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近期要闻:LGD被评为最具统治力的队伍,Zard聊自办平台

2021年11月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听说翔哥要拯救刀塔,办了一个DOTA2的对战平台,钱全部是他自己出,想法还是不错的,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不过翔哥对于DOTA2是真爱,这一点毋庸置疑,远非峰哥能够相比的,也许YYF把刀塔一哥的位置让给郑翔,大家才会比较的服气!

以下为近期刀塔要闻:

1.V社在新英雄玛西和新版本的更新Steam公告中,称LGD是世界上统治力最强的队伍,原话是:Team Spirit在胜者为王的第五局中力克世界上统治力最强的队伍PSG.LGD。实话看到有点难受,LGD啥时候能不再做背景板了啊

2.强度颇高的新英雄玛西遭到了削弱。

3.T1宣布与原阵容续签一年,在TI10中,T1取得了7-8名的成绩,实话还不错了

4.TI5冠军选手2000哥在博客里谈了很多关于游戏环境的事情,我觉得挺好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真心认为Dota 2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视频游戏。Dota 2 有最高的游戏水平,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技能上限,有无限的东西可以改进,还有一个复杂的平衡,使整个游戏感觉像是一个能自我管理的生态系统。我认为看着队伍甚至只是路人用他们的想法来接近和发展版本是令人惊讶和鼓舞的。但是我也认为使Dota成为一个伟大的游戏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游戏的复杂性令人震惊,游戏的竞争性质导致了社区的攻击性。很多时候,我觉得玩这个游戏的人都忽略了玩游戏中的乐趣。也许是想提高天梯分,或者是对无法接触到Dota的极限而感到沮丧,这给我们带来了人性的阴暗面。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因为我认为Dota社区也有一些善良的和富有热情的人,但有一些奇怪的、恶毒的门槛需要你先跨过才行。

我感觉这一切主要归结于情感表达的不同。我认为在Dota中感到沮丧是很自然的,但是人们处理这些情绪的方式是有区别的。归根结底这取决于人们是否能够在不贬低他人的情况下表达他们的情绪。Dota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游戏,它所带来的情绪也可以转化为积极的力量,我的一些最亲密的朋友就是通过Dota认识的,因为我们几乎是一起参加青训营,一起因为训练赛输了而难受,一起参加中国北方的线下赛,然后在巴士上互相拥抱互相取暖(哈哈)。我觉得Dota是一个和一群朋友一起玩的游戏,而不是一个单人冲分的游戏,这样你就可以体验它的快乐。我觉得Dota的复杂性本身不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但当它和社区的不良部分结合起来时,导致了许多玩家被劝退,这让我很难过。

所以这让我想到了Torontotokyo对OG的比赛中发的 "ez game "。我一直认为比赛中所有聊天都是不好的,虽然我承认可能思想上有了一些滑坡,但我想到了未来在TI舞台上表演的选手们,所以我在推特上发表了关于体育精神的言论。我承认这不是一条好的推特,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这条推文让人觉得我是在洗OG,但我根本没这么想,我只是认为在TI淘汰赛中的所有聊天都不是我想看到的。我经历过多次TI失利,在那种情况下聊天让人感觉很不对劲。第二个原因,我喜欢Dota具有竞争性的环境,因为我认为这为Dota增加了竞争的环境价值。我不希望出现《守望先锋》那样的环境,我认为那会削弱游戏的影响力。在我看来,Valve在解读社区情绪和调节情感线方面做得很好。我个人不喜欢有攻击性的标识,但在互联网上没有什么足够纯粹的东西是不能变成负面的。你可以有一个聊天轮盘说 "我爱你",但它肯定可以被消极地使用。说实话,我认为社区在这之间的反馈做了大量调节,对于这个话题,我其实并没有什么超级周密的想法,我只是在写我的感受。

我觉得"ez game"之所以令人反感,因为它是在对一个即将在TI上被淘汰的队说的。这并不意味着我是正确的,人们会对它形成自己的看法。我也不喜欢N0tail发"?",更不喜欢k1在所有人聊天中发个 "ctm"。不过我确实喜欢Emo在被干了两场比赛之后发个"?",然后在后三场比赛中干回来。所以,也许这很双标?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过也和一些社区成员谈过,变化一般是由高层发起的。我不认为玩家和主播有直接的责任去激励和积极正能量,但如果他们这么做肯定会使环境变得更好。当职业选手以某种方式提及某些游戏机制时,它很快就在整个环境中传播开来。我不认为任何主播和职业选手应该表现出虚假的积极性,但我希望他们这样做,我认为积极性对他们个人和环境氛围都是有益的。

与此类似,我认为允许职业选手和主播A装备,或者以疯狂的方式煽动舆论这件事情就是个笑话,我认为这绝对是需要抑制的事情。有时,这些事情甚至被社区吹捧或赞美,这对我来说也很疯狂。例如,我看到VP在推特上说GPK在路人局使用暗影护符挂机,我觉得这就是过分的。我认为关于人们模仿这些行为的问题,你总是会有一群脑残粉,他们一心想要破坏游戏,但即使是目前的一些限制也会影响到行为。我在路人局里遇到过一些人在劝别人放弃,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放弃了上一局游戏,而且他们又不想要被关小黑屋,然后他们就又不得不玩,因为没有人放弃,我们最终赢得了比赛。我希望会有额外的系统来处理游戏破坏者和这些毒瘤,并且公众人物需要达到更高的标准。

无论如何,正如 Slacks 描述的那样,作为一个情商极低的游戏玩家,我知道我过去曾因为 Dota而发怒。现在作为工作人员,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有时间和榜样来帮我提升自己。我想用更多的同理心和善意来表达自己,用"要有好奇心,不要有判断力 "的方法来处理事情。我承认在我的成年生活中,我一直生活在电竞泡沫中,虽然我不会用任何东西来交换,但我应该承认它给我的盲点。

说到善意和同理心,我还想谈谈社区如何对待本次 TI 的三位新主持人:Frankie、Sumichu 和 Avo+。我认为提供建议和猛烈抨击的人们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我看到绝大多数都是后者。我感觉这是双重不幸,因为批评之声如此之多以至于无法将建议与不分青红皂白的仇恨区分开来,所以任何有用的建议都消失了。我认为社区可以而且应该做得比这更好。我不认为新主持人做得很完美,这太困难了,但我确实认为他们为比赛活动提供了很多价值。特别是我的女朋友,她不玩dota,但有时会看我的比赛(她知道卡尔的QQE是什么技能,但她还是认不全所有的英雄和技能),她说她非常喜欢Sumichu提出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帮助她理解我们正在谈论的内容。看,这就是他们的价值。人们经常误解了主持人的工作,特别是在像TI这样的活动中,有很多经验水平参差不齐的人在观看,特别是在一个旨在对所有游戏进行总体报道的多屏小组中。不喜欢一个人或他们所做的事情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人们对于如何表达厌恶这种事情应该做得更好。在阅读一些评论的时候,我觉得人们是在展示最坏的自己,然后把这个恶抛给主持人。

Dota 是一个复杂的游戏,人们往往了解的是游戏的不同方面,并对那些在特定方面理解不如他们的人有偏见。例如,一个4000分的玩家可能擅长刷野,而另一个玩家擅长在团战中放技能。虽然他们都是4000分,但天梯分衡量的是你在总体上赢得比赛的能力(虽然他们都很糟糕),而不是你在Dota中的具体能力。所以当他们看对方操作时,他们可能都会觉得对方是一个比我弱的选手。说实话,每次我想到我在EG被踢的那一会时,我就会想到这一点。我认为我在那支队伍中的技能释放与其他选手相比有很大的不同,而这使得我们很出色(地图控制/兵线把握/微观事物)。我总是说,如果我有他们掌握到的信息,我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最后,我想花时间感谢参与TI的每个人,因为是他们使我们获得了良好的观赛体验。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和大家一起工作。我最喜欢的时刻是当Jenkins(加拿大评论员,分析员)在她的环节上做的任何事情时,大家都相信Valve就是用她来参考了新英雄。因为玛西在预告片中手上有血,而且是哑巴,就像Jenkins的手上有墨水,有一段几乎是全哑的。当然,我是在开玩笑,而且这完全没有关系,因为Valve不会变态到把一个英雄的暗示委托给一个没有脚本的Jenkins,但这真的很有趣,哈哈。

最后,我很感谢有机会与这么多有才华的人一起工作。我希望这个游戏能永远火热,因为它是最好的游戏,我希望每一个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有同感。不要忘记每个人玩Dota的原因,并成为一个善良和体贴的人。(来源:DOTA2官方)

5.跳跳原来是知名CSGO选手s1mple的粉丝

6.现在的11平台,浓浓的页游风啊

7.送你们一个表情包

8.XG直播的时候聊内战平台,说了几个点:

DOTA Mind大概下个月就可以开发完成,什么技术,开发人员的工资是他们负责,服务器的钱是我出

没找什么赞助或者合作,因为合作了就要考虑别人的利益,不如自己出钱有话语权

以后要少玩充钱的游戏,省点钱租服务器用,之前玩哈利波特冲了七八万,这一个月的服务器费用就出来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s://dota.shandian.biz/4206.html

  1. 2021年11月1日18:29 | #1

    郑翔哪来算是刀塔一哥,老TX孝子了,前几年不是有他粉丝群的人发截图吗,住院的时候疯狂玩王者,那会就是农批了,LOL也玩!

  2. 巨婴小丑
    2021年11月1日20:25 | #2

    巨婴畜生和他的畜生孝子早该滚出刀圈了

  3. 匿名
    2021年11月2日01:22 | #3

    这aui2000bb一堆说了个你妈

  4. 匿名
    2021年11月2日09:42 | #4

    最有统治力……请问有人知道73胜的勇士队不?

  5. 猪蝶儿
    2021年11月2日15:24 | #5

    有dio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