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搞笑小说,商人比泽的日记本

2013年6月1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3月27日      晴

今天从外面进了一批货,听说近卫又要和天灾开战了,嘿嘿,我们就是要抓住机会发战争财啊。不怕没人买,就怕货不够,今天搬了一天的东西,累死了。

PS:要不是那些出门补刀斧的傻×新手太多,我真不想进这种又重又没利润的东西。告诉那些新手们,对自己补刀没自信的话还是去地精崽子们开的垃圾店里买吧,你初期225的金钱在我这可以买好几个树枝了。

3月28日     阴天

天灾军团已经进军了,天空阴沉沉的,不过这跟我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就算世界之树倒塌了,天灾的家伙也别想动咱们这些商业联盟的人一根汗毛,他们要是敢乱动咱们的话,就等着我在天灾的兄弟彼得封锁他们的经济吧。

PS:在咱们泉水的物品时属于商业联盟保护的,你们谁也别想A掉。当然,小鸡和小鸟是属于KFC保护的,不关我们的事。

3月30日 晴

近卫第一个英雄终于出现了,是一个披着小斗篷满脸猥琐的矮子,我已经听到了其他玩家的骂声了。

不过小矮子并没有在意,他走到了我的面前,和我做了第一笔生意。
“2只鸡。”

矮子声音冷峻,充满了成熟与稳重的气息,顿时其他玩家闭嘴了。

“或许这是个高手呢……”一个玩家嘟囔道。

“400金,谢谢惠顾。”

我保持着职业的笑容,这是我保持好生意的一贯法门——要让顾客宾至如归,如沐春风。

“看在咱们都是矮人的份上,能不能打点折?”这个手持一把小手丅枪的矮人一脸冷酷地擦了擦枪膛,并摆出一个吹枪口烟气的POSE。

我了个去,一般人讲价都是卖萌的好么,你以为你装个B我就会给你降价?还有,难道我也是矮人,我可是主角啊,不说高大威猛玉树临风,起码也得给我个创世神的私生子这样的身份吧。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五短身材,不由得郁闷不已,不过我完美的职业素养还是让我的笑容看上去毫无瑕疵,我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们只对美女打折。”

小矮子将斗篷拉下围住自己的胡子,羞答答地说:“这位英俊的矮人帅哥,不知道能不能给我……”

“给我滚!”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抄起手中的秘银锤就丢了过去。

矮子直接倒地,我隐隐听到了First Blood的声音。

“看到没看到没?我触发了隐藏任务,我一条一级的贱命就换了个1610块的秘银锤!!”矮子虽然缓缓倒地,但他的灵魂还在喋喋不休。

“高玩啊!”

“我怎么没想到呢!”

“太厉害了!”

其他玩家纷纷附和,我小跑几步,走到矮子的尸体边将秘银锤捡起来,顿时所有的人都闭嘴了。

第一笔生意就惹我生气,我的修养还不到家啊。嗯嗯,我得在磨练磨练,今天就去希娜那里视察一下吧。顺便拉近下关系……

PS:如果你不想被其他人指责是新手的话,出门买只鸡是一个不错的方法,这能增加你在团队中的价值和贡献。

3月31日    已经是晴天

又有两个英雄出现了,似乎都是美女啊,一个手持冰封魔杖身披法袍,一个蜿蜒着蛇尾体态妖娆。不过我抬头看了看她们两个身高,就打消了上去搭讪的想法。谁他妈把我设定成矮人的,我恨死冰蛙了。幸亏我还有希娜……什么?希娜比冰女还高?我不管了,我这一辈子就赖定她了。

希娜是在我手下打工的人类少女,经营着一家裁缝店,专门为英雄们提供魔法饰品。今天我照例去希娜那里视察时,见到了正在她那里买东西的小娜迦。

小娜迦在希娜那里消费了2个头环和一根小树枝,我知道她只剩180块了,应该会再买2组吃树了。嘿嘿,我已经垄断了整个近卫的吃喝嫖赌衣食住行一条龙,所以这样的玩家就是我最喜欢的。花完身上所有的金钱吧,让我榨干你所有的血汗,灭哈哈………

希娜走上来,看着我一脸崇拜地说:“老板,没想到树枝都能卖53块金币,你真是太厉害了……”

“嘿嘿,这个就要抓住消费者的心理了,物价是我们定的,买不买随他们便。”我停下来,望着希娜窈窕的身材,又说道,“你看……你看那个……那个……我那么聪明……希娜……希娜你……你是不是……是不是考虑当老板娘呢?”

等我吞吞吐吐把话说完时,希娜早就已经不见了,貌似是去森林里采树枝去了,幸亏我进了补刀斧,不然还真不知道树枝去哪搞。

PS:出门购买属性装,可以大大提高你在线上的抗压能力,中期顺风就可以直接卖了,逆风就将这些属性装转成护腕系带等饰品。

4月1日     阴天

今天似乎是愚人节啊,那个漂亮的人类小妞去了我的奇美拉分店买了一组黄眼。这种黄眼制作不易,就算是我们也要6天才能制作一组。不过还好,市场不错,所以我们手下的炼金师也在马不停蹄地制作。

矮子已经复活了,他将两只鸡蛋孵了出来,在泉水边上划了个圈把小鸡圈养了。

“矮子你有病吧,把鸡圈起来还怎么运装备?”这是冰女的怒骂声。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在搞生产经济。”在美女面前,小矮子和我一样都喜欢卖骚,“和敌人弄刀弄枪的有什么意思,等我把这养鸡场发展起来了,直接一身神装推翻他们!”

“蠢货,几千年来就没人养过鸡,你以为你是天上人间呢?”一个愤怒的骂声响起,我抬头望去,是树精守卫,站在他边上的是山顶巨人,不对,应该是山顶矮人才对。

“哥在网游里玩生活职业的时候你只怕连怎么给武器升级都不知道。”矮子一扬胡子,看着我说道,“嘿,兄弟,你们这收不收鸡?”

“变成了鸡的我们不要,不过鸡蛋100块一个。”我伸出了手指,既然今天是愚人节,大家倒是可以好好玩玩。

矮子听了我的话后底气上涌,说出的话掷地有声:“看到没?这是隐藏任务,你们这些新手知道个屁!”

“那你就玩你的鸡去吧,脑残孩子。”大树拍了拍屁股,在我这买了个补刀斧走了,终于有人买了,不然我白进了这货。

其他三人也没给矮人好脸色,商量了一下分路就离开了。

“哼,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矮人蹲在泉水边,抓了一把草逗着地上两只跑来跑去的小鸡,哼哼道,“快长吧快长吧,长大了给我下几窝蛋。”

“咳咳。”我走过去,看着他说道,“要让小鸡长大是需要让它们吃种子的。”

种子?”矮人眼前一亮,抓着我的手说道,“能不能发给我一点?我的邮箱是airenhuoqiang@dota.com!”

“我说的是植物种子好么,难怪大家同为矮人族,你比我矮了这么一大截,不知道某项运动会影响你的发育吗啊?”

矮人羞愧地低下头,委屈地说道:“那我的小鸡鸡……”

“看,种子!”我掏出三个小布袋,笑道,“一个金币一包,不贵吧。”这些种子就是一点剩饭而已,卖一个金币也不错。

“不贵不贵,我一天就有60个金币的工资呢。”矮人喜笑颜开,将布袋抢夺过去,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洒下来。

两只小鸡啄了几口,渐渐变大。

其实小鸡等时间一到就会自动变大,这事我会乱说?

矮人蹲在大鸡边上半天,看着我说道:“兄弟,为何这两只鸡……”

“怎么不繁殖是吧?”

“是啊。”矮人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般。

“这个嘛,可能是人品不够吧,或许是你喂的种子太少了……”就在我继续忽悠他时,卖支援法衣的精灵伍德走过来说道:“两只公鸡要是下的了蛋那你们两个就可以去和肉山比身高了。”

伍德这家伙,老是拆我的台,仗着自己是法里奥的亲戚在我这里胡作非为,老是目无法纪无法无天,不尊重我这个老板,还老是调戏希娜,最可恶的是,希娜居然对这个小白脸眉来眼去!他哪点比我好?不就是高一点,长得好点,后台硬点,其他他能和我比?他有强壮的体魄?他有性感的胡子?他有老子那么富有么?最主要的是,他就有个亲戚是法里奥而已,我爸可是李刚啊!!!!真不知道希娜那小丫头脑子里想些什么,不行,过几天得给她灌输正确的人生观去。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矮人火枪手一把抱住伍德的大腿,大声嚎哭道:“兄弟,那我该怎么办?居然是两只公鸡,我被这该死的奸商给骗了啊,是他怂恿我的!”

望着那支指向我的粗大指头,我恨不得再把秘银锤甩出去砸死他。

伍德看了矮人一眼,掏出一个卷轴说道:“哦,我这有个卷轴,可以让你的公鸡变成母的。”

“真的?”矮人眼睛亮了,不过很快他又弱弱地说,“不过我只剩200金币了……”

“只要200金!”伍德立马答道。

“我买!”矮人毫不犹豫地买下卷轴,然后……小鸡变小鸟了……

“……”矮人望着在天上盘旋的小鸟,缓缓说道:“为何我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这是母鸟,千真万确!”伍德语气坚定。

“那……”矮人看了看头顶又望了眼地下,欲语还休。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矮人的肩膀说道:“你还是去老老实实打钱吧。”

矮人哭丧着脸,身上什么也没带就出门了。

PS:出门一眼是一个辅助应备的素质,一只眼看F和保护中路,另一只眼去劣势路封野。这样就不会浪费黄眼6分钟的CD了。出门不推荐变鸟,辅助可以在线上打出200再变,变鸟要趁早,因为那时候中路已经差不多需要运魔瓶了,记得,小鸡状态的话边路尽量不要用鸡运东西,尤其是在中路还没瓶子的时候。

4月3日      小雨

英雄们都出征了,泉水这里安静了下来,除了那来回奔跑的小鸡小鸟,一切都在静止着。突然,一直小鸟在奇美拉栖木上落了下来,老气横秋地说道:“给我来个魔瓶,账就记载冰女身上。”

冰女挺不错的嘛,这么快就出了魔瓶。我把冰女的工资卡一划,然后将魔瓶交给了小鸟。这只鸟抄起魔瓶喝了两口,然后跑到泉水边上灌满了朝中路飞去。

不愧是矮子的鸟,运个瓶子都要揩油……

MISS,中下去了。”在中路的冰女在近卫频道里说。

我摇了摇头,走回自己的武器铺,刚想去希娜那里视察一下,没想到泉水处就亮起了一道金光,矮人火枪手直愣愣站在那里,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系统声音响起:末日杀死了矮人火枪手,得到230金。助攻:不朽尸王。

“草,老子杀了人怎么没一血?”天灾的末日在所有人频道里开骂了。

“嘿嘿,我就知道我会死的,所以我提前把一血送了。”矮人抬头狂笑,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得意,“怎么样,我聪明吧,让对面的少拿了200块。”

“白痴……”老树貌似是和火枪同在下路的,他冷冷说道,“能在3级的时候就被末日和尸王杀了,你还真不容易。”

“我怎么知道那傻×末日是裸鞋出门?”矮人涨红了脸反驳。

“你裸体出门好意思说?”这次是山顶回的话,这家伙果然和大树有一腿啊……

火枪羞愧地低下头,不好意思再说自己买了两只公鸡的糗事。他看了看下路,对我说道:“兄弟,打个商量,能不能借我个回城啊?那末日没血了,我飞过去打他个措手不及,一定可以报仇的!”

我扫了矮人身上一眼,裸体,120块钱,买不起回城……

“这个嘛……”我搓了搓手指。

“杀了末日我就有金钱奖励了,到时候连本带利还你!”

“看在咱们同为矮人的份上,就借你一个回城吧。”我递过去一个回城,然后看着火枪在魔法阵中渐渐消失。

两分钟后,火枪又出现了……

系统声音响起:末日杀死了矮人火枪手,得到230金,末日完成了一次双杀。助攻:不朽尸王/巫妖。

“呜呜,那个该死的尸王给末日加了血,我连开七枪都没打死……”矮人低头擦着眼泪,说话一把鼻涕一把泪。

“那你怎么被杀了呢?”我明知故问道,一看那助攻就知道矮子被中路的巫妖给埋伏了。

“那巫妖拣隐身了,趁我换子弹的时候偷袭了我……”矮人抬起头,冲着中路的方向骂道,“冰女都怪你,抢中也就算了,居然连MISS都不说。”

“蠢货,自己看记录……”冰女回答道。

“唉,我有点不想打了……”山顶矮人说道,“上路的娜迦也是个新手,到现在还在A地板……”

“A地板不就可以推塔了吗?”娜迦辩解,“我的分身推塔很强力的!”

“对面一个死骑一个大屁股你倒是推给我看看!”山顶矮人说话气不打一处来,“A了!”

“别!”冰女说道,“没事,我来打后期,我发育得不错。”

我朝冰女身上看去,身上一瓶子一挂件一个黄眼,还有一双火红的速度之靴。鞋子和配方应该是刚刚巫妖去下路抓人的时候打出来的。

“哼,我才是后期,拯救世界的人必须是我!”矮人一扬斗篷,说话趾高气扬。

“滚去打野去,别在线上送了!”大树怒骂一句。

矮人果断怂了,他走到我身边说道:“老板,给我来三棵树,要不掺防腐剂的。”

我扫了眼他身上的金钱,92块,也就可以买组树了。

“你还欠我一个回城呢……”我接过金币,却不把树给他。

“回城再次补上……这次是现钱!”矮人涨红了脸,远处的希娜似乎正在偷笑,这让矮子感到颜面无光。

既然希娜关注了这里,我自然要表现得有同情心一点,我将三棵树交给他,拍了拍他的手说道:“好好保管,这可是你在野区生存的本钱!”

“嗯,兄弟你真是个好人!”矮人将吃树插在腰间,擦了擦自己的手枪向野区走去。

我是好人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好久没人这么说我了,这感觉还不错。

希娜也走了过来,看着我说道:

“老板,你真是个好人……”

……

PS:中路的玩家一般在对方中路英雄游走的时候打出MISS或者中不在这种提醒边路队友的警告,如果你们有符点眼的话,甚至还可以判断出对方是去了哪一路。一般这个时候对方的中路英雄会拿个神符蹲守,所以边路玩家应小心谨慎一点,稍不注意,就有可能陷入埋伏。

同样作为回报,边路玩家应记得报告对方游走英雄的下路,比如VS,JUGG,SVEN,LION等英雄突然消失时,应记得提醒中路。

4月5日      天气晴朗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尤其是希娜还和我多说了两句话,啧啧,人参就是要这要泡着才有滋味啊。

我背着补刀斧,得意地哼着小曲出门了。希娜刚刚说她有事今天不能去采集树枝,我这个有爱心有正义感的新时代五好矮人当然要替她分忧了。当然,一开始我是不想自己去砍树的,毕竟我还是个老板吧。

当我想命令伍德时,希娜刚好在那里说她最喜欢看到男性阳光和威猛的一点。顿时我决定亲自来承担砍树这个艰巨的任务。

也只有我这样身材彪悍体型威武的矮人大汉才能胜任这种差事了,伍德那样的小白脸一辈子也就浇浇花除除草什么,等我收获了大量树枝回来的时候,我会让希娜知道他心目中的男子是怎样的一副伟岸的形象。

所以……我就出来砍树了……

说实话砍树还真是个累活,我不知道那些英雄是怎么操作的,一下就砍倒一棵树,这样也就算了,他们居然还可以把树吃掉。哪像我们,累死累活才能砍倒一颗。

我摇了摇头,收集起几根树枝,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枪响。

有好戏看了!我立刻循声过去,看到矮人火枪手正站在一个斜坡上喘气,他浑身是伤,脸上也被打得鼻青脸肿,而在他的脚下,杂七乱八地躺着五个狗头人的尸体。

“哟,干得不错嘛。”我走上前去,随意客气了一句。

“那是自然。”矮人的鼻子都快敲得比天还高了,他举起一个钱袋,得意地说道,“56个金币,看到没,这是我的战利品!”

“哦,还不错……”

“不过……”矮人把最后一颗吃树用掉,一脸沮丧地说道,“我三颗吃树已经用完了,这也消耗的太快了。”

“你打这五个狗头人就把三棵树吃光了?”我都有点难以置信,狗头人可是最菜的野怪啊。

“是啊,你是不知道这些狗头人有多厉害,我要不是聪明连吃两棵树都差点被他们围殴死了。”矮人揉了揉肩膀,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对了,兄弟你来这里,是给我送药来了吗?”

“怎么可能?”

“我可是有现钱啊!”矮人一拍胸脯,举起钱袋说道,“看到没,56个金币,我这两天的工资还有68个金币,加在一起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

“打个野还没系统发的钱多,你还真不容易啊……”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忘了么,你还欠我一个回城……”

……矮人沉默……

“不过,我这里倒是可以卖给你几个树枝。”嘿嘿,上门来的买卖,不做白不做,我拿出几个宝箱在他面前一字排开,宝箱里青翠欲滴的树枝立刻晃花了矮人的眼。

“哇,全属性+1?!!”矮人毫不犹豫地拿起两根树枝围在腰间,打扮得如同一个野人一般,而我也成功地获得了106个金币。

矮人弹了弹挂在自己腰间的叶子,向我问道:“对了,你这树枝哪来的啊?为什么我吃了这么多树都没吃出来过?”

“用补刀斧砍的……”我实话实说。

“……”矮人用狐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了我手中的补刀斧上。

“怎么,你想试试?”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这个……”矮人突然羞涩起来,他搓了搓双手,有点跃跃欲试。

“一个金币一分钟,怎么样?斧子就租给你了!”我故意放出一个低价,这家伙马上就上钩了!

“好!”矮人一把抢过斧子,扔出了3个金币,“先租三分钟。”

嘿嘿,我要是免费的话你可能还不上当呢,既然要收钱马上就没有警惕性了。我收好金币,然后笑眯眯地站在了矮人的身后。

“对了……”这矮人似乎还长了个心眼,他转过身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要是我把宝物树枝砍下来,那树枝应该归我吧!”

我点头:“当然……”

“哈哈,这可比打野要快多了!”矮人做着发财的美梦,手中开始奋力挥舞。

由于有时间限制,所以矮人砍得格外卖力,不一会儿就砍倒了一棵树。

“咦,你人品不好啊,没有掉落树枝……”我走上去绕了一圈,摇了摇头。

矮人也不气馁,又砍了一棵,当然,毫无疑问的,仍旧没有掉落树枝。

“树枝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矮人似乎发现自己上当了,他停下砍树的动作,望向了我。

“你又不是没见过,树枝就是一个宝箱啊,宝箱里放的就是+1全属性的树枝。”我信誓旦旦地说道。

矮人叹了口气,把补刀斧还给了我,打消了投机倒把贩卖树枝的主意。他将自己的武器上好子弹,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看着矮人走远,我转过身来对着矮人砍倒的树木,用补刀斧把树上的树枝削下来,嘿嘿,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掉宝箱的道理,只要把普通的树枝放进宝箱里,它自然就是属性+1的树枝了。

唉,欺骗这矮人,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就当我哼着得意的小调,带着十几根树枝满载而归时,却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伍德……那该死的伍德竟然和希娜在中塔那里手牵手,他们居然背着我有奸情!

顿时我就明白了为何希娜说有事不能采树枝了,居然是去和这小白脸鬼混!

该死的伍德,尽然敢勾引希娜,就算你是法里奥的亲戚我也不能忍了!

希娜,我知道你是被狡猾的伍德给迷惑了,我一定会拯救你的…………

呜呜呜………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

4月8日 天气没出去看大醉了三天,我内心的郁闷谁能懂?

借着酒精的麻醉,我似乎渐渐接触了这个世界的本源,不知道为何,冥冥中我总有一种预感,我并不是一个现实中的人物。

怎么说呢,我总感觉自己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可能是游戏里的,也可能是小说里的,甚至,我只是别人梦中的一个泡影而已。

让我产生这样想法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在这几天发现,这个世界太坑爹了!

不说别的,就说说这几天的生意吧。

大树要出护腕,他合成了两个之后对了对,发现自己的手臂太粗,最后想了一下, 把护腕套在了手指上,好好的护腕成了指环。

娜迦要出系带,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腰,无论怎么带都会顺着蛇尾滑到地上,最后心一横把两个系带一左一右从肩头穿过,矮人火枪丅手看了哈哈大笑说这样子真像我们族里挂着两串子丅弹的史泰龙。

山顶矮人要出无用挂件,毫无疑问他的脖子太粗挂件根本就套不上去,最后他把两个挂件朝耳朵上一挂,挂件一下就成了两个耳环。更狠的是他居然还兴冲冲地跑到下路问大树自己带耳环好不好看,这时我才发现,山顶矮人似乎不是雄性,我发现我错了,我以后得说“她”。

至于矮人火枪丅手,他终于从我这里买到了一个头环,这是他最近攒的三天工资买的,似乎,他还欠我个回城啊。
这些装备有多坑爹我就不多说了,根本就是旱地神牛的头对不上半人马酋长的嘴。更不用说那让无数史学家疑惑的鞋子之谜。是的,速度之靴,这个可以加65点移动速度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

每一双鞋,在卖出商店之前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到了英雄的身上,就刚好合身了呢?

不说冰女的三寸金莲吧,不说山顶矮人那粗壮的脚丫吧,不说大树那圆形的脚底板吧,不说矮人那……算了,矮子要出鞋子那估计是半年以后的事了,我只想问的是……

他妈的一个靠着蛇尾巴蠕动的娜迦凭什么带了鞋子就跑得快??!!这世界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然而就在我写下这句话时,刚好窗外娜迦走过,一双火红的靴子挂在她的胸前,随着她的蠕动左右摇摆。

好吧,原来速度之靴是挂坠,难怪不管什么生物哪怕你是八条腿的蜘蛛蝎子哪怕你是没有腿的怨灵影魔哪怕你是飞在天上的什么什么龙都可以跑得快,原来这东西不是穿在脚上而是戴在脖子上……

嗯,这时候我就有个问题了,既然是戴在脖子上的,为什么假腿只能带一个?多带了就会掉落在地上呢?

我至今记得生产假腿的公司——阿迪王致所有英雄的一封信: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刚刚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在冰蛙停止削弱假腿将我们的产品变回加10点属性之前,我们决定限制带有假腿的英雄身上再带第二个假腿。我们深知这样会给您造成一定的不便,我们诚恳的向您致歉。同时也把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写在下面,盼望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

至于那些坑爹一般的原因,我已经记得不清了,总而言之这是阿迪王公司对冰蛙的抗(和谐你大爷)议,认为最近的版本修改是针对他们公司。

至于冰蛙是谁,还有版本是什么意思……

对呀,这乱七八糟的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我明明只想证明,我已经发现我不是现实中的人物啊。

不说了,越说越烦,这个世界越来越腐朽了,至于那些一个人可以带好几把武器,穿好几件衣服带两个头盔的事我就不多说了,还有为何我可以知道远在中路的人说的话,还有第一滴血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何我们要和天灾打仗,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昭示着一个道理——这是一个坑爹的世界。

我可以想象,若干年后,当我获得若贝尔世界探索奖时,主持人拿着话筒采访我的场景。如果他说道:“众所周知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是比泽大人发现的议题——‘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坑爹的世界里’,而比泽大人也依靠着这个议题获得了本届若贝尔世界探索奖,下面我们来问一下,比泽大人,是什么让您突然萌发出我们这个世界很坑爹的想法呢?”

那个时候,我就应该先频频挥手向观众示意,然后再整理一下脖子处的领结,咳嗽两声说道:“当时诱发我探索这个议题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

这个时候那些观众肯定是瞪大了双眼,伸长了脖子,然后张起耳朵等着我的答复。

“那就是……”我慢吞吞地开口,然后突然大声吼道,“……我擦,我比那小白脸精灵伍德帅多了希娜居然还选择了他,这世界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观众席微微一愣,然后鼓掌声便如同山呼海啸一般传来,我微微鞠躬,满带风度地说道:“谢谢!”

各族少女满含热泪地看完我的演讲,然后纷纷迷醉在我那优雅的风度里,她们切斯底里地尖叫,为了能和我合照而毫无形象地大打出手。

然后各族男子纷纷膜拜,认为我才是本世纪最杰出的英雄,从此近卫军团守卫的是我的雕像,天灾军团守卫的是我的财产。

阿迪王公司再也不卖鞋子了,以后专门出售我的周边,伟人比泽用过的草稿纸啊,伟人比泽留下的签名啊,伟人比泽代言的树枝(这个全属性要加20)啊什么的,还有比泽的守护,将可以获得原地满状态复活的功能。

从此世界上卖的东西都是靠比泽的噱头才有人买,什么比泽之邪力啊,比泽之守护啊,比泽的掠夺啊,比泽的神圣法杖啊,比泽之手,比泽之眼,比泽之心啊呸呸,这后面几个不能算……

大比泽的套装!

嗯,写到这里,我感觉心情好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919.html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