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假面de回忆录

2014年6月1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这该死的器官,
竟然长在我脸上,
害我变成poker face。
不过没事,
疯狂面具是个好东西,
虽然戴上它会减寿,
但只要活的精彩,少活个20年也没什么。

昨晚,一只小鸟给我送来一个蝴蝶标本和一个已经生锈的铁质头盔。
我凝视着头盔上的铁锈和血迹,
用颤抖的手摸了摸,
那个曾陪我在沙场上冲锋陷阵的铁艺头盔,
多么熟悉的感觉,
将我的思绪抽离,
带回那个战火纷飞,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时的我们还年轻,
我们曾崇拜敌法的飘逸与潇洒,
也曾追随着屠夫的勇猛与奔放。
我们会为光法加猴子比较IMBA,
还是幽鬼加宙斯更犀利而吵得不可开交。
我们会为大电锤比较强悍,
还是撒旦之神力更霸气而互相问候亲戚。
更会为火女更妖娆,
还是冰女更妩媚而大打出手。

那时的我们还年轻,
我们都打不过拍拍熊,
我们都曾被半人马欺负,
被豺狼羞辱,
被石头人嘲讽,
只有撒特一家子与我们做朋友,
于是我们边将怨气发泄在狗头人身上。

那时的我们都还年轻,
极限逃生,
空血反杀,
华丽的阴影绕树林,
完美的Hit&Run华尔兹,
无一不是我们在河道两旁创造的神话。

那时的我们都还年轻,
目中无人,一脸轻狂,
见人不爽,便出口成脏。
知道自己后期第一,
便以为自己将无人能挡,
却没意识到,
被限制的苦痛,
以及起不来的悲凉,
殊不知六格神装,
也无法掩饰泣血的心房。
那时的我们都还年轻,
我们曾一起泡温泉,
我们曾一起上战场。
面对敌人,
我们丝毫不慌,
从容赴死,
我们潇洒而坦荡。
直到敌人的矛头刺进我们的胸膛。
男人本该这样。

那时的我们都还年轻,
我们讨论着彼此的雄心壮志,
我们分享着自己的梦想。
我们共享快乐,分担忧伤,
我们会因为实现目标而引吭高歌,
也会因为即将远走他乡而放声歌唱。

就这样,
我们曾匆匆告别便背上了各自的行囊,
因为我们知道,
布满荆棘的他乡,
并不是那么好闯。
那是多么难忘的一段时光,
值得我们用心去品尝。

现在的我们都老啦,
生活的洗礼,
岁月的蹉跎,
让意气风发的我们变成了如今的糟老头子。
年轻的时候谁没犀利过呢?
翻盘,虐泉,那些注定载入史册,
超神,暴走,那些终将成为回忆。
战场毕竟是属于年轻人的,
而英雄,无一不被时间所淘汰。

歌声仿佛还在回荡,
而泪水早已挂上了我的脸庞,
或许我再也没机会见证,
弗伍尔德的辉煌。
DotAer
请将我遗忘,
就像我从未在你生命中出现过一样。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s://dota.shandian.biz/1279.html

  1. 匿名
    2014年6月18日16:43 | #1

    黝黑窝棒子 只要是打dota的都是兄弟 棒子没几个玩dota的 难得坚持 更要珍惜

  2. 匿名
    2014年6月18日22:12 | #2

    求BGM

  3. 匿名
    2014年6月19日01:54 | #3

    nothing else matters matallica@匿名

  4. 匿名
    2014年6月19日16:12 | #4

    太感人了 哭了

  5. 匿名
    2014年6月19日22:01 | #5
  6. dota闪电站小猪
    2014年6月20日16:55 | #6

    @匿名
    怎么扯上了棒子。。

    @匿名

    @匿名

  7. 匿名
    2014年8月29日00:39 | #7

    bgm点赞

  8. 匿名
    2015年10月14日23:53 | #8

    BGM是metallica的吗,好耳熟啊,最后一张图不知道是哪个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