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代练玩家生活艰辛一度想卖肾,活在底层永无出头之日

2013年7月2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前天,亚洲室内运动会在韩国仁川开战,中国电竞国家队参加了多项比赛,LoL不出所料再次败给了韩国战队。在无限风光的背后,不仅有收入颇丰的电竞明星,更多的还是金字塔基部电竞民工们的彷徨和唏嘘。鲁逊(化名),就是底层电竞选手中的一员。对这名曾经的职业电竞选手来说,打游戏赚钱已经成为他唯一的生存途径,昔日想成为电竞世界第一的梦想早已远去。

穷家独子靠姐接济

“家里都挺苦的,我知道自己不争气”

由于撸迅坚持不愿拍脸,记者最后只能拍摄背影。

鲁逊是四川人,有两个姐姐,父亲望子成龙,抚养的重心便偏向于他。鲁逊两个姐姐很早就出去打工,现在一个在成都,一个在广州。对于弟弟,两个姐姐多少有些怨言,因为家庭不富裕,姐妹俩早早走上了社会,无法继续读书。

鲁逊生日前夕,在成都的姐姐特意赶到重庆,给弟弟收拾好房间,临走时放下1000元钱。在一家美甲店上班的姐姐收入微薄,平时还要给家里寄钱,自己过得十分拮据,经常是一碗火锅粉就解决一顿饭。对于经济的压力,鲁逊心知肚明,但24岁的他没有稳定的收入和工作,只能经常靠姐姐们接济,“家里都挺苦的,我知道自己不争气”。

从上初中开始,鲁逊就是镇上网吧的常客,父母给的零花钱基本都被他用来上网。此时姐姐们已经开始了打工生涯,打工赚的钱甚至抵不上鲁逊在游戏上的花费。

此时他已经很少上学,学校几乎也放弃了这个网瘾少年。鲁逊对失学毫不在乎,因为他在网络上找到了自认为的幸福。此后他的身份从学生变成了“社会人”,家里虽然给他找了几份工作,但他从来都干不长,“没意思,不是小工就是在餐馆端盘子,每天对着那些不懂我的人,我觉得干不下去”。

为了让孩子有口饭吃,家里曾经让鲁逊去学厨师,但鲁逊在一个职业专修学校读了不到3个月就和寝室室友打了一架。最后他被迫离校,学费也打了水漂。

虽然读书不多,但鲁逊喜爱阅读,经常看看旧书摊淘来的书。他不喜欢热闹,朋友也不多,在临时租住的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书是最显眼的东西。坐在房间一角,鲁逊缓缓说:“我后悔没继续上学,以前不觉得,现在知道,但是晚了。”

职业之路屡屡受挫

“每个月就给几百元基本工资,剩下的钱要靠打比赛赚,赚来的钱还要和老板分”

2009年,鲁逊打起了DOTA(一款多人即时对战游戏,支持10人同时连线)。这款游戏一直是电竞运动的主打项目,职业电竞选手对于手速(每分钟键盘加鼠标点击率)的要求极高,鲁逊的手速不算十分出色,但也不低。随着DOTA的火爆,鲁逊逐渐找到了感觉,天梯中的积分在2000以上。

由于表现出色,鲁逊在游戏中接到了一个战队的加盟邀请,他兴奋异常,欣然应邀。鲁逊加盟的这支战队依赖网吧存活,虽然在一些半职业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半年后网吧老板不再继续投资,战队宣告解散,鲁逊只能带着结余的1200元工资离开。

说起第一次加盟电竞职业战队的经历,鲁逊的目光飘向远处,低声说:“每个月就给几百元基本工资,剩下的钱要靠打比赛赚,赚来的钱还要和老板分,老板给我们提供训练场地和住宿的地方。当时还是有梦想的,总觉得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去世界电竞大赛上为国争光。”

第一次职业经历草草结束后,鲁逊又辗转于多个职业战队,但都是过眼云烟。后来,一个昔日队友向鲁逊发来邀请,说有大老板想组建战队打比赛。鲁逊闻讯火速坐火车赶到西安,同时赶到的还有几名同样怀揣电竞梦想的少年,“老板胖胖的,身边还有小弟跟着,看上去很有钱,上来就请我们吃了顿饭,吃饭的地方也很高级。老板和我们说,只要好好打比赛,钱不是问题”。

吃完饭,6个少年被安排在一家旅馆休息,大家兴奋地谈论着战队的未来,交流战术,互相通报QQ号。鲁逊说:“我还记得一个外号叫小猫的同伴,他说要成为电竞世界冠军。”

兴奋的一天很快结束,第二天大家发现老板竟然消失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他,然后旅馆让我们续房钱,我们只能各自回家了”。

2010年,小猫因为盗窃被捕了。

转型代练勉强度日

“代练单子打完以后,对方有时候不给钱就跑了”

2009年至今,鲁逊一直想加入一支真正的职业战队,但始终没能如愿。慢慢地,他打消了当职业选手的念头,希望找个稳定工作。但由于学历问题,鲁逊难以在公司谋职,又不愿做服务员、快递员这样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的他成了家里的负担。在此期间,鲁逊基本上都在网吧做代练,从打金币到代打装备、练级,鲁逊游荡在各个网络游戏中,曾经的电竞梦想早已化作泡影。

2012年,鲁逊成为LOL(3D竞技场战网游戏《英雄联盟》)众多代练中的一员。他每天的工作从18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已打到所在服务器最强王者段位的他,每天在论坛和游戏中招揽代练生意,“经常遇到不诚信的玩家,代练单子打完以后,对方有时候不给钱就跑了。我辛苦熬夜打很久,肯定接受不了,每次都会在游戏里怒骂”。

鲁逊月收入在2000元左右,仅够勉强度日。他在网吧附近租了个单间,没有空调,洗手间是公用的,合住的邻居鱼龙混杂。现实的窘迫让鲁逊气短,偶尔和几个朋友吃点烧烤,他都要小心翼翼地选择便宜的。每天,鲁逊大部分时间都在网吧度过,困了就在网吧的椅子上眯一会儿,累了就叫个外卖担担面。早上8点,包夜结束,他便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出租屋睡觉,16点左右醒来后,再继续前一天的循环。

为了女友曾想卖肾

“我现在这种状态,只能算活着”

鲁逊有一个女友,准确地说是前女友。女孩在机场商贸上班,比鲁逊小一岁,长相清秀。给记者看照片时,鲁逊会不自觉地谈论起关于他们俩的一切,眼角眉梢都是喜悦。

纯洁的爱情在现实面前无比脆弱,到了结婚的年纪,女方家庭要求鲁逊购置婚房,这对家庭条件一般的鲁逊来说几乎不可能,“重庆的房价偏远一点的在每平米1万元左右,就算买个小的,也得几十万,还不算装修的钱”。

走投无路的鲁逊一度想过卖肾:“我问了,如果快速卖掉的话,大概能拿到两三万元,如果慢慢等,可能会卖到7万元。反正我打游戏,也不用干什么重活,少一个肾不会有什么影响。”可在最后时刻,鲁逊的女友知道了这件事,坚决地制止了他。

当然,两人的爱情也没有继续下去。现在前女友已为人妻,而鲁逊依然以网吧为家,依然每天做着代练。

鲁逊对电竞依然关心,他知道全明星赛中国队输的很惨,也知道现在微笑的ADC依然犀利,PDD的上单很虎。可回到现实中,他依然迷茫:“要文凭没文凭,要关系没关系,我现在这种状态,只能算活着。”

结束采访,记者要离开,鲁逊坚持请记者吃顿重庆的串串香。结账时他抢着买单,虽然这顿饭他要打好几个代练单子才能赚回来,但他很坚持。就在记者准备打车时,鲁逊突然不见了,过了一会儿,他拎着一袋水果跑了回来:“这个给你路上吃,四川本地产的,甜!”

那天,满满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

链接·金字塔尖

人皇SKY名利双收

电竞圈里虽有无数个鲁逊,但也有塔尖上的巨星,28岁的SKY(李晓峰)就是这样的顶级人物。

SKY在WCG比赛(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为中国获得了两块金牌,善于在魔兽中使用人族的他被玩家尊称为“人皇”。目前SKY就职于WE电竞俱乐部,年薪30万元左右,再加上代言和游戏解说等收入,目前年收入超过100万元,国内粉丝数百万。

谈到职业电竞选手的“钱景”时,SKY表示:“职业选手也需要考虑现实,不可能只生活在打游戏的快乐当中。如果说让我打游戏给粉丝看,从这种表演中获取乐趣,这其实是不可能的。职业选手首先考虑的肯定是成绩,有成绩才有奖金,只有在这些因素都考虑到的情况下,才会去想如何让比赛更加精彩,更加有趣,更加让粉丝喜欢。”

籍贯河南的SKY小时候因疏于学业经常受到父亲的打骂。长大后,他遵从家里的意愿读了医专,并在父亲就职的医院实习,结果在手术室休克,被父亲扶了出去。2003年,SKY离家,开始在郑州的网吧训练。和鲁逊一样,SKY当时也只能在夜里上机训练,白天就和一个朋友挤在网吧仓库的架子床上铺睡觉。经过那段时间的磨砺,SKY熬了出来,加入了更专业的俱乐部,有了更舒适的训练条件。一次次问鼎各类冠军后,SKY的奖金越来越丰厚,如今他已给家人买了新房,也给父亲买了车。SKY坦言,他成为职业电竞选手10年来,总收入已经超过了500万元。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955.html

  1. 匿名
    2013年7月2日21:12 | #1

    黑得高端 黑得精髓

  2. 匿名
    2013年7月2日21:15 | #2

    顺带问一下

    小猪打不打算带一波赵洁的节奏
    刚才赵洁直播中单飞机怒送六头之后还耍小姐脾气

  3. dota闪电站小猪
    2013年7月2日23:06 | #3

    @匿名
    白洁。。带节奏不敢啊,可以跟一波节奏。

  4. Gambler
    2014年6月13日21:13 | #4

    代练的确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