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胡扯系列故事,这世上真的有英雄吗?

2019年12月1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今天有个新加坡的DOTA2 One Esports世界邀请赛在打,12支参赛战队包括LGD、VG、Aster、EG、Secret、Alliance、VP、NaVi、Liquid、TnC、J.Storm、Gambit。各大直播平台都有直播,大家可以去看。另外,闪电站小猪推荐个B站小僵尸制作的搞笑视频:https://weibo.com/5263327893/IlbUHEqIT

无聊的朋友可以把DOTA2官网的小说胡扯故事看完:

这世上真的有英雄吗?

每到周五放学的时候,我就爱去小巷子里找马师傅,做盲人推拿。

那时我才读高中,去店里当然不是享受推拿,而是为了听马师傅口中的英雄传说。

马师傅告诉过我:“这世上,其实是有英雄的。许多年前天下大乱,无数妖魔鬼怪从时空裂隙中逃出,为祸人间,生灵涂炭。而英雄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他们凭空出现,凭借艰难的战斗取得了胜利,拯救了世界。可后来嘛,随着危机的解除,英雄们也就一个接一个地隐退了。”

第一次听到英雄们的传说时,我才十五六岁。

正是一个少年满腔热血、幻想拯救世界的年纪。

再加上马师傅的故事讲得的确精彩,我便养成了习惯,每逢周五就去他的盲人推拿店里听上一小段。

马师傅说:“万事万物皆有灵气。风暴之灵就是随着癫狂之月的出现而诞生的,它是由纯粹的雷电所构成。”

年幼的我想象不出,怎么会有怪物是由雷电构成的。

马师傅耐心解释:“风暴之灵的全身上下都是雷电,光是打个响指都会有电火花溢出。而由于他是雷电的化身,速度快到会在空气中留下残影,因此没有人能打败他。”

我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忍不住问:“没人能打败?那怎么办啊?”

马师傅说:“风暴之灵的确很厉害,他的速度与破坏力让无数英雄束手无策。”

他微微停顿,刻意造势。

我双手攥拳,紧张地期待下文。

他说:“可是有个英雄,生来就是风暴之灵的克星。这个英雄手持双刃,眼缠黑布,挥出刀时天下所有人都要瑟瑟发抖。”

说到动情处,马师傅仿佛置身其中,双手握住两个拔火罐就好像握住了两柄绝世神兵。

他在狭小的屋子里舞动着。

此时此刻他就是那个英雄,而面前的空气就是风暴之灵。

我被这气氛感染了,忙问:“风暴之灵这么厉害,那英雄最后是怎么打赢的呢?”

马师傅黯淡无光的双眼里,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如烛火般明亮。

他郑重地说:“英雄将双刃合并,引爆了风暴之灵体内的能量,使他再也没有能力为祸人间。自此一战,英雄被人们尊称为敌法师。”

听完故事后,我心满意足地离开推拿店,走出小巷。

马师傅的故事说的实在太棒了,战斗情节让人热血沸腾,细节之处也无可挑剔,让我久久沉浸其中。

头顶的那一轮明月,仿佛就是传说中的癫狂之月。

我模仿起马师傅的样子,双手握住空气,像是握住双刃,在月光下挥舞,与看不见的敌人做殊死搏斗。

情到深处时。

“还不回家,”一个声音突兀响起,“在这儿干嘛呢?”

回头看去,原来是我妈。

我便告诉她:“我这是在模仿敌法师!”

我妈说:“敌法师?我说你怎么周末放学总这么迟才回家,原来是去找那盲人推拿的老头了?他说的话你也信?我告诉你,你以后不准再去了,你爸辛辛苦苦赚钱可不是给你这么花的!”

我还想反驳,想说马师傅怎么会骗我,想说这世上一定有英雄。

可我妈已经从身后抄出鸡毛掸子了。

我只好悻悻地低下头,走回我妈身边,低声说一句:“好。”

我妈:“快考试了,能不能沉下心来学习,别一天到晚想着有的没的,就算真的有英雄存在,他们能让你高考加分吗?你知道不知道……”

她自顾自地说起来。

是啊,我还得高考呢。不能再这么耽误时间去听这些虚无缥缈的故事了。

我偷偷回过头,远远望了一眼。

马师傅,我可能没法再去听你讲故事了。

我可能得……活回现实了。

头顶的癫狂之月,一点点褪去光芒,最终变成平常无奇的月亮。

毕业后的那个暑假。

我终于有时间去找马师傅了。

我原以为能够再次听到英雄故事,一定会很振奋人心。

可是并没有。

那些故事、那些传说,不知为何,都失去了色彩,变得不再吸引我。

我去盲人推拿的频率,从一周一次慢慢变成了一月一次,重心也慢慢从听故事转移到了推拿上。

有一次,马师傅忍不住问我:“小家伙,怎么最近不常来了?”

我不耐烦地说:“故事听腻了。讲来讲去都是英雄拯救世界这一套。”

马师傅沉默半天。

过了好久。

他才轻轻地说:“其实我也说腻了。”

那天的推拿,做得很安静。

马师傅没有再像从前那样滔滔不绝地给我讲故事,我也就乐得清闲。

直到最后。

马师傅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才说:“也许这世上真的有英雄;又也许,这世上其实根本没有英雄……我和你说这些故事,并没有指望你去相信,只是希望它能给你些力量。”

我拍拍马师傅的肩。

“知道了。”

我挥挥手,告别了身后的马师傅。

也告别了过去的自己。

马师傅站在门口,用他那浑浊无光的双眼,空洞地望向远方。

这世上,是没有英雄的。

没有英雄会拯救世界。

就像没有人会来拯救我一样。

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活着,日复一日地工作着。

十几岁时心底涌出的热血,早就在风吹日晒之下,变得再无半分温度。

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吧。

最初,总是怀着最不切实际的梦,幻想着梦能够实现。但其实自己正身处在最糟糕的泥沼里,每过一天都只会陷得更深。

在这腐臭的沼泽里苦苦挣扎,最后把自己弄得满身泥泞,狼狈不堪。

梦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弄丢了。

最后剩下的,只有冷冰冰的现实。

而那些所谓的英雄故事呢,它们也只是在我偶尔盯着月亮发呆时,才会浮上心头。

很多年后。

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麻木地走在回家的小巷里。

脚下的影子清晰可见。

我才注意到,头顶的月亮正熠熠生辉。

用熠熠生辉来形容月亮也许是错的,因为月亮本身并不发光,它只会反射太阳光。

可它的确就是在熠熠生辉。

金黄色的光芒明亮而耀眼。

恍惚间,我停下了脚步。

这样的情景……好像在哪听过或是见过。

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累,忙昏了头吧?

天边的乌云里电闪雷鸣,渐渐盖住了头顶的月亮,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快下雨了。

要是淋到了雨,明天肯定会感冒,生了病又没人照顾,万一耽误了工作……这样的后果我实在无法承担。

不再胡思乱想,我低下头,快步往家走去。

刹那间,脚下再度出现影子,头顶紫色的闪电分割开厚重的乌云,把整个世界点亮成白昼。

紧接着,是从云中传来的沉闷雷声,久久不息。

我探出手掌,掌心向上。

遭了。

已经开始下雨了。

我拔起腿狂奔。

闪电与雷鸣在我的身后紧追不舍。

巷道里,除了我自己的影子,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巨大的影子。

像是长着翅膀的怪鸟。

或者说是恶魔一类的影子。

我不知道自己是出现了幻觉还是怎么样,不敢抬头看看影子到底从哪来,也不敢就此停下脚步,只能闷着头一路狂奔。

空气无比的压抑。

我跑了没多远,就喘不过气来,只能扶着路灯哼哧哼哧地换气。

顷刻之间,暴雨降下。

整个世界都是雨水打在地上的声音,溅起的水雾氤氲,让我什么都看不清。

又是一道冰蓝色的闪电划破天空,在云端留下无数残影。

我躲进公交站的雨棚里,呆呆地仰头看着,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

我又揉了揉眼。

蓝白色的明亮残影仍然在云端伫立,与昏暗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闪电怎么会留下残影?

刹那间。

数十年前的那个传说,在这一刻浮上心头。

“由雷云中诞生的风暴之灵!”

我想掏出手机拍下这令人窒息的一幕,才发现手机却因为大雨浸泡而自动关机了,无法再开启。

就在这时。

穿过厚重的雨幕,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降临在路边的一辆车上。

铁铸的四爪抓破车顶,锋利的双翼割开雨水。

原本明亮的癫狂之月受到乌云遮掩,因此,昏黄的路灯就在此刻发挥了作用。

我借着这点微弱光芒,看清了怪物的样子。

巨大的裂口中獠牙森森,双瞳中亮着青绿色的幽幽荧光。

这个形象立刻与马师傅故事里的怪物对应起来了。

“暗夜魔王?!”

我吓得跌倒在地,一屁股坐进泥泞的水中。

暗夜魔王注意到我的动静,向我这边看来,顿时眼中荧光大盛,恐怖的裂嘴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惨白獠牙扑面而来。

我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几秒过去。

我没有感觉到牙齿撕裂气管的窒息,也没有感觉到利爪破开躯体的疼痛。

只听到一声闷响。

接着,又是无边的雨水声。

我试探着一丝丝睁开眼。

眼前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马师傅?!”

他裸着上身,健硕的肌肉将雨珠弹到我的脸上。

他睁着空洞的双眼,露出了我最熟悉的笑容,伸出手来对我说:“好久不见。”

我咽了咽口水,才在马师傅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好久不见……你说的那些怪物,风暴之灵还有暗夜魔王,他们真的又重回人间了!”

马师傅按住我的肩膀,说:“别怕。”

“尸体有什么好怕的?”

我这才注意到,暗夜魔王不知何时已经倒在了路边,大雨冲刷着他身下流出的殷红血液。

他抽出一条黑带,缓缓缠住自己的双眼,又从背后取出双刃。

马师傅又说:“癫狂之月再度现世,我们英雄也该出现了。”

他示意我抬头看。

我扬起目光。

天上有无数道原本只存在于故事中的身影。

我每看到一个英雄,马师傅就会介绍他的名字。

黑色的云端,一条冰山般的蓝色巨龙振翅翱翔,追逐着前方风暴之灵。

“龙骑士,做北京烤鸭的。”

又一道白色的身影划破天际。

“天怒法师,开养鸡场的。”

路的尽头,一个双手持矛的男人正和一头外形狰狞的熊打成一团。

“哈斯卡,写小说的。”

最后,我把目光聚焦在了马师傅身上。

虽然他的那双盲眼缠着黑带,可我却仍然觉得自己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接下来,在无边的雨幕、明亮的闪电以及轰鸣的雷声中,我听到了马师傅的真名。

“敌法师,玛吉纳。做盲人推拿的。”

那一天,癫狂之月再度现世,英雄们紧随着怪物们一起重回人间。

作为这场战争开始的见证者,我并不知道未来将会如何。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那天,马师傅的那句话:“也许这世上真的有英雄;又也许,这世上其实根本没有英雄……”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英雄!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3521.html

分类: DOTA新闻 标签:
  1. 2019年12月17日15:22 | #1

    哈哈哈,够胡扯的!

  2. 军体拳
    2019年12月17日15:28 | #2

    茶队要一轮被淘汰了吧

  3. 痔疮暴毙
    2019年12月17日15:33 | #3

    弄爆小痔疮

  4. 匿名
    2019年12月18日20:30 | #4

    太长不看

  5. 222
    2019年12月19日08:11 | #5

    茶队解散吧!

  6. ruo
    2019年12月19日09:30 | #6

    传说: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