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酒神与河马的爱恨情仇,dota版的韩少和四姑娘

2013年5月3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dota闪电站小猪改编自韩寒和郭敬明小四的《梦里菊花知多少》。

请PS高手把头像P成大酒神与河马

引子

他成名很早。

二〇〇九那年,败在他手下的高手,其数不计。

他是江湖中风头最劲的少年剑客,以鼠标为利剑,以利剑为鼠标,谱写出武林不朽的诗篇。

而现在,他怔怔地立在南山脚下,身周,是一大片绚烂的花海。花,是菊花。素,而丽。这是他栽的菊,一片血红的菊。江湖人说,这些菊花的丹朱,是被他击败的豪客们染红的。 

云何色殷红,殉道夜流血。

冷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一个不算美,却非常有才的女人。
她的声音像诗,咏罢春花,唱尽秋月。
江湖人都知道,她是他的红颜知己。

某日,春风社。
她破门而来,手执宝剑,气势汹汹。
他正伏案,望见她,眼珠一颤,一滴泪掉落在鼠标垫上,化开,如花。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冷冷冷地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他扶着案,想站起来,腿却有些不听使唤。
“你还有什么话说?”她问。

他沉默。初秋,天有一些凉。风从窗外吹来,拂起他额前些微的发丝。他的面孔很苍白,眉睫和嘴唇,都泛着不正常的白。还有他的眼睛,淡淡的,透着寂寞的光。
冷叹了口气。
“我一直以为你是我的好友,是一个君子,想不到。。。”她说,语气略有些哽咽,“站起来,像一个男子汉那样,拔出你的命根——我知道你的实力,但我希望你在我的剑下,死得有尊严,因为我们曾经是朋友。”

他仍然没有站起来。
因为,他不能。他不能在站起来之后,仍然注视一个女人,一个被他亏欠的女人。
“你没有证据。”半晌,他轻轻吐出这五个字。
冷一怔,仰天长笑起来,笑得很响亮,也很轻篾,这洋溢于表的轻篾令他浑身发烫,他甚至感觉得到自己加速的心跳,但他不敢愤怒,也没有资格愤怒。

“是啊,我没有证据。你有才名,我不及你在江湖上的地位,没有人会信我,没有人!”冷笑罢,忽然反手刺出一剑!
剑来得很快!
他只觉眼上一阵剧痛!眼前,仿佛绽开了无数朵绚丽的朱菊,终于化为一片混沌的血红。
耳边,只听得冷说道:“我不会废了你的爪子,你还要靠它刀塔。我要看看,除了刀塔,你还能玩出些什么来!”

声音渐渐去远。他摸索着,摸到床边的梳妆镜前,掬起一把水,轻轻地擦了擦眼睛。
他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变成了双眼皮。

马,不是一个动物,而是一个人的名字,一个男人。
此时,他正在长安最出名的醉白楼上,大口大口地喝着绿豆汤。
凉汤入喉,身子仍是麻的,因为马是他的名字。

他的面容还很年轻,细腻的皮肤、明亮的招子,俊逸而孤傲。他甚至还是个少年,但如果有谁叫他少年,他会毫不犹豫地拔出剑。

因为在他心里,自己是一个男人,一个有责任、有抱负的男子汉,他不会像“那个人”,永远都拒绝长大,在做出一次又一次卑鄙的事之后,仍把年轻当作自己无耻的借口。
现在,“那个人”的信静静地放在他面前的酒桌上。信封上写着几个字“河马兄亲启”,字很丑。
马吞了一大口汤,他左手执杯,右手不住地把玩着一柄长约笔余的小剑。
忽然,他用剑尖挑起那封信。

没有拆,仅内力在剑上微微地催吐,刹那,信已被撕裂成一把细碎的雪花,顺着酒楼上的穿堂风,飘落在烟雨中的长安街上。
坐在他对首的女人,忽然咯咯咯笑了起来。
笑声如烟雨迷离。
“你心里很苦,是么?”马的声音却不麻,沉沉的,甚至有些温暖。

“没有人愿意帮我,除了你。”女人痴痴地说:“我们素昧平生。你是江湖上成名的剑士,他是武林中风头正劲的少侠,而我,我只是一个为生活苦苦挣扎的小人物,你却愿意帮我。”
“因为我相信你。”马淡淡道。
女人的眼睛湿润了。

因为我相信你!

短短的六个字,却解开了她心中良久以来的怨愤。此时,她心中的委屈宛如洪水般涌上喉头。她想大哭,却嚎不出声音。静默中,两行清泪缓缓滑落她的脸庞。
马扭过头,不去看她。
就像所有男人一样,他害怕,也不忍看见女人流泪。
即使,这泪,并不是为他所流的。
此刻,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他要帮她,帮这个名叫谷的女人,帮她讨一个公道,向“那个人”,那个以菊花出名的男人!

春风社,却没有春风。
梦轻轻地推开书斋的门。
夜已深,他仍伏案。然而他并没有在写,他只是托着腮,怔怔地望着窗外,那一片绚丽的菊海。
梦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放下一盅菊花炖燕窝。他这才如梦初醒:“梦,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梦的声音很轻,寂廖而伤感。
“我没事。”他转过头,背对着她。
她还是看见了,那两道被冷刻出来的双眼皮。
已经两年了,眼上的伤好了,可心头的呢?
梦不禁一阵哽咽,忽然间,她似已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犹豫片刻,终于搂上他瘦弱的肩膀。
“九少爷,我知道,他们都冤枉你,我知道。。。”

电光火石间,她已被他奋力推开,她看见他的脸很青,他的声音也不再温文,他几乎是咆哮着对她吼道:“不要碰我!”
她似被吼呆了,一动身,眼泪已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男人们都害怕,也不忍看见女人流泪。 
然而他不。
他的面色更青,瘦长的身躯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她从他的眼中读出厌恶,于是她的泪更如雨下。
他不是男人。
他还是个孩子,一个,不喜欢女人的孩子。
她知道他喜欢谁,一直知道,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自从名侠马向江湖发出对他的“追杀令”后,春风社已经有很多人走了。只有她还留在他的身边,只有梦,始终痴痴地期待,有一天,他能对她温柔一点。
他在案前站了良久,直到看见梦默默消失在门外那片夜色中。
他想哭,也想笑,想叫,也想咆哮!
他错了吗?为什么马要如此对他,为什么马宁可带那个女人去西雅图而丢下菊花美的他!
他不禁怒从心起,将案上的东西一把扫落在地上。
菊花炖燕窝翻了,翻倒在一本书上。

书的名字叫《菊花残》。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878.html

  1. rer
    2013年6月3日02:16 | #1

  2. 霸唱天下
    2013年6月3日10:21 | #2

    河马是个可爱的胖纸

  3. dota闪电站小猪
    2013年6月3日21:53 | #3

    @rer

    @霸唱天下
    这个胖纸很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