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废材dota同学——难的是八年来一直坚持颓

2013年1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前几天,有一个同学被单位派到上海去了,临行惜别时,想起和他以及几个人多年来一起打的dota的日子,还有很多难忘的,以后打的机会不多了,本来这是没什么的,但特殊的是这个家伙,他的事迹要是将来被我全部淡忘,那真是回忆的一大损失。

这个人姓毛,在高中时候,被我们同学赐予了光荣的外号——茅厕,从此衍生出坐便、厕所、茅神、厕霸、神厕、毛贱人、腋间毛(后两个是全名的变种)等十数个变种,对于茅厕八年来不断磨练的dota水平,可以一句话概括:谁都有小白的时候,难的是奋斗八年来依旧和以前一样小白。

Dota之前我们经常打war3的地图幻想群侠传,第一次打幻想群侠传,他总是选个很弱的不停的死的英雄,后来他受不了了决定随机——随出一个没有攻击能力纯挨打的肉球英雄,然后他当了整场沙包。

第二次的时候他说我就不信我随不出能打的,就再随机了一次,这次他的英雄叫“灵石”,外形是暗夜精灵的农民,走路速度只有其他人的五分之一,30秒后,茅厕退出了游戏。

后来一个从德国回来的同学给我们介绍了一个那边风靡的游戏,这就是dota allstar,好象是八年还是九年前的事情了,记不太清楚了,总之从此我们开始打这个游戏了,有半年时间每个周末都打一阵,那时候中国完全没有开始流行dota,我们一切都是在摸索着瞎玩。

茅厕就在这时候,给我们确立了一个标准——面瓜英雄的标准,因为他使用的英雄像我们所有人演示了废柴的下限,以至于之后根本没人敢用它们,虽然我们都不会玩。

第一个英雄是受折磨的灵魂,我用的是黑暗游侠(当时的终极绝技是秒杀小兵而不是敏捷),在这一场战斗,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超神”,不仅是超神,还是超神的三倍——茅厕操纵的受折磨的灵魂在全场扮演了一个以手无寸铁死去的角色,对付他只要开冰箭——点中——他回老家,那一次茅厕在网吧喊了不下三十次 “我怎么两下就死?!”“我靠我怎么三下就死了!!!!”

从此以后一年之久,我用过所有英雄,唯独没碰老玻璃。

第二个是幻影长矛手,茅厕用猴子教会了我们什么叫脚底抹油,因为每次碰到他的时候,他都在落荒而逃,留下或多或少的影子杀出来掩护,他把他终生的分身技能都奉献给了逃跑事业,用实际行动让我们知道这个英雄是很难被杀死的。

下一个就是隐形刺客,茅厕早在五年前就用隐形刺客为我们诠释了“打酱油”的含义,因为我们两伙人那次大战了良久,杀得天昏地暗,但却极少有人注意到隐形刺客——因为他根本就没出现么,直到战斗结束后,我们回想起来,依稀记得有时候混战的时候身边会突然出现一个不知道哪来的蓝色小人,然后打他两下就消失了,每次出场都不到3秒,也许是路过打酱油的吧。

后来茅厕终于确立了他最喜欢的英雄——火枪手,因为射程远,高级了还能用霰弹(老版本的)抢钱。

火枪的合成路线是:裸奔-精气之球-极限法球-极限法球-冰眼。

后来在被杀多次后,他终于聪明了,开始出门裸鞋。

一次,我和他的火枪对射,把他打到只有二三百的时候,他跑了,我暗自心想真可惜,但是过了几秒后,我看到火枪手保持着刚才的生命值….回来了,回到我面前……

茅厕说:我靠这什么游戏怎么自己就回去了!?

“怎么自己就回去了”这句话在这几年里重复了数十上百次,情节和上面如出一辙。

当然也有例外,一次他被我一个同学追杀,但是逃掉了,我那个同学叹口气回头走了。

忽然茅厕一声惊叫,紧接着一阵急促的拍键盘狂点鼠标的声音,然后显示火枪被天灾军团杀死了,一看他被三个小兵卡在一个树的死角里弄死了。

“X%¥#¥,哪来的树洞?“茅厕大骂。

后来我们多人去找那个突然出现死角,但是都没找到。

为什么他走直线能拐进洞里呢,我们很费解。

后来我们发现了,茅厕每次被远程英雄追的时候,都极其风骚地走S步,也许是FPS玩的太好,下意识的躲避子弹。

茅厕用火枪的大用得出神入化,其中有30%会打在必死的敌人英雄身上,30%会打在满血的英雄身上,39%会打在小兵身上,1%能打死人。

后来我观察了,茅厕发出大的时候,用鼠标的手会抽一下,就像cs早期的甩狙一样,所以有时候敌人必死了他也抽出去了,有时候就抽到小兵身上了,当然也有时候能抽死 敌人。

毕竟他唱最擅长的歌《拯救》就是一抽抽地唱的,唱得非常好。

后来茅厕放弃了火枪,开始用斧王,因为一次打电脑的时候他用斧王在混战中三杀了一次。

他的斧王在之后的三年时间里,每次第一个升满的技能是战斗饥渴,他的解释是因为总打不到人,所以干脆战斗饥渴吧,时不时放一个。

当然因为他总放这个,和我们谈起的时候就说斧王好是好,就是魔法太少了。

所以我经常看到他斧王身上2-3个虚无宝石。

后来我们去浩方了,茅厕第一次为了扮猪吃老虎,给自己起名叫“中国银行”,然后在6级前被杀了5次,对面是潮汐猎人和赏金猎人。

队友大骂着ATM退了,我们都膜拜他的名字。

茅厕说,近战不行啊,不上去砍抢不到钱,上去了就被打,没法混。我们告诉他在后面躲着,等有小兵没血了再上去砍。

于是他经常顶着两个远程的英雄的火力拼命前进,只为了砍一个红血的小兵。

后来我们受不了了,告诉他你别补了,在后面躲着吧,只要不死怎么都好说。

于是我们经常发现,大家都7级了,茅厕还是2级,简直不可思议么。

经过观察发现,茅厕站在兵线的一个半屏幕外蹭经验。

我们说:你别站那么远啊,站在稍微离开兵线就行了,能蹭到才行。

茅厕说:不行啊,根本不听控制,总是自己上去打。

我们说:你不会按H站住啊。

于是,战场上多了一个站在小兵身后一个身位一动不动的壮士,即使有敌人远程英雄过来点射,也岿然不动。

后来我们说,你别的不用干,你买个跳刀,看到我们开打了,你就跳上去吼,其他的就别管了行不行。

茅厕说没问题

但是他总是没等买到跳刀,游戏就结束了。

后来就那么一次,他买到了跳刀,我们都很兴奋,说你一会跳进去吼哈。

茅厕说看我的吧!

敌人从中路大军压境了,茅厕跑上了近卫山上,说要从那里跳。

很快敌人过了一塔,茅厕大吼一声:我跳了————————

之后网吧响起了他的吼声:我人呢,我人呢?我的斧王呢??

这时候,我们发现他跳到了距离敌人女鬼三个身位的树林里卡住了,被人随手打死。

他还在屏幕前喊:我的人呢?我的人呢?我怎么死了??????

这样的大吼时常发生。

茅厕:我靠,快捷键不好用啊,本来肯定打死了。

茅厕:我靠,快捷键是V啊,怎么不好用。

茅厕:我XXXXXXX,什么XXXX机器,怎么快捷键不好用?!

…………………..

………………….

(游戏结束后)

茅厕:我靠,键盘这什么毛病。

茅厕:我靠,按错了。

茅厕:等我,我有大!!!!!!!!!!!!!!

茅厕:来了来了,我放个大你们就上啊!!!!!

茅厕:我上了!!!!!!!!!!!!!!!!!

……….

众人:我靠你的大呢?

茅厕:没注意原来没cd…..

茅厕:等我,我有大!!!!!!!!!!!!!!

茅厕:来了来了,我放个大你们就上啊!!!!!

茅厕:我上了!!!!!!!!!!!!!!!!!!

……….

众人:我靠你#$%^^$#,因为你灭两次了,你的大呢?

茅厕:我靠,没注意没魔了….

上面这个是他用潮汐猎人的时候发生的,在后期,也就是这两年,茅厕开始用了潮汐猎人。

他说斧王杀不死人。

其实他斧王的淘汰之刃要比他用火枪的狙击命中率要高一倍,2%。

很难得了。

他的浩方帐号也随着斧王被抛弃了。

级别是负九。

重新用潮汐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决定奋起直追,开始在各大网站学习潮汐的用法。

出宝也是照样学的。

可惜他总是把宝搞混,也许是思路比时代变化快,大多数时候是身上什么活力之球、食人魔之斧、艺人面罩、阔剑之类一堆,就是没有成品,然后一直到游戏结束什么都合不出来。

后来他说,看网上的没用,还是老三样最适合他。

老三样指的是:先锋盾、狂战斧、魔龙之心。

他用潮汐总是裸奔这些。

所以后来我们也不去浩方了,打电脑至少可以让他实现这些。

他合成东西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原则:缺什么补什么。

比如之前斧王,觉得魔法不够用来战斗饥渴的,就买2-3个虚无宝石。

用猴子的时候,说自己太容易死,就先锋盾或者血精石。

说自己火枪攻击力不够,就合圣剑。

不过基本上他合的第一个宝都是先锋盾。

潮汐猎人,必然裸奔先锋盾。

猴子,先锋盾。

火枪,念叨太容易死了,先锋盾吧。

后来用恶魔巫师,被杀了N次,实在受不了了,叹口气说,还是合个先锋盾吧。

他用过几次恶魔巫师,但是死亡一指生效率比他火枪的狙击少1%。

时常我们团战的时候,他在人群之中安稳的抽蓝。

然后被日死。

于是被我们骂过多次后,他还是用潮汐猎人。

茅厕有的名言:回家前收一次野,可能就能多买个宝。

他就经常这么干。

但十次至少有四次被野打跑。

还有三次被野杀了。

因为他总是剩二三百甚至百八十血去打野。

还不舍得用技能。

茅厕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意识。

于是他用的虚空假面,成功的依靠意识成为敌人的法宝,在敌人杀来的时候放在塔下停止我方所有人,在我方追杀的时候完美地困住我方四个英雄和敌人零个英雄。

那一次,跟我们一起玩的一个我的同事在ts开骂了。

幸好茅厕弄错了,ts没上去,什么也没听到。

茅厕曾经一次合成黑皇之后,若有感悟地说:打dota最大的悲剧不是团战没有黑皇,而是折腾一大顿合成了黑皇,打起来却忘记了用。

2分钟后,这个悲剧就发生在他身上。

之后每次合出黑皇,都发生同样的悲剧。

去年一次,他用了凯恩那个牛,合出了黑皇,成功的在混战后开着黑皇成为最后一个活着的人,追上了只有1/15生命的撼地神牛,之后——跟着撼地神牛并列向他家走去。

我们在喊:打他,打他啊!!

茅厕:在哪儿?在哪儿?

这时候已经和牛并排走了5秒以上。

很快被一个沟壑砸晕在塔下,回去见马克思了。

茅厕:我靠,我以为那个是我。

我问:那你用的是什么?

茅厕:也是我……

茅厕至今仍时有对战电脑,虽然互有胜负,但自得其乐。

就这样,已经五年,比五年前初玩,似乎除了玩法上掌握了更多,其他的茅厕毫无长进。

也是一难得的活宝了,太难得了。

但是有他在,却是多了很多欢乐,迄今为止,能记住的,不是哪一次如何杀了多少人,反而是这些事情很很难忘。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860.html

分类: DOTA小说故事 标签:
  1. 你要逆天啊
    2013年6月3日14:13 | #1

    很有意思的dota论坛啊,怎么没人啊

  2. dota闪电站小猪
    2013年6月3日21:36 | #2

    @你要逆天啊
    好玩就好!

  3. 游客甲
    2013年7月9日18:10 | #3

    @dota闪电站小猪
    帖子质量比SG高多了,好有意思,支持

  4. 匿名
    2013年7月29日11:33 | #4
  5. dota闪电站小猪
    2013年7月30日10:46 | #5
  6. 先神
    2013年8月6日16:09 | #6

    办得的确不错、在同学面前有了吹b的资本!哈哈

  7. 雪碧
    2013年9月28日22:53 | #7

    不错的文章

  8. samkee
    2014年1月27日02:18 | #8

    好笑

  9. DOTA闪电站小猪是个狗东西
    2014年2月16日20:05 | #9

    也就一个在背后说人坏话 的东西

  10. 匿名
    2014年6月12日00:01 | #10

    话说文章里这货真是个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