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富二代天下的电子竞技迎来新的变化

2021年9月8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富二代对电竞的情愫:源于热爱,阻于烧钱,结伴资本。这是一块富二代一口咽不下去巨大的蛋糕,同样资本不会缺席。

前几天,王思聪身穿白T短裤露着大腿与大连市某leader“谈生意”的照片引来热议。

通稿上说:“王思聪愿与金普新区在电竞、直播等新兴领域探讨展开深层次合作,为家乡发展作出贡献。”

不知道王思聪打算怎样通过自己的经验为家乡做贡献?

对于直播行业,王思聪的记忆并不好,2019年在熊猫直播上铩羽而归,巨亏的20亿还是老母亲出面还的债。

可是讲到电竞,王思聪是有经验分享的。2011年他拿着父亲给的5个亿启动资金杀入电竞圈。凭一己之力让电竞选手工资翻了几番,他投资的iG战队还获得了电竞圈的最高荣誉——2012年TI2国际DOTA2邀请赛冠军和2018英雄联盟世界赛的冠军。

最近另一个富二代的新闻也与电竞有关。

澳门赌王的儿子何猷君8月23日的热搜话题是“何猷君现场辱骂QG工作人员”。

王者荣耀“世冠”杯半决赛的现场,QG方表示:何猷君骂QG是废物,让他们滚回重庆,说飞机票帮他们买好了。

何猷君方则说:QG工作人员辱骂他是“私生子”。

由于没有完整的视频证明到底是哪方先挑事的,热搜过后只留下赌王之子活跃的身姿。


蓝色衣服为何猷君

不止上面两位,电竞圈富二代含量一直居高不下,苏宁老板张近东的儿子张康阳、家世成迷撞坏1500万法拉利也不心疼的秦奋都曾参与其中。

1.为什么富二代喜欢投电竞?

富二代放着家里好好的财产不去继承,混电竞圈干嘛?

有媒体记者最近才采访到一位富二代,留学归来他将电竞作为自己第一项创业,从他的回答里,或许能找到富二代为什么喜欢投电竞。

“阿乐”是苏州的富二代,虽没有王思聪、何猷君这般财力雄厚,但家里也配得上“豪门”二字。二十年前,他父母从体制内辞职,自主创业开了一家设计公司,多年的财富积累下来,他不愿多说家底有几位数。

由于他很早就接触到了电子游戏,自己又有点天赋,阿乐在当地电竞圈小有名气。他父母还是老思想,觉得“打电竞=打游戏=有网瘾”,没有支持孩子的梦想,把他送到国外读书。

大学毕业后打算回国创业,2012年中国电竞发展迅猛,阿乐毫无犹豫地选择电竞创业。

用他的话说选择电竞一方面因为“热爱”,另一方面他觉得这行业会有前途。

“当时还在上学的年纪就想过要退学做电竞,后来考虑了父母的感受,不过毕业回来就选择了创业办职业战队。”阿乐如是说。

毕业回国后的阿乐联系了几个曾经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办了一支电竞战队,地点选在了大学城附近,朋友做教练,自己做投资人,同时也是战队选手。战队里还有几个是瞒着父母休学来玩游戏的。

战队组建起来以后,阿乐和队员们日常就是训练和打比赛。战队分英雄联盟、绝地求生、守望先锋三个战队,当时国内电竞行业刚起步,国内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比赛,阿乐带着战队参加了不少国内的比赛,有官方性质的,也有为了奖金而去参加的。

随着电竞行业的发展,阿乐觉得这个行业不再像自己当初所设想的那么单纯,以前他觉得打打游戏就完了,但一个电竞战队的运营管理外联让他头疼不已。另外行业潜规则、内幕让他感觉疲惫。

还有随着年龄增加,阿乐感觉自己“打不动了”,也“不想玩了”,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他的队员。

个人因素之外,金钱也是重要的原因。

小型电竞战队除了比赛奖金,几乎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小型比赛的奖金微薄,都不够他给队员开工资的。据阿乐回忆,战队赢得最多的一次奖金是1万元,5个队员均分,每人才2000元,没人看得上这点钱,家里给的零花钱是这个的好多倍。

加之小型战队只能参加低级别的比赛,想要参与更高级别的比赛,则需要更多投入,对选手的要求也更高,而好的选手苗子又被规模更大的电竞俱乐部选走。

2018年,战队成立4年后,阿乐宣布战队解散。阿乐算了一下,投电竞创业的这四年,他拿着父亲给的钱,前后投入了几百万,而收入却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电竞圈像阿乐一样,凭借一腔热爱扎进去的富二代还有很多。

2. 中国电竞的发展,全靠一群富二代?

2003年11月18日,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

不过,2004年广电总局一纸《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全国各地关于电竞的节目相继下架,没有宣传平台就没更多受众,自然不能顺利变现,资本一夜之间就跑光了。

当时电竞职业选手的薪资一降再降,冷门游戏选手几个月发不了一次工资,许多电竞俱乐部倒闭。

2010年《英雄联盟》、《Dota2》等MOBA游戏盛行,直播平台相继搭建游戏版块,电竞圈来了一群富二代。

2011年4月王思聪因与张兰、汪小菲母子隔空对骂而一战成名。

四个月后王思聪带着父亲给的5个亿启动资金杀入电竞行业,先是全额收购了已经发不起工资的CMM俱乐部;紧接着王大少又从当时的豪门战队LGD战队英雄联盟部挖了4名核心队员,据说涨了好几倍工资,组建了iG(Invictus Gaming)。

LGD粉丝极其不满,讽刺王思聪妄想“建立电竞界的黄埔军校”,还给他起了个外号“王校长”。

不过名声在外的王校长还是如同鲶鱼一般搅动了电竞市场,富二代如同雨后春笋争相投资电竞。

2011年左右很多电竞战队后面都有富二代的身影,要么出钱,要么出钱+运营。据不完全统计,有原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的孙子孙喜耀,有合生创展集团的公子,有安徽首富王文银之子……

随着以英雄联盟(LOL)为代表的电竞比赛吸引越来越多的人的目光,电竞似乎变成了一项名利双收的项目。许多富二代不惜为此高位接盘。

2016年苏宁收购了一支英雄联盟次级联赛战队,改名“SN”,2017年又通过竞标的方式过得了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席位,竞标价我们后面说。

尽管富二代张康阳忙着在意大利操持国际米兰,但苏宁电竞董事长职位依然留给他。

2018年,王思聪的iG战队夺得了英雄联盟中国首个S系列冠军,这是电竞领域的最高荣誉。伴随着这个冠军,中国电竞的行业产值超过了足球,王思聪把父亲给的5个亿增值到60亿。

2020年10月31日,张康阳不遑多让。他的苏宁电竞作为中国三号种子出战世界赛的苏宁电竞意外打进了决赛,最后虽然输了,看得出来张康阳对苏宁电竞的未来充满期待。

2018年,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君在电竞圈才姗姗来迟。

这一年他顶着麻省理工最年轻金融硕士、数学精英、长得最像赌王的儿子的标签在《最强大脑》上崭露头角,后来又跟维密超模奚梦瑶走在一起,为赌王家族丰富的八卦谈资上增砖加瓦。

2018年4月15日何猷君被选为澳门电子竞技总会首任会长,就职典礼上他放出豪言要扎根深圳辐射整个大湾区,打造电竞豪门,并成立了V5电竞俱乐部。

不过V5战队成绩乏善可陈,成立三年至今没有打入季后赛,更别提让王思聪、张康阳扬名的世界赛了。刚结束的2021英雄联盟夏季赛,V5战队一场未赢,连输16场结束了2021赛季。

与阿乐一样,看得出来,富二代对电竞真的是热爱,很多比赛现场都留下了他们观战的身影。王思聪甚至注册了“IG-WXZ”的ID亲自参加一场职业联赛。即便张康阳这种鲜少出现媒体场合的,重大赛事中依然卖力发微博宣传。

王思聪、张康阳、何猷君的确给电竞圈带来了相当多的话题,也感觉他们想有一番作为。

3.富二代与资本的结合

像王思聪、何猷君这样的富二代,初期拿点钱“补贴”电竞战队一点问题没有。不过随着行业的发展,富二代的钱显然不够烧了。

2012年后,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先后投资了熊猫TV、云游控股、创梦天地、ImbaTV、钛度科技、网鱼网咖。另外,王思聪2012年组织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2015年10月,又联系多家俱乐部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

电子竞技是产品,播放平台能推广能变现,协会组织招揽“合作伙伴”强化行业规则,仅用了三四年时间王思聪便围绕电竞游戏构建了一个串联上下游的产业链。如同在腾讯眼皮底线建立了一个“小腾讯”。

早先的电竞比赛,王思聪旗下的香蕉计划(段暄负责)是活动承办方,尤其是最受欢迎的LPL比赛,熊猫直播是主要的赛事转播,甚至是最主要的。

按照正常逻辑,腾讯应该是跟王思聪深度合作,投资熊猫直播。不过,不知道是腾讯不想投熊猫,还是投了被王思聪拒绝了。

2016年腾讯先后投资了斗鱼和虎牙两大头部直播,还着力推出自家企鹅电竞,而这三家在当时都成为熊猫直播的强劲对手。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2019年3月熊猫直播被迫关闭,王思聪电竞版图上最重要的一块缺失,他还因此背上了20亿债务。目前王思聪组织的电竞联盟也基本上名存实亡,手上的王牌战队iG成绩逐年下降,今年都没有打进世界赛。

张康阳特殊一点,以苏宁的名义投资。2020年苏宁电竞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也就是去年,苏宁传出了各种“缺钱”的新闻,还退出了苏宁足球队。有消息说,张康阳打算把苏宁电竞卖掉,多家公司有意愿接受。

虽然现在还没有出售的新闻,作为上赛季世界赛的亚军,今年苏宁电竞表现乏善可陈,刚结束的夏季赛仅排第9位,已经无缘世界赛了。

据媒体统计,截至2020年底,还能以个人身份投资的富二代已经寥寥无几。他们要么被收购,要么委身给集团,要么与其他战队合并。看起来,富二代在电竞行业貌似迎来了不算华丽的转身。

2017年腾讯旗下最知名的电竞游戏英雄联盟的比赛改为“席位制”,就是走NBA那一套,没有升降级制度,但每个席位的“含金量”上来了。

知名电竞选手PDD曾爆料, 当时LPL的席位投标的最低价是9000万人民币,还不包括队员组建上千万的费用。他感慨道:“现在玩LPL,不是那种大资本,个人玩恐怕有点吃力。”

简而言之,没有足够的钱,富二代也玩转不了电竞。

其实,早在2016年资本逐鹿电竞圈的种现象已初现端倪。当时京东、苏宁、李宁、滔搏运动、Bilibili和FunPlus分别注资LPL(中国英雄联盟联赛)战队,不管哪一支战队背后都有雄厚的资本力量。

何猷君所在的V5战队连续两年刷新了LPL最差战绩,今年夏季赛更是一场没赢。其实早在2019年V5便被媒体爆料缺钱,连队员工资都发不出来。

综上种种,你以为何猷君要退出电竞圈了?

并没有。

反而何猷君走上了与资本深层次绑定的道路。

2019年10月,V5获得了国金投资等机构的亿元A轮融资。2020年又收购了eStar,在KPL(王者荣耀联赛)开辟了第二战场。

今年,何猷君更进一步。

8月10日,何猷君的中国电竞俱乐部星竞威武(ESV5)与瑞典电竞俱乐部(NIP)宣布合并,成立新实体星威忍者集团。

根据路透社此前的报道,两家公司2021年的总收入将超过4亿元双方合并之后,计划于今年年底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届时星威忍者将成为中国第一家,也是全球第三家以电竞为主题的上市公司。

采访阿乐,他深有感慨地说:“电竞行业现在类似娱乐行业那样,属于社会财富再分配的行业。”

阿乐言外之意不言自明。

总结富二代对电竞的情愫:始于热爱,止于烧钱,最终会迎来与资本的结合。

艾瑞资讯发布的《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预计在2021年电竞市场将突破1800亿元。

这是一块富二代不可能一口咽下去的巨大蛋糕,资本不会缺席,富二代与资本的结合将会是电子竞技终局。

有资本有富二代,则不会缺故事,我们坐等好戏。

(注:文中阿乐为化名)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s://dota.shandian.biz/4140.html

  1. 麻花疼
    2021年9月8日20:27 | #1

    电竞是属于劳资的天下

  2. 匿名
    2021年9月9日20:35 | #2
  3. 匿名
    2021年9月13日15:12 | #3

    王玥这种老赖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