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谈拒绝者转会事件,只想帮赛垃圾出头

2020年10月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昨日晚间,“拒绝者转会事件”进一步发酵,老陈的一条微博引发了巨大的关注。隔天早晨,老陈现身斗鱼直播间,向观众们阐明了事情的缘由。老陈提到,他的初衷只是帮赛垃圾出头,但由于听信了他人的一面之词,导致自己做出了一个不理智的行为。老陈又提到,对线双方以及拒绝者给他提供了三个版本的答案,他也不知道谁更值得信任。目前,事件的真相依旧隐藏在迷雾之中。

阿川部分微博:

我觉得有些男人自己形成的那么多误会自己站出来说清楚比较好,那么多人在帮你出头,那么多人在帮你背锅,还有人因为你受那么大委屈,解释清楚了以后好好打比赛就是了,还有那个负责操作的4am的经理,早解释早好。都躲着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有,赛垃圾这事真不是人能干的出来的事情。官宣那天晚上之后那几个人聊得啥的也出来说明一下呗?怎么就maybe一早上起来发现有人走了有人来了?都不愿意说的话,怕以后队伍不好搞的话,我可以代劳。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躲着应该不好睡着吧。

赛垃圾不收钱,给一百万也不要:

昨天晚上我们是在一起吃饭,对面的人语音求我,希望赛垃圾接受这个赔偿——我问有多少,他说二、三十万。周边有很多人,都劝赛垃圾把钱收了,但是赛垃圾自己不要。他很难受,自己不想要。当时,我、鲷哥和谢彬都劝他拿了,但他自己不拿,这件事是在我发微博之前。

赛垃圾的原话是,给我100万也不想要,要了我就把钱在直播间Roll掉。

选手没错错在他人,轮不到我说话:

这件事纯粹是我自己SB了,我现在才明白,根本轮不到我说话,但我直接把话说了。我以为他们都是我朋友,打起来了,我能去劝和。赛垃圾那个事情出来的时候,我直接去喷小象,我问他,你知不知道你们俱乐部发生啥了?这些事都有截图,但不好发,我只能说一下。


(图片来自老陈后续微博)

陈清当时说,小象想赖他们的转会费,很不是东西。当时,我认为这件事存在误会。因为很多个月前,小象和4AM要组这个队——一边出一半,那个时候给了Maybe和Fy很多。都给了那么多,也不至于偏偏赖你这150万转会费。我让陈清别上头,我去帮你问一下。结果那边说,他们在新疆旅游,这些事都没参与过——我一下子懵了。后来我跟陈清说,会不会存在误会。

拒绝者也没错,他是周旋在两家俱乐部之间——他在漩涡中心,他想打职业,他有啥错呢?Maybe也没错啊,赛垃圾虽然是Maybe找来的,但第二天,也是Maybe在保赛垃圾。那谁错了?一目了然了啊,但他不站出来解释清楚——他不站出来说,没有人能帮他出来说话。

和事佬变“洗地工”,我只洗我自己:

小象和4AM,我真不知道该信他们谁了。到底谁在操作这个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你觉得他们会有人站出来把事情说清楚吗?我不参与了,我谁都不信了。从最初想当和事佬,到最后变成洗地工,确实是我的蠢操作。这个工会,只是代斗鱼帮我发工资和礼物钱的一个工会。

我信陈清说的,我的初衷是帮赛垃圾讨个说法。我想知道,到底是小象在搞他,是4AM在搞他,还是选手把他票出去的。而在这个过程中,我自以为了解了事件的全貌,但其实是小象单方面的说辞——我SB了,因为跟我说这件事的是一个女孩子。她全程参与了,于是我就信了。我以为是那个经理和拒绝者坑了赛垃圾,拒绝者看到了我的微博,又过来跟我解释。拒绝者把我问她的问题逐个回答,版本又不一样。我发现事情和我理解的不一样,我直接SB,我恨不得整个人原地消失,希望微博根本没出现过。

解释为何发微博,各方说辞不一:

当时我一上头,感觉搞赛垃圾的无非就两个,拒绝者和操作经理吴经典,我有点不舒服一上头就发了那个微博。

陈清我也相信,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知道信什么了。我这个和事佬党的真的很菜,我人是挂靠在小象的,很难说和小象没有关系,我和陈清是朋友,和窦雨潇也是朋友。

我大概捋一下:小象那边和我说的是,拒绝者有两份合同,然后中间一直没有提150w的事情–这个我没信,因为拒绝者说的是有提的150w的,这两边说法就不一样了。然后后来说是有两份经济约,小象的人看了,说这个合同不是很正规,签名还不一样,他们就问拒绝者是不是他本人签的,拒绝者说不知道,那小象就觉得可能合同有问题。然后他们的操作就很蠢了:他们和拒绝者说“这东西放着,我们能搞定。”给拒绝者的意思就是如果打官司过来,他们会赔。

我最傻逼的事情就是发了第一条微博,让很多人觉得我在给小象洗,但是我为什么要发这个微博?因为我单方面从小象听来的故事就是:这件事和他们没关系。

拒绝者原来薪水300万,风波后再降50:

最后那150万谁出的?官宣完的当天晚上,他们聊天,就第二天早上,Maybe一起床,和那个告诉我那个事情的小象的人两个人一起床,发现赛垃圾被踢了,就说,拒绝者回来了。回来的条件是, 拒绝者原来的薪水是300 (万),加50 (万),就是加50万自己搞定(VG那150万的事情),变成了现在250万(小象搞定VG150万),然后就回来了,因为当时他们两边的俱乐部,两边的老板们有矛盾,聊不成这个事情了。然后小象给我的版本是:拒绝者说,那工资加50,我自己去搞定这个事情。然后拒绝者给我的版本是:他实在没办法了,没办法,只能自己说工资加50然后自己搞定这个事情。然后这个事情到了陈清那边就变成了:小象那边,压榨了拒绝者,搞了拒绝者,陈清跟我说如果小象如果有良心的话就应该给他涨回来。三方的说辞,都变成了这样。

三方说辞不一,都是拿命发誓:

今天只实话实说啊,我不帮任何人洗,你们问的问题,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这个矛盾点在于这150万,每个人的说辞都不一样,小象给我的说辞就是:如果拒绝者最开始就说,这150万一定要给,不给我不走,我们会不给吗?这是他们给我的说辞嗷。陈清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啊,他把他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了。对啊,陈清是一直作为保护拒绝者的那一方,这个没问题,他确实就一直在做出保护拒绝者的事情。他们当时出了这个合同的矛盾之后,我是真的怕他们当时有什么误会。结果去问的就是,每一方的说法都不一样。为什么会陷入这个矛盾,然后懵逼了,就是两边给我说了同一件事情,拿命发誓,说我肯定没骗你,事情就是这样的,一边拿命发誓说涨薪50,一边拿命发誓说自己没办法了。两方面的人说法都是拿命发誓。

做错事是自己蠢,小象不说清楚退工会:

关键问题来了,你信谁?两边都拿命发誓,换成是你,你信谁?我本来就不掺和合这个事情。我现在只想帮我自己说两句话——一,我真的没有利益关系,我也希望有人打钱给我;二,我当时跟陈清原话是,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说的都不一样,资本家的世界自己玩去吧。

我是自己蠢,我就是自己蠢。我没脑子,又爱管闲事。我听了一面之词,装自己是最屌的。现在我也想不明白,小象这个队伍的风评跌到谷底,还图钱吗?还装死?我不是在帮谁洗,我只想帮自己洗。我现在最希望小象或4AM来个人,把拒绝者这个事情说清楚。说不清楚我就退工会。

总结:

目前,绿皇和赛拉均发布微博,表示老陈的本意是好的,只不过切入时机差了点,老陈后续也表示小象会有人在一周内对所有事情做出解释,到底真相如何?让我们保持关注。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3763.html

  1. 杀象杀象
    2020年10月5日22:42 | #1

    为啥拒绝者自己不能站出来说句人话呢?

  2. cyc个狗b
    2020年10月5日22:52 | #2

    真的是小象好员工,给小象省钱啊。那句想给几十万赔偿,塞拉不要,赛垃圾纯爷们一说出来,塞拉就算想要也要不了了。

  3. 戏皇
    2020年10月5日22:57 | #3

    老陈还是转型去做戏子好了,还在这唬人

  4. 杀鳖大佬
    2020年10月6日13:17 | #4

    电竞癞皮狗二号辣椒大厨 啥屁事都参合

  5. 匿名
    2020年10月6日20:06 | #5

    看到图,莫名其妙的想笑

  6. 陈洗象
    2020年10月13日06:17 | #6

    言而无信的 都不是啥正经人
    可笑的不是老蔡 而是那些煞笔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