里不太平。自从东边的断骨门卜家退隐江湖,断骨神掌销声匿迹之后,江湖就愈发不太平了。

“老吴”,老吴叫吴鲁鲁,是龙家的大管家,自有龙家起,就有了他。

“龙老太爷?您吩咐”,老吴嘴里有些含糊,这是龙家绝技“卷舌功”练到极致的表现。

传说“卷舌功”练到终极,一口小舌变幻无穷,吞吐犹如宇宙,直让人欲拒还迎,欲罢不能。有滋阴补阳之功效。

“最近听说江湖不太平?“龙老太爷抿了一口茶。茶是今年新采的龙井,采下之后要在一个时辰内铺在处女的胸部烘烤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入茶。江湖里除了当年的东边的断骨门门主卜断掌和现在西南苗家的毒奶门大长老张单车,有只有龙家能享用。

龙老太爷喜欢这个茶,他觉得能品的出年轻的味道,退隐江湖的日子总归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是,老太爷。最近的苏南武林太会确实有些不太平,有些妖风。”

“妖风?这断骨门才关了山门这么几年,什么妖风敢刮到我们武林大会上了?”

“老太爷,容我给您禀报!”老吴蹲了下来。老吴知道龙老太爷喜欢在谈正事的时候别人看着他的眼睛。

“今年苏南的武林大会确实和往年有些不同,往年我们江湖儿女为自家山门拼个座次,都要请个些异邦红夷、北方老毛、高丽棒子来捧个场,一起耍耍武功,图个乐子,也好教他们知道我等天朝武功的高明。”

“往年都没出过什么乱子,这些个番子虽然也上台耍耍武功,但也都被江湖各大门派派几个关门弟子也就给打发了,今年倒是出了些乱子。”

不说那欧罗巴的几个番子,上台不讲情面,直接把西边华山的维基派大掌门给打伤了,虽说维基派大掌门如今专心圈着华山下的几个泉眼卖泉水,无意武林盟主之位。倒是这欧罗巴的几个番子做的有些过分了。”

“华山维基派的大掌门徐拉达和我有几分交情,当年他武功不弱于我,如今怎的如此不堪?“龙老太爷放下了手里的茶说道。

“后又有高丽棒子派,不知道哪里习来的武功,几招又把后母庵给打趴了。”

“高丽棒子派?是当年卜家老太爷用断骨神掌霹得差点灭门的那个高丽棒子派?”

“听说是了,自从卜老太爷消失江湖,这高丽棒子派愈发出跳了。”

“还有那马来的蛮夷,不知道一手什么武功,维基派的二长老苏波二下了擂台已经到了家门口,蓦地吐血身亡了……”

“还有那……”老吴话还没说完,龙老太爷打断了他。

“好了,知道了,这些可是你亲眼所见?,我天朝武林怎得这么不堪,还是他们习得江湖失传的武林绝学?可知道他们师从何人”

“倒是下人们回禀的,说这些蛮夷们使的武功兵器都是未曾见过,虽说擂台生死有天,但他们下手歹毒不留情面,也不知道出自何门何派,着实有些诡异”。

“这些个蛮夷如此蛮横,毒奶门也不管管?”

“毒奶门的张单车大长老管了,无奈今年这妖风太剩,毒奶门管得了一门一派,管不了这全武林溃败啊,怪只怪这些蛮夷们来势太凶啊。

老吴表情有些痛心疾首,接着说道“只是输了一阵事小,苦了擂台边下注的山民百姓,一年的粮食收成基本绝户,谁没想到维基派的大掌门一上来就败了,路上都已经有人在卖媳妇儿卖女儿了。”老吴存的私房钱也打了水漂。想到这里,他真的有些痛心疾首。

龙老太爷一声冷哼,嘭的一声一掌拍在桌子上,桌上的少女龙井都被震得洒了一地。“欺人太甚,真当我天朝武林无人否?“”来呀,备轿,我去召集人马,会会这群小土贼!”龙老太爷武功很强,强到很强那么强。但是他不是一个莽撞的人。

他知道这些蛮夷们来者不善,他一人或许独木难支,要召集当年一同退隐江湖的师兄弟。不是因为怕死。在江湖见惯生死的龙老太爷,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但是毕竟,丢了性命事小,丢了武林的脸面事大。

二师弟龙周鱼在苏北,当年一手伐木神功使得出神入化,神功一出,伐得敌人是体软骨酥,娇喘连连。如今龙周鱼退出江湖,在苏北抱着媳妇过着小日子。

话说龙老太爷老了苏北龙周鱼处,还在门外,只听到门内一片乒乒乓乓似乎是兵器碰撞之声。龙老太爷心想,二师弟好生勤奋,退隐之后不忘锤炼神功,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大师兄,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小苏子儿,快些给我大师兄上茶,哎等等,碰,贰万。”

“打完这把不打了,你们快些把钱给我结了,我大师兄来了”

龙老太爷只觉天门三滴冷汗滑落。忍住了想掀翻麻将桌的冲动,跟着龙周鱼进了里屋。

开门见山,龙老太爷把事情原委一说。龙周鱼不禁怒火中烧说道:“想我们兄弟几人当年横行江湖,红毛夷子被我等打成了红眼兔子,马来蛮夷被打成马趴蛮夷,更别说那高丽棒子,被卜师兄断骨神掌生生打成了高丽饼子。如今他们如此嚣张,我等必要重出江湖振我武林威风。”

龙老太爷嘴角上翘:"正是此意”。

“师兄你稍等,容师弟和贱内知会一声,也好教她放心”

“无妨,我且到此处喝口茶,师弟自便”,龙老太爷了解这个二师弟,龙周鱼和弟媳小苏夫妻恩爱,如胶似漆,次次分别必要亲热一番,龙老太爷也不愿点破。想到这,龙周鱼已经风风火火杀到后院去了。

龙老太爷一口热茶还未抿下,只见龙周鱼已经回了门口,紧了紧裤腰带说道:”师兄,待我们约上三师弟,好一同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龙老太爷点头称好,不禁心里摇头暗想到:“听说麻将打多会精门不闭,肾亏早遗,看样子还真不是虚言,以后可得注意。”

三师弟龙奶鸽当年一手“乌龙抓波手”已甄至化境,端的到了抓谁谁倒地,抓谁谁怀孕的地步。如今在河南嵩山少林寺对面立了个送子寺,供了个送子观音,自己封了个送子寺的主持。虽说有些不伦不类,但寺里香火鼎盛,每天求子的妇女们络绎不绝,都说这个寺院灵验,只要服下主持求得的灵药后在寺里虔诚供奉一晚,少则一月便可见怀孕的消息。

待龙家师兄弟二人见到他们三师弟,龙奶鸽形容枯槁,面色蜡黄,一阵风就要吹倒的样子。龙老太爷慌忙问道:“这是出了何事?当年三师弟体型健壮,怎的才数年不见,已经像个将要入土之人?”

龙奶鸽绵绵的答道:“……”

“师弟你说什么,何苦如此小声”

龙奶鸽卯足了力气:”师兄你凑近一些,我如今真是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不瞒师兄,话说立了这个寺庙,有我龙家神功护体,加上山下神医给配的迷药,哦不灵药。头一年真是尝尽人间甜蜜,才知道这除了江湖,人世间有趣的事儿还有如此之多。后来寺庙名声越来越大,求子的妇女络绎不绝。我这神功再强,也得休养生息,为了维持寺庙的名声,无奈日也操劳,夜也操劳,才到了如今这个模样,哎,终于明白所谓”只有犁坏的犁,没有耕坏的地”这句话是何意啊。 你们先在这歇息。待会儿我还得去给前面院子里的几个施主送子呢,再晚一些药效就得过了。”说罢就要往外走。

龙底迪一把抓住龙奶鸽:“三师弟,当年我门中卷舌功和乌龙抓波手并称房中两大秘术,如今武林有难,东西南北蛮夷已欺到我江湖头上,怎么忍得下这口恶气。“说罢,二师弟又把最近江湖传闻又说了一遍。

龙奶鸽听完闭眼深思片刻,蓦地睁开双眼:”江湖有难,匹夫有责。如今虽然我已退隐江湖许久,但是我门派神功日夜练习。如今早已经觉得这破寺庙的姑娘们玩儿腻了,哦不是送子送累了,也好找个理由做个解脱,我这就关闭山门,收拾行囊,交代一声,我们今晚就出发。”

龙老太爷师兄弟三人,加上龙府大管家吴鲁鲁,一行四人一路快马扬鞭,马不停蹄。直奔苏南武林大会会场。还未到会场,一路已经堵得车马寸步难行。路边都是逃难的难民和插着草标卖婆娘卖女儿的老百姓,这边卖10两,那边卖5两。几个富贵人家装扮模样的公子如同逛菜市场一般,见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小姑娘便扔下钱把人抱了回去,一路上端的是一片生离死别。

龙家三兄弟看着直摇头,龙奶鸽正色说道:我虽到处播种,却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如今见了这些百姓疾苦,才知这江湖外的世界,不是只有温柔乡而已!”

吴鲁鲁接过话茬:“哎,这些百姓本也基本都是富庶之家,这临近武林大会,百姓们历年也就靠这下注武林大会胜负赢了菠菜口粮,往年胜负稳妥,大家图个乐呵,赚个零花钱。今年这让蛮夷们一闹,这百姓大多血本无归,这路边的有婆娘有女儿可卖的还是有办法可想的,一些个没法还债的,都已经投河自尽了。不瞒诸位老爷,我的内裤都已经两个月没换了,实在是输的无钱可换啊!”

龙老太爷站在二师弟龙周鱼的肩膀上,勉强看得到一路上的难民,满目疮痍,远处的浦江里还有一片浮尸,真个是饿殍千里。不禁动容:"此去我们兄弟几人必要付诸毕生所学,毕其功于一役,让这群土贼不敢小巧我江湖无人”,其他三人连忙点头称是。

话说龙家四人一路心情沉重,进了苏南武林大会的举办地上海城,城里依然是灯红酒绿,处处靡靡之音。到处是一些个四人没见过的红花绿草,雕栏画栋,也不知道是时间走得快还是四人在山上待的太久。待到四人住下不久,龙底迪老太爷从外面回来,关了门召集众人商讨对策:“今儿个来的几个番邦土贼,不知道使什么武功,见也没见过,据说厉害的紧。我已经打探清楚,今夜子时左右,他们几个土贼就要去城西吃宵夜,搞个庆功宴。我们待会各自带好装备,今晚就给他们来个一网打尽,让他们在城西上西天!“龙老太爷说话掷地有声,振振有词。仿佛回到二十年前叱咤江湖的日子,今天他不需要喝处子烘出的龙井就已经年轻了二十岁了。众人一个个摩拳擦掌,兵器舞的是虎虎生风,熟悉回想当年各自霸道至极武功套路。就等时辰一到,就要送这些扰乱江湖武林秩序的土贼们见阎王。

龙家四人已经在城西等了两个时辰,这是龙家兄弟计划好的,武林人士搏杀最重气势,气势不足,已经输了一半。当年叱咤武林的狮子门掌门白洛克,靠一手狮吼功震绝江湖十年。据说,他每次决战前也要提前两个时辰到战场。
两个时辰,足以让龙家四人的气势提至顶峰。整个街巷里,都弥漫浓重的杀气,连路边撒尿的野狗,都忍不住撒了一般夹着屁股灰溜溜的跑了。龙底迪很得意,龙家三兄弟已经二十年没在一起战过,如今一出手,就要拯救武林。”廉颇老矣,尚且能饭!”龙底迪心底默念。前面传来脚步声,几个蛮子走的近了,还有一阵轻佻的笑声。
”土贼“,龙底迪心里骂道。

“十”
“九”
……
“三”
“二”
“一”

数到一的时候,龙家四人的气场已经提至巅峰,方圆二十里都鸦雀无声,连尿床的娃娃都不敢哭闹。就待前面的几个人过来送死。

马来国的蔡牧师,美利坚国的苏妹儿等一行众人刚在城西吃完宵夜,大家很高兴,这次武林大会简直太轻松了,他们甚至怀疑这武林大会里的传统门派是不是还有什么绝技和神兵利器没有使出来。说说笑笑间,气氛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他们也说不上来,街边起了风,有些刺骨。大家都紧了紧衣裳,没人继续说话。街边的路灯都被这阵风吹得摇摇晃晃。旁边唯一的一户亮着灯的人家匆忙间熄了灯。

“前面好像有3个人啊”,说话的是欧罗巴门派的麦瑞可。“似乎还有一只宠物啊!”。

听到这句话不禁让龙家四人气势泄了一大半,随即又被更强的杀意取代。

“敢取笑我大师兄”,二师弟龙周鱼操起架势,伐木神功已经起手,双手环绕,速度越来越快,直至肉眼看不见,周围的空间都被急速压缩成成一个球,万物宇宙都纳入怀中,一时间飞沙走石,气流急速旋转,磁磁的音爆声此起彼伏,这是神功已经切开气流直奔划破空间而去。

“你们这群土贼”,三师弟龙奶鸽眼神暴露金光,枯瘦的身体也急速膨胀起来,这是他的隐藏神功,采阴补阳纳为己用,平时存储在丹田中,用时急速爆发,有龙破神灭之势,当真是神挡杀神,佛当杀佛。这也是他此行的最大凭仗。师兄受辱,一上来,他就用上了最强杀招。

“乌噜噜噜噜”。。。“乌噜噜噜噜噜噜”。。。。管家老吴没喊口号直接发动卷舌功,卷出了一个风起云拥,像天竺神话里的大梵天,日月星辰似乎都要被卷入其中。

只有龙底迪一声棒喝,飞奔而起,离地两个身位,就要飞起用龙家绝户手给对方来个绝户手术。

“兄弟们,别废话,直接给他们来个了断”。

风刮得更烈了。
路灯被震灭了。

“嘭、嘭、嘭”三声巨响。飞沙落下,走石沉寂。

欧罗巴门派的洛秃达吹灭了枪口还没熄的烟。

“刚刚什么玩意儿?”
“不知道,好像是出来跳广场舞的?”
“这么晚跳什么广场舞,好像是打劫的啊!”
“这什么年代了,还有打劫的。何况,他们用的是武功??”
“看起来和我们今天打擂台的几个对手耍的套路差不多啊,似乎一样“
“那估计是他们几个门派的粉丝吧。。”
“这都什么年代了,出来干架还用上世纪的东西~~~?”
“可能,他们真的不知道有枪这个东西吧。。”
“不知道啊,说不定是搞COSPLAY的,三个人,正好正好cosplay一个他们这里很火的掏粪男孩!”
“我倒觉得最后出场那个可以cosplay一个德鲁伊啊哈哈”
“算了,回去吧,待会还要看直播newbee天团RPG,直播burning喝水”
“我更爱看OB海鲜团啊”
“话说,刚刚那个蹦起来咬我一口的是什么,把我膝盖弄的还挺疼的!”
“不知道,路灯没了”
“不过,看起来好像一条狗”
(完)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2194.html

分类: DOTA小说故事 标签:
  1. dany
    2016年3月4日00:51 | #1

    老外说了大实话

  2. 甲鱼
    2016年3月4日01:18 | #2

    CTY他妈死了

  3. 唯一能带甲鱼夺冠的人
    2016年3月4日01:19 | #3

    我月夜枫竟然没戏份?怎么也得封个前武林第一高手才配得上我大峰哥的身份啊

  4. 大鳖神
    2016年3月4日01:20 | #4

    中国队已经不行了,我要游到国外去找找找个队

  5. longdd
    2016年3月4日01:47 | #5

    放他妈的血,西恩刀塔让我很心痛。

  6. Jam
    2016年3月4日05:52 | #6

    还不抵制这帮sb直播?打不出成绩都该吃屎

  7. ImbaTV.海涛
    2016年3月4日06:53 | #7

    办比赛找关系户不找我,呵呵。等着I联赛我们吊打你们把

  8. yara
    2016年3月4日08:01 | #8

    ImbaTV.海涛 :
    办比赛找关系户不找我,呵呵。等着I联赛我们吊打你们把

    SB,说明你关系不够硬

  9. burNing
    2016年3月4日08:32 | #9

    他妈的老子输了比赛还是这么多脑残粉,不服?是我打掉啊!

  10. zhou
    2016年3月4日09:06 | #10

    我要把那些年拿来的冠军一个一个退回去!

  11. LGD.xiao8
    2016年3月4日09:09 | #11

    我下面8要复出了!

  12. 奇怪
    2016年3月4日09:22 | #12

    所以说游戏在中国都会毁掉。出国去比赛很积极,到了自己家门口了却一点也不积极。

  13. Sumail
    2016年3月4日09:25 | #13

    等于说我躺着翻盘了?

  14. EE话糙理不糙
    2016年3月4日09:39 | #14

    艺术家怎么说?

  15. ROTK
    2016年3月4日11:43 | #15

    LGD输了怪我咯?

  16. VG.BurNing
    2016年3月4日11:58 | #16

    等我回来,马上开直播哈~

  17. YYF
    2016年3月4日13:57 | #17

    看来还是要老子付出的节奏啊

  18. 匿名
    2016年3月4日14:15 | #18

    血崩不是没有道理的,态度决定一切。还有最烦公共场所吸烟的傻逼了。

  19. 喂鸡.崩拧
    2016年3月4日14:18 | #19

    都怪我手滑选错英雄咯。但这锅绝好像也不能让我背啊,平时我又不BP,现在大赛突然让我来逼屁,能怪我?

  20. 道德楷模岳不涛
    2016年3月4日14:53 | #20

    dota是团队游戏,如果之前国民老公王思聪进军dota圈是因为这些“电子竞技运动员”过得太惨了,所以重金打造IG,并吸引一大批富二代跟进,那现在他们实在是过得太“舒服”了——轻松成名,任意封神,然后开淘宝、打直播——也需要一个国民老公来踩他们一脚,整天过得飘飘然,操作反应或许还有提高,但怎么也做不到一门心思就为了打赢比赛了,草粉、淘宝、鱼丸…已经占了他们太多心思

  21. 匿名
    2016年3月4日15:32 | #21

    这些骂选手的话本来应该又自己说出来的 可惜都顾及面子

  22. 伍声2009
    2016年3月4日19:21 | #22

    哎 还是要我创世神复出教你们玩毒龙

  23. 匿名
    2016年3月4日20:44 | #23

    大清忘了

  24. 匿名
    2016年3月4日23:15 | #24

    妈的,智力障碍者

  25. 炉石算jb电竞
    2016年3月5日11:28 | #25

    给你脸了?

  26. 小猪皇鳖宁
    2016年3月6日01:28 | #26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