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婕Ruru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永远忘不了匕首架在锁骨上的寒意

2018年4月1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有些朋友可能看过这篇文章了,闪电站小猪说下自己的读后感体会。有帖子骂这篇文章是公关文,不过里面的内容跟闪电站小猪从电竞圈内听说的传闻大致吻合。大家可以仔细想想看,为什么这么多富二代在电竞圈失败了,亏的一塌糊涂,估值做不上去,投资人不认账,还有的富二代赌博挥霍欠下一屁股烂账,闪电站小猪报道过很多个案例了。

Ruru一个来自江苏南通的乡下女子却能把VPGame和LGD俱乐部做成价值高达数亿的电竞巨无霸,甚至中国前首富之子王思聪旗下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估值都没有LGD高。白手起家的潘婕令闪电站小猪由衷的佩服,在很多方面闪电站小猪要向Ruru学习,尤其在商业经营上的能力。

还有Ruru一个女孩子,是如何管理领导几百号的男员工,是如何在一个男性主导的电竞资本圈中脱颖而出的?

Ruru的故事注定将成为一段传奇。

Ruru

潘婕:永远忘不了匕首架在锁骨上的寒意

作者: 电子竞技杂志

31岁的潘婕在生活把自己锤炼成一把钢刀,人们看到刀刃的锋芒,却不知道锻造的秘辛。

​​锻造一把好刀,前后十几道工序,从热烈的火,到冷酷的冰,锤炼,拉伸,最终才能寒光乍现,削铁如泥。潘婕到现在,遇见过很多不同的刀,有的威胁她生命,有的摧毁她名声,而她对这些都能回以一笑。最终她把自己也变成了一把刀,只待出鞘。

最后她还是活成了当初最抵触的母亲,用自己对世界的执着要求着身边的人。31岁的潘婕在生活把自己锤炼成一把钢刀,人们看到刀刃的锋芒,却不知道锻造的秘辛。

淬火

潘婕到今天还忘不了那把曾经架在锁骨上的匕首传来的刺骨寒意。

还是大学时候的一个深夜,在回校的小路上,和闺蜜聊着天能让没有路灯的小路不滋生出恐惧。可在电话之外还是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她下意识地回头张望,是一个她面熟的同校男生。

回身的片刻却发现一阵莫名的冰凉从锁骨上传来。

余光向下扫视,夜里匕首的寒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锋利的刃离脖子可能只有一指的距离。一瞬间全身所有的肌肉都绷紧了,潘婕努力控制着身体不向前再挪动分毫。脑子里的空白只持续了片刻,虽然心脏“砰砰”跳得很快,但她还是能够控制着恐惧的情绪让自己恢复对周围环境的判断。

她开始试着远离劫匪的刀刃,揣度如果尽全力推开这名劫匪,凭借自己以前练体育的跑步速度能不能让她摆脱劫匪的挟持,冲进还未宵禁的大学校园。

当所有感官都被调动起来的时候,她发现之前跟在自己身后的同校男生也被黑暗中另外四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制住,对面有五个人,而且都有刀。从锁骨上的冰凉传来到搞清楚周围的所有状况,其实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还是举着的手机里闺蜜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话。

潘婕攥了攥手里的手机,对电话那头的闺蜜说,“我现在出了点事,先挂了”,顺势就按掉了手机的通话按钮。她开始试着和自己身边的劫匪沟通,“你要什么,我现在都给你们。”声音有些许的颤抖,没等劫匪开口,她就把刚刚挂断的手机递了上去,然后翻出了包里的MP3和不多的钱,全都递了过去。男生也下意识的按着她的动作拿出了所有的财物。

潘婕预想中被绑匪哼一声“滚”然后一脚踢开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为首的歹徒把匕首又在潘婕的锁骨上重重地压了一下,“你们,跟我走!”这时候恐惧真正占据了上峰,像黑夜一样变得无边无际将潘婕包围。

“绝对不能跟他们走。”潘婕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老大”她颤抖着哀求劫匪,“我们的钱都给你了,学校要关门了,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马上就走!”有时候站在命运的路口上,守住关键的底线,比拥有强大的力量更为重要。在潘婕之后无数次的困境中,她比很多人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她对真正的危险有清楚的感知,即使她可能对此并没有明确清晰的逻辑,但生活经验带来的敏感却救了她。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潘婕的软语让五个劫匪改变了注意,她终于等到了“滚”字从为首的劫匪口中挤出。她拽着同样被向前一推男生的衣服就朝着学校的方向跑去,没有再回头多看一眼,一口气撞进了学校保卫处的门。

十多年之后,潘婕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她对很多细节都还记得极为清晰。

作为LGD俱乐部和VPGame的负责人,在过去的十年里她经历了无数状况,她都在凭着她的直觉处理,为数不多处理不好的时候,多数都来自于互联网上的声音。相比于闪着寒光的匕首和劫匪狰狞的面目,那些一个个来自于键盘敲击和信号传播而形成的暴力,她以为自己可以不用像面对匕首一样做出让步,可结果却是更加的狼狈。

2015年8月23日,鏖战五局的LGD在杭州黄龙体育馆战胜QG,以头号种子的身份出征S5全球总决赛。然而小组赛2胜4负的成绩让LGD止步十六强,比赛过程中选手们的心态几近崩溃。

“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吧!”

“先有韦神后有天,反向一箭似神仙。”

LGD中单选手GodV因为在S5世界赛的一个致命性失误,让他成为了网友们口诛笔伐的众矢之的,所以和LGD相关的人也都成了被攻击的对象,从队员都经理,甚至到了潘婕微博下面都是无休止的谩骂。

承受不了从冠军到十六强的观众需要一个情绪的出口,而此时的LGD俱乐部就扮演着一个被不断倾倒的垃圾桶。

随着舆论的发酵,有网友发现,作为LGD俱乐部老板的潘婕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没人知道她去做了什么。对潘婕而言,多年以来决绝的处世态度,在当时并没有太多人愿意站出来顶着舆论的压力为她和她的俱乐部发声。

一些小道消息“适时”的出现在公众面前。

一时间,有人开始绘声绘色的描绘潘婕跟各种投资人和圈内人士的花边八卦。英雄联盟的粉丝开始知道这个在中国DOTA发展过程中就一直纷争不断的女人。而整个英雄联盟世界赛期间,潘婕正在医院里等待接受手术,身体状况造成的情绪波动和唯一能与俱乐部之间保持联系的社交网络被巨大的网络暴力隔断。

越是想要联系到俱乐部的人员,就越要面对不休止的语言暴力。虽然身体在医生的治疗之下正在恢复,但在昼夜颠倒的另一片时空里,她被流言蜚语划开衣服,摆在公众面前,以被物化的女性身份承受着来自观众的愤怒。​

“就这么说吧,就这天下所有的女人被包养光了,我都不会被包养!”潘婕用她的方式在网上跟网友争辩,她在过去很多年里的人生经验并没有帮她解决问题,而是让更多的通过键盘施加暴力的观众有了“愤怒”的理由。

关于LGD英雄联盟战队兵败S5在网上纷争刚刚结束,关于潘婕的坊间传闻还没有被人们忘记,转过年来的上海Major又让她被卷入了旋涡的中心。

为赛事举办过程中暴露问题的公关危机吸引了注意力,就像历史上无数次在国难爆发的档口,要抓出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子一样,一场与选手之间的劳动合同纠纷,最终演变成了对潘婕的“审判”。

三番几次对失败无法缓解的情绪最终让潘婕成了马嵬驿上杨玉环,山海关内的陈圆圆,圆明园里的慈禧,不到一年时间里,潘婕成了“太后”。LGD饮恨世界赛,兵败上海Major,潘婕成了“祸国殃民”的代号。医院是孤独的,还没痊愈的身体是虚弱的,对她而言这样的寒冷让她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又回到了十六岁时候的杭州梅灵路。

素延

潘婕出生在江苏南通,她回忆里最深刻的是母亲总对她说,“做不好就要挨打”,在不知道挨了多少顿打之后,潘婕终于变成了母亲想要的样子。

潘婕对记者说,“我要得到的东西跟别人(想)得到的不一样,其实我觉得也正常。像男孩子为了家庭、责任什么的,他们可能会更多地想要金钱上面的很多东西,或者社会地位。但是对于我来说,可能因为我的性格,我们就是不能输,我输了就好难受。”

胜利本身带来的美好感觉比随之而来的一切更能驱动潘婕。

至于其中的原因,潘婕回忆上小学时候她开始喜欢画画,没有尝试和对兴趣的培养,母亲二话不说就把她送到了画室,“要么就不学,但你学了,就必须要做到最好。”

这是母亲对她一以贯之的基本要求。到了高中时候家乡的画室老师口告诉潘婕和她的母亲“我的水平已经教不了你了,你要想继续学,可以去杭州找中国美术学院的老师吧。”

回家之后,母亲给了她去杭州的路费和一点生活费,只告诉她要坐火车去杭州。潘婕独自一人拖着跟半个她一样高的行李箱,背着书包,站在火车站售票大厅长长的队伍中,一双眼睛打量着这个从来没来过的地方。

​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环视四周。行色匆匆的旅人背着大包小包盯着手中的火车票,嘈杂的叫喊声,小孩子“哇哇”的哭闹声,电子信息板上不停更换的车次信息。

排到一个窗口之后,售票问她要卧铺还是硬座,她回问卧铺是什么,售票员马上板起脸来,“一边呆着去!”大声呵斥着赶走了不知道该买什么票的潘婕。

被吼了一句的潘婕只好一个人悻悻地从队伍中走了出去,硬着头皮找陌生人去问清楚硬座和卧铺的区别。随后她又重新排进这条长长的队伍中,买到了一张去往杭州的硬座票。

来到杭州,她找遍了整个中国美术学院,却都没有找到那位家乡老师推荐的教授。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一个人拖着箱子,最终在中国美院11公里外的象山校区,找到了可以教她画水粉画的教授。于是这个刚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突兀地站在在一堆学生家长中,跟老师谈妥了自己的学费,准备开始在杭州的求学之路。

在一个新地方落脚终归是一件繁琐的事情,别人家的孩子都有两个家长忙前忙后,潘婕为了入学先要去登记各种信息,只好拜托同宿舍女生的家长帮忙先买一床被子。买回来的两床被子,看起来一模一样,可那个家长把一床厚实的棉被给了自己的女儿,另一床空心的棉被给了潘婕。

杭州的冬天湿冷,冬夜的寒气钻进了被子的空隙,不需片刻整个人就会被冻僵,寒意会顺着每一根血管从四支像全身蔓延,瑟缩着用体温将被子焐热之后才能勉强睡着,“很轻的,盖不住。”

在潘婕的印象里,这是她在杭州最困难的时候,她都一个人扛过来了,之后再次来到杭州无论是筹措资金的困窘,还是建立俱乐部主场的繁复,相比于那个冬天都是温暖的。

母亲对她的“严苛要求”在上了大学之后更为明显。

“上了大学要自己赚钱,家里没有理由再提供任何帮助。”这是母亲一直以来对潘婕的要求。

“哪怕没饭吃了都不会找家里要钱。”这是潘婕对母亲的回应。

家庭没有成为潘婕的避风港,而是逼迫她站在人前。

“但是我爸有时候也偷偷给我钱。”说到这里的时候,潘婕的脸上露出了女儿独有的被呵护的笑容,也是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唯一出现的一次。

跟姐姐相比,弟弟潘坚用潘婕的话说,“这么多年以还是像没有长大一样。”

在潘坚的大学生活中,潘婕主动担任起了“母亲”的责任,所有的吃穿用度,都是她来在负担。潘坚对记者讲,“也许是知道自己一路走来的艰难和不易,不忍心我太早就进入社会。”

2012年, LGD的英雄联盟战队成立,VPGame成功上线,潘坚却在大学里骑自行车的时候摔进了医院,掉了四颗牙,嘴里也被磕得血肉模糊。在杭州的潘婕知道这件事后,放下了手里的各种工作,拜托朋友直接开车载她直奔上海的医院。

从来没做过饭的她,每天给弟弟煲鸡汤,炖鸡蛋,天天往医院跑,可是鸡汤里她却不放任何调料。潘坚坐在病床上,一脸嫌弃地上下搅动着保温桶里的鸡汤,“这怎么吃啊,什么都不放。”姐姐坐在一边,只顾着回复手机里的消息,并不理会他的抱怨。

“后来我知道了,伤口愈合的时候只要是有点味道的东西,或者是有颜色的东西,都会加深疤痕。”潘坚指了指自己的嘴,呲牙给记者看他整齐的牙齿,“你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我嘴上受过伤的,牙齿也是后植的。”

在过去二十年,在电竞行业摸爬滚打,孤独和无助打败了无数英雄汉,对潘婕而言,相比于梅灵路中国美院宿舍里的孤独可能都算不了什么,更何况她还有可以相依为命的弟弟。

​​家庭留在她身上的烙印是在任何一个自己认定的领域里都必须拿到第一,对俱乐部而言可能是一座座奖杯,和画画一样竞技体育也没有绝对意义上的第一,拥有如此的信念对潘婕而言是永无止境的折磨,也是不断向前的动力。

几乎每次提起母亲,潘婕都会不自觉地撇撇嘴,“嗨,她,别人都觉得我妈还挺不错的,我跟我弟弟都挺优秀的,但我妈并不这么觉得。”

火煅

大学开学的第一个班会,让潘婕第一次见到班上所有的人。班会的内容也很简单,让每一位同学到台前来介绍自己。

她有点紧张,这将是第一次在一堆陌生人中进行公开的演讲,同时还要让在座的各位都记住她。一个又一个的同学从她身边走过,站在讲台上毫无波澜地做着格式化的自我介绍,内容无非就是姓名,家乡,年龄和喜好之类的。

怎么样才能让同学们对自己印象深刻呢,坐在座位上的潘婕咬着嘴唇,暗暗有些心急,手指不自觉地在桌子上敲打着一个铭记于心的旋律。

她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轮到她的时候,她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要么窃窃私语,要么玩手机的新同学们,“咳咳”地清了一下喉咙。

“大家好,我叫潘婕,来自江苏南通,”这样平淡无奇的开场白,果然没能改变台下同学们最初的状态,她攥了攥拳头,给自己鼓了鼓劲,“下面我给大家唱跳一首《爱情三十六计》。”

这句话一出,班上低着头的同学们迅速挺直了脖子,几十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是谁说的漂亮女生没大脑,只懂得爱美和傻笑……”她一边唱着歌,一边在台上跳着自己编排的有些蹩脚的舞蹈,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舞步上,生怕出现一点错误。“也许这是爱情最美的关系,不必声明和他的关系。”随着最后一句唱完,她舞步落停,对大家举了一躬。短暂地沉默之后,全班爆发出“哇”地一声惊叹,掌声如潮。

“于是他们都记住我了,”潘婕对记者说,“大学四年,班里的人开玩笑一样一直喊我‘三六计’。”

大学毕业之后的2010年,潘婕来到了最初的LGD做领队,没有薪水。

她告诉记者,“当时是LGD的人找我做一个东西,其实就是LGD的富二代老板,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老板。我帮他做整套VI,我甚至把名片那些东西自己出钱,自己选材质,都打印好了寄给他。然后一分钱也没要,我也不知道是谁。因为当时是伍声让我帮忙的,基本上认识的人、知道这个人或者是一个圈子的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帮忙。”

在一般价值标准中,潘婕的行为看上去甚至有些愚蠢,但如果了解潘婕的成长就更容易理解在学生时代一个什么都想拿第一的同学,多数时候并不会被身边的同学认可。

从小潘婕就明白,如果不能退,那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就需要作出平衡,拿第一的代价是对于身边的人要有一些无条件的付出来换取日常社交之中不被敌视,就像她在大学的自我介绍那样。

2011年初,春节来临之前,LGD之前的老板扔下了负债累累的俱乐部跑路了,潘婕拿出了之前自己攒下的钱,补贴给了俱乐部。

“四万七千多吧,”八年之后,潘婕在面对采访的时候依然能清晰的记起这几个数字。“我也是刚毕业,还要给我弟弟生活费什么的。”

但在潘婕付出这些钱的时候,对她来说只是那个认准了的路就必须走下去。在这之前比掏不出工资更让她绝望的是,在通向胜利的路上和投钱的老板之间的冲突。

潘婕曾经经历过富二代老板酒足饭饱之后一定要上场打比赛,一场下来中单0杀14死的影魔,自然输掉了比赛。

老板自己要上场打职业,是在蛮荒时代很多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都经历过的困窘,有成功的经理人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约束老板的行为,管理整个队伍,但对潘婕来说这是她内心深处的阴影。

潘婕对记者说:“他(LGD的前出资人)跟我说,要我跟选手说陪他玩游戏,选手马上就要打比赛了不能陪玩,他跟我说让我把他们的工资都扣了,不给他们发工资了什么的,反正就是经常这种事情。”

四万七千多块钱让LGD度过了最捉襟见肘的一年春节,她也迈出了通向胜利的关键一步。

在那之后在潘婕在朋友的介绍之下再次回到杭州,相比于多年之前的阴冷,这次她成功的把淘宝游戏的LOGO印在了LGD战队的队服上。有了新的赞助商,LGD俱乐部业务也在DOTA项目的基础上增加了英雄联盟分部。

2013年冬天,LGD打败VG成功晋级到2014年的英雄联盟LPL职业联赛。随后的2014年,LGD无疑是一匹黑马,分别取得了春季赛第五名和夏季赛第四名的成绩。

但在2014年之后中国电竞开始进入一个全新的状态,八月份的TI4上LGD的功勋队长xiao8帮助Newbee俱乐部拿下TI冠军,千万美元的奖金让社会上有一次掀起了关注电子竞技的热潮。与此同时,直播平台入场。

摆在潘婕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不加快脚步跟上时代的步伐,要不放弃对冠军的争夺卖队套现。在那个时间节点上,中国电竞市场经历了一系列的动荡,但潘婕只是紧锣密鼓的与直播平台敲定合作,然后去韩国,签韩援。

等不及俱乐部的经理办理韩签,她带着一名翻译和拟好了相关的合同,揣着俱乐部的公章就飞到了韩国。

到了韩国之后,她开始和每一名可能有意向的选手见面,一个一个的找选手单独聊天。韩援选手的年龄在当时都只有十八九岁,面对不同的俱乐部开出的高昂费用的时候,难免会对奔赴异国他乡的未来产生不确定性。

面对着跟自己弟弟年龄相仿的选手,潘婕给予这些年轻选手们的可能是最朴实的安全感。

“我跟每一个选手都做了一个约定:不管他们跟其他队伍谈得如何,或者对方开的条件比我好,我都他们在答应别的队之前还可以再来见一下我。”她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匹敌豪门俱乐部背后的财力支持,但相比这些职业经理人,潘婕更懂得一个准备去异国他乡工作的孩子的心理。

谁也不希望像自己当初离开南通家中去杭州求学时候一样踏上一条不可知的路,更何况是来到一个语言不通的国家。

相比于开始在韩国年轻选手心中生发出的孤独和很多时候收入和待遇在兑现之前,金钱都只是一个数字,面临突然降临的巨款时,多数人都会有同样茫然而惶惑。

这是最难得的莫过于营造的信任氛围和给予对方的信心。在这一点上潘婕展现出的诚意让她后发先至,赢得了不少加分。

“(一个一个)聊完,我就把他们都约到了一起,让他们集体都跟我去到中国。然后每个人(单独)谈了一个待遇,虽然可能是比别人低,但是(这样的小集体)给了他们很大的安全感。”她说,“就像打仗一样。”

她带去的公章同样成为了这场“战争”胜利的关键,在谈好协议的当晚,连夜把合同改好,第二天上午就签。

从落地韩国到签订合同,前后也不过四五天,直到她离开的时候,有些俱乐部已经在韩国呆了两周。她回国的背包里多了六份合同,白纸黑字的合同是这几位电竞少年对她的信任。

2015年初,LGD的引援名单上多了几个在代表当时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赛事最高水平的ID——Imp、Acorn、Flame,她们共同创造了属于LGD英雄联盟最辉煌的一年。

铭切

多年以来,潘婕在LGD上的投入让她和这个符号深刻的纠缠在一起,这中间发过的狠,斗过的气和赢过的狂,都让她成为可以为LGD这三个字就甘心奉献的人。

但对于一家俱乐部而言,更多的人只是为了一份生计而打工赚钱,她一直用自己身上的狠劲儿要求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当人们不能按照她的预期完成工作的时候,她也拿不出合适的管理手段,渐渐她开始变得暴躁,易怒,变得让身边的人不愿去靠近,变得锋利甚至让人有些棘手,只能退避三分。

最后她还是活成了当初最抵触的母亲,用自己对世界的执着要求着身边的人。作为女儿她不知道挨了多少顿打,如今她像母亲一样,越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当这种情绪爆发的时候,她会因为弟弟潘坚开车在过减速带的时候带来的晃动而大发雷霆。坐在车后座大骂潘坚“一事无成,他年纪轻轻对自己未来没规划”,让原本在VPGame负责运营的弟弟也在她的指责声中离开她,去了上海的另一家公司。

在和流言蜚语搏斗的那段时间,潘婕身心的状态达到了极限。婚姻、身体和事业都变得不可控,整个人在崩溃的边缘徘徊。这时候,一两局游戏对潘婕来说就是逃避这个世界最好的选择。

2017年初,运营部的一名员工把一份推广方案写出了七、八千万的费用,几个月之后LGD拿到的第一轮融资也不过三千万。

看到这份推广方案让潘婕抡圆了胳膊把这份方案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打印纸跟桌子碰撞发出的巨大声响像炸开的一记爆竹,“谁写的!现在就让他来我办公室!”

CTO俞圆圆当时刚好来找她谈事情,怒火还未平息的潘婕把这份方案直接塞进了他怀里。俞圆圆看过方案之后,也抡圆了胳膊,把方案“啪”一下子摔在办公桌上,愤愤地说,“这是谁写的?!现在就让他来办公室!”。

潘婕一愣神,俞圆圆刚才同样表情、神情和生气的样子,让她好像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她再次说起这件让她彻底发生改变的事情,靠在椅子上双手捧住自己的脸笑了。

“有点可怕,看到他之后,觉得好像我,我就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发脾气了。”从此之后,新入职几乎就见不到了暴躁的潘婕,有了更完整生活的她也开始重新思考很多事情。

从初中开始,“蝶舞”这个名字就伴随着潘婕,直到31岁,她的微信简介上依然还是这两个字。她告诉记者,“我特别喜欢蝴蝶的盲目、任性、短暂”,她羡慕所有的肆无忌惮,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变得飞舞翩跹。

她左手握着VPGame,右手不愿意放下LGD俱乐部,创业公司的巨大压力和不安全感始终是难以排解的,她试着花时间去关注美妆、在微博上为小鲜肉点赞。

在采访的过程中,俱乐部一位负责运营的小姑娘告诉记者,她是被潘婕捡来公司的。

一个杭州的雨天,几个在健身房楼下做宣传的小伙子拿着传单在避雨的屋檐下有说有笑,一袭旗袍回家的潘婕从他们身边路过,被同样拿着健身房传单的小姑娘在雨中拦下。

“旗袍姐姐,你身材不错,要常来健身房保持啊。”潘婕对健身素来没有兴趣,身上的旗袍又让她不能走的太快,只好继续被这个姑娘纠缠,“我们的健身房跟其他的健身房可不一样……”

听姑娘讲的这一会儿功夫,潘婕自己差点被说动了,她摆了摆手,明确表示自己对健身房不感兴趣。

后来潘婕回忆,小姑娘当时在雨里的敬业精神打动了她。后来加上了这个小姑娘的微信,一来二去之后小姑娘拿到了潘婕留给她的VPGame的招聘邮箱。她告诉小姑娘这是朋友的一个新型网络公司,最近正好在招人,岗位也很合适,让她发简历去试试运气。

小姑娘对从天而降的工作机会有些茫然,她当时心里还是挺打鼓的,思虑半天还是问了潘婕,“旗袍姐姐,我学历可能不大高,我发这个简历过去会不会让你脸上没有面子。”

之后小姑娘通过了VPGame人力部门的考核,高兴得和潘婕说,“旗袍姐姐,我去你介绍的公司上班啦!”一直到入职很久之后她才自己口中的“旗袍姐姐”正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

如今潘婕把更多的经历放在了构建明天,而让管理制度在当下发挥作用,2017年在长江商学院读EMBA的潘婕雇了足够支持自己公司的管理咨询团队,而她则在思考一个管理应该如何考量自己和手下的员工。

潘婕评价这位雨中捡来的姑娘时说,“这种人做什么都行,除非她笨,但是她又不笨,对吧。”

相比于科班出身的经理人,潘婕对管理的理解来自于电竞。

她对记者说,“比赛中5个人,肯定有一个人是队长,这个队长永远都是正确的吗?肯定不是。

他可能有30%在游戏中下的决定是错误的,但他有70%是正确的,这就导致了这一把游戏他是可以带领团队去赢的。假如说大家的心不齐的话那就会导致,作出了正确的决定,也会50%以上的失败率,比如说他说往左的时候,当然有的人往左,有的人往右。

所以(做老板)跟电竞是同一个道理。我认为电竞游戏并不是5个人配制最好就能打得好,团队中肯定要有一个比较核心的队长的位置。

这个队长他不会永远都是做正确的判断,但是他大多数的时候是正确的,其他的就是得无条件服从,无条件的服从的原因就是为了让这个游戏去赢。”

对于潘婕来说,她才是整个LGD俱乐部的队长,她当仁不让,也不会退缩。

“我会对我所有的决定兜底。每个做公司的人都是一样的,作为一个创始人,不管在任何时候,就算公司要倒闭了他都是兜底的那个人。”

2017年12月17日,LGD的主场开业活动的最后一天,她跟自己的好友黄侃从场馆里走出来。迎面进来了寻衅滋事的人,他们脸上的表情让潘婕一下子想到了曾经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劫匪。

和当年相比,空白的慌张在潘婕心里持续的时间更短了,她选择迎上去,把问题控制在场馆之外。

她冲着对方喊,“你们想干什么!”

短暂的争执之后,对面的拳头就这么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她的手臂上,一阵钝痛。一旁的保安见到老板被打,立刻都围上前来制止住场面的继续恶化,眼前女人的锐利和担当让来生事的一群人也傻了眼。

最终这场“意外”事件因为她接下的一拳让来人没找到滋事的理由,而消弭在杭州的雨天里。

虽然场面混乱,虽然手臂生疼,甚至有些发麻,可潘婕还是没退一步。因为身后是LGD的基地,她是那个兜底的人。楼上红蓝灯光还在交替,喜欢LGD的粉丝们还在嬉笑、拍照。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3155.html

  1. 奶粉双雄
    2018年4月11日21:38 | #1

    照片好美,先撸为敬

  2. Inflame何雍正
    2018年4月11日21:46 | #2

    太长不看,简单概括一下,我老婆

  3. xiao8
    2018年4月11日21:53 | #3

    @Inflame何雍正
    滚,我老婆

  4. 卜严骏
    2018年4月11日22:03 | #4

    @Inflame何雍正
    头顶绿油油

  5. 下面8
    2018年4月11日22:17 | #5

    毕竟我大南通人

  6. YAO
    2018年4月12日00:44 | #6

    我也有份的。老婆

  7. 冰清玉洁ruru
    2018年4月12日01:34 | #7

    @Inflame何雍正
    老公我还要

  8. 奇迹哥
    2018年4月12日08:34 | #8

    @冰清玉洁ruru
    来了来了

  9. 黑人
    2018年4月12日08:39 | #9

    水好清甜

  10. MagicYang
    2018年4月12日08:55 | #10

    呵呵,这是我玩剩下的

  11. PIS小绿
    2018年4月12日09:31 | #11

    有丶东西

  12. 2222
    2018年4月12日22:12 | #12

    不用说了,这么大个鼻头,性欲无敌

  13. 匿名
    2018年4月18日11:35 | #13

    喷就对了。毕竟素质低的人占多数。
    是个女的就骂裱,也不看看自己老婆都堕胎多少次了。

  14. 甘黎凉
    2018年4月28日07:19 | #14

    卖几个羊被当了垫脚石 怨啊

  15. 2333
    2018年5月2日14:29 | #15

    楼上都是人才

  16. 皮鞋酱
    2018年6月19日12:03 | #16

    下面狗贼绿油油

  17. 我不是YYF
    2018年7月13日11:06 | #17

    @Inflame何雍正
    MagicYang:已经磨合好了,拿去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