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江湖

2013年1月1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是谁多事入江湖,眼也累苦,心也累苦。
是君无聊又糊涂,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问罢江湖此身处,昔日情苦,近日辜负。
夕拾伤心碎心语,成也江湖,败也江湖。

“上联:花开花谢花满楼,下联:舞刀舞剑舞春秋,横批:铁霸镖局。 好湿,真是好湿啊!”

说这话的,乃是一个少年。

但见这少年一身黑色劲装,用一件白底蓝花的大氅罩住了左边的身子,腰间别着一柄木刀,一头白色的自然卷短发披散着,却难掩那对红眸,以及那死鱼眼带来的傻气。

“是杀气!”那少年猛然回头,瞪圆了眼睛,无奈却如何也睁不开那对死鱼眼。

这少年,便是这铁霸镖局的镖师之一,也是铁霸镖局的大师兄————萨猛。

“大湿兄,大湿兄,了不得啦,大新闻,大新闻啊!”萨猛望向来人,但见他一头乌黑的散发,圆圆的脸上略带稚气,正是自己的师弟————肖蛮。

“冷静点,少年!何事让你如此慌张?”萨猛深知自己的这位师弟平时虽然毛毛躁躁,却也不会这般一惊一乍,想必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了。

肖蛮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道:“我勒个去,大湿兄,你还真的不知道啊?这件事整个斗挞大陆已经传遍了!据说凌疚得罪了那个人,那个人要将凌疚净化了呀!”

提到“净化”二字,肖蛮不禁打了个寒颤,似是自己也曾遭遇过这般的待遇,那“净化”之恐怖溢于言表。

萨猛大为诧异,道:“什么?那个人竟然会对凌疚下手?难道它不知道凌疚乃不世出的奇才,其武功深不可测,更兼有无数的追随者,岂是那么容易便能任人鱼肉的?”

一说到凌疚,萨猛开始回忆着这个人给自己的印象。

凌疚,2年前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剑者。当时斗挞习武之风甚盛,然世上诸国却对斗挞武术不屑一顾。时有诸国联合举办比武大赛,当时素有 斗挞第一人 美名的 帝惜 已然金盆洗手,群众纷纷表示此次大赛只会是打酱油,但是凌疚和他的几位队友却让人们改变了看法。。

思绪至此,萨猛长叹一声,道:“若你所言非虚,则必然是斗挞之祸,斗挞之祸啊。哎。。。只可惜那凌疚一身武学。。。”

肖蛮颇为好奇,道:“大湿兄,那凌疚果真有那么厉害?”

萨猛死鱼眼一睁,道:“我还会骗你不成?你可知江湖上盛传,梅兰竹菊枫,是何来历?”

肖蛮正色道:“还望湿胸告知。”

“梅兰竹菊枫,乃是凌疚与江湖上几位少年侠客的并称。凌疚以菊及武,其独创的大菊观独步江湖,无人能及也!是以江湖上称其为菊!”

“虽然我未曾与凌疚交过手,但是我曾偶遇与之并称的竹,竹丝·麻吉,交过手。”

“麻吉其人,本在深山伐木,偶得神竹,制为箭矢,凡铁莫能挡也!他的箭法高深莫测,我也只挡住他三箭!传说世上无人能挡住他第六箭!”

肖蛮惊呼:“我勒个去,大湿胸也抵挡不住这许久!依此看来,那个人想要净化凌疚,却是自讨苦吃了?”

萨猛摇摇头,叹道:“远没有你想的江湖纷争这么简单。斗挞,将乱矣!”

最近的dota江湖太平静,大过年的居然无聊起来,谨以此文怀念11年的涛九大战事件开启的dota江湖新纪元!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848.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