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生代DOTA2的“黄埔军校”在哪里?

2024年4月16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在昨天结束的精英联赛2024决赛上,面对XG战队最后的让一追三和Ame使出的“真·时间结界”,skiter选择反手释放“全领域静默”屏蔽XG五人,ATF装死并在赛后成了“职业小丑”,而这一切嘲讽的始作俑者,没能让Xmgod尽兴倒在地上断成两截的Malr1ne,在镜头里笑嘻乐。

Malr1ne,你才是挑战者

DOTA赛场上的逆转翻盘和快意恩仇都让人血脉偾张,更何况还是在决赛里。不过今天我们还是将目光再度聚焦在目前中国战队最大的对手Falcons上,聚焦在这两个19岁“跳跳选手”ATF和Malr1ne上。如果近期常看Falcons比赛的观众朋友们应该会发现,这两人的ID后缀都是共同的“CREEPWAVE”,一般来讲职业ID的后缀都有特殊意义,那么“CREEPWAVE”为何物?为什么只有他两有而Falcons其他三个队员没有?

“CREEPWAVE”,兵线?

就让我们一同揭秘“CREEPWAVE”,这支欧洲新生代DOTA2的摇篮,属于年轻选手的“黄埔军校”。

1.于垃圾话中诞生

“呆在中路啊!你在装什么*呢?Fishman,滚过来跟着我!你一天20把游戏你都是在打你*呢?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你是真恶心(creep)啊。你这种脑残一天打20把DOTA都屁用没有啊!屁用没有你知道吗?”——Ramzes666

2020年秋,一支绝大多数中国观众或许都从未听闻过的名为B8的乌克兰战队,在这段时间完成了凄惨的26连败。作为一支杂鱼二线队伍,B8唯一值得一说的是,它是由初代人气王,老观众们都耳熟能详的传奇中单Dendi建立的,而时至今日已经34岁的老Dendi也仍在这支队伍继续着他的职业生涯。

当然,老司机不是今天的主角。在日复一日的0-2后,这支队伍的两位选手,一号位水晶哥Crystallis,和五号位鱼男Fishman看着惨淡的战绩,选择了离开队伍。

天梯连跪都会怀疑自我,更何况是职业比赛

两人出道时日尚浅,也没能打出什么名气,自然不会有一线队注意他们。思来想去,两人决定自己建队。欧洲的许多二三线队伍也一直保留着电子竞技最原始的形制,不需要基地、不需要赞助,两三个人凑一起改个ID,在家打打线上赛,一支新队就诞生了。那么新队要叫什么名字呢?Fishman的脑海里回响起一场路人局里Ramzes666对他铿锵有力的咆哮——也即文本的开头。

作为东欧区知名高素质选手,666指点过的人很多。这一段慷慨激昂的输出一直作为一个meme在社区里流传,没太多人放在心上。但Fishman自己,被骂的有点抑郁。毕竟这种meme也多少会影响着自己受到的评价,让自己离一线队的邀请更远。

消解嘲讽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嘲,被666斥为Creep的Fishman决定将队伍命名为Creepwave。使用Creep进行问候时,这个词汇一般有怪胎、变态之意,而在Dota中Creep也指称小兵、野怪等杂兵。因而Fishman的新队名正有“一群杂兵”的意思。

这里也足见666的喷人水平之高,他甚至一语双关

队伍有了,Fishman开始为自己的杂鱼小队寻找杂鱼选手。

Creepwave的第一批新兵蛋子,是两个16岁,痴迷DOTA2的小孩,和一位24岁,才刚开始打DOTA2的原英雄联盟职业选手。三个人都是初入职业圈,以DOTA2的职业新秀而言,三人的问题过于明显:老的太老,小的太小。不过这倒也没法挑剔,毕竟Fishman和Crystallis自己也不是什么大明星。意外的,这个老弱病残幼组成的班子训练赛表现神勇,甚至能和S级队伍过上两招。而相比Fishman和Crystallis,现如今另三位选手的ID更加耳熟能详,他们分别是:AMMAR_THE_FUCKER(ATF)、Malr1ne和tOfu。

不过没多久tOfu就收到了另一群兄弟的邀请,转头加入了一支叫做Hellbear Smashers的队伍,还未正式入队就离了队。Fishman很快找来了一位替代者,这个小插曲也就顺利解决。

2021年的新赛季到来了,Creepwave在他们的第一个DPC赛季发挥良好,在低级别(A级)名列第三。虽然没能获得S级资格,但他们的战绩实际上和进入S级的两支队伍相同,只是在最终的三队循环加赛中遗憾败北。Fishman大概会想,刚组队就有这样的成绩,进入一线也不是不可能。

一步之遥

2.相濡以沫

然后,Fishman就被动1踢4了。第一个DPC赛季结束,Creepwave的队员们各自受到了不同队伍的邀请,大家就地散伙各奔东西,四位队友分头去了四支队伍,只留下Fishman一人。本等着大展拳脚,结果夏天还没到呢,队伍已经散了。

好热好热

建队未满四个月,Fishman就已经开始为Creepwave进行队伍重建。这次Fishman找来的新队友成色就下降不少,一号位Thug、二号位Adzantick、三号位Malik、四号位TANNER。这四个人中唯一值得一提的或许是Malik,现在担任PSG.Quest的三号位。不过有个好消息是,一家名为Into The Breach的俱乐部看上了他们,直接将Creepwave整队签下。他们也就改头换面挂上了新俱乐部的名字参加DPC新赛季。

全新赛季,鸟上青霄,鱼入大海。渔夫Fishman驶着他崭新的小船与鱼搏斗,差点淹死鱼塘。Into The Breach在这个赛季获得了并列五六的名次,险些将队伍送出了A级(7,8名的队伍将会被从A级淘汰除名)。看着这样的成绩,俱乐部稍加思索,踢踢换换,把签来的大能们又全给送走了。

鱼男亦是鱼腩

自然,这年的TI和Fishman没啥关系。8月份,当其他队伍已经开始备战TI的时候,Fishman重新回到了他温暖的Creepwave。不过说是回到,无非是ID前缀变回Creepwave罢了。

另一边,ATF和Crystallis比他更早到家。两人上个赛季与Fishman身处同一片鱼塘搏斗。ATF去的那支叫做Chicken Fighters的队伍名列第七将自己抬了出去,而Crystallis去的Ghost Frogs名列第三进入S级失败也没好到哪去。

这支二度重建的Creepwave剩下的两个位置,他们则是找来了无籍籍名的Chuvash,以及一个与ATF同龄,只有16岁初入职业圈,特别痴迷玩卡尔的小孩hansha。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陌生的话,那么叫他们Chu和bzm更好一点。

新队扬帆起航,Creepwave参加了几个第三方赛事,发挥差强人意。先是通过了ESL One秋季赛的预选,成功跻身正赛。虽然在正赛中他们很干脆的1胜9负小组垫底出局,但怎么说也是Creepwave队史的首个一级(Tier1)赛事记录。而在另一个低级别第三方赛事中,他们轻松碾压包括小火箭Winstrike在内的一堆二三线队伍夺冠,奖金25000美刀,这是Creepwave队史的第一个正式比赛冠军。

也是Creepwave最后的冠军

3.相忘于江湖

打出名气,跻身一线的愿景好像又在朝Fishman招手了。然后OG来了。

10月份,刚被阿崩的猛犸拱回家的OG也开始了重建。他们大笔一挥,从Creepwave签走了Chu(作为教练)、bzm、ATF三人。纵使兄弟情深,难抵一字万金,三个人都很干脆地在OG的合同上签了字。被留下的Fishman和Crystallis两人整个2021年兜兜转转走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Creepwave,三度重建。

全新OG扬帆起航

一个月后,Creepwave迎来了自己队史的最后一套阵容:一号位Crystallis、二号位Stormstormer、三号位Tobi、四号位Suzuya(Kataomi)以及Fishman自己。而这次也有一家俱乐部看上了他们,建队于2016年、原本待在东南亚的印度俱乐部Entity(没错,Entity是一家印度DOTA2俱乐部)决心转入西欧赛区。他们相中了Creepwave这支杂牌军,将整支队伍签下。

2022年,Entity的一号位从Crystallis换到Pure、再到Watson,连试了三个一号位。但他们整体表现尚可,队伍不但升入S级,在Major还打进过前六,最终也成功挤进了TI。从Entity离开后来到Secret的Crystallis,虽然被Puppey保得主打一个能屈能伸,但总归也跟着队伍进入了TI,甚至最终获得了亚军。算上身处OG的ATF,以及在GG的tOfu,这一年Creepwave建队之初的选手,兵分四路一起登上了TI的舞台。

Creepwave三巨头

TI11之后,Entity对队伍的成绩还算满意,继续维持着他们的阵容,Fishman待在Entity阵中担任队长直至今日。而在Puppey的身边,Crystallis也站稳了脚跟,担任队伍一号位至今。

至此,最初建立Creepwave的两位“Creep”,也终于都成为了一线、准一线队伍的一员,成为了每场比赛里的十名“Hero”之一。而Creepwave这段仓促、短暂但有趣的故事,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Creepwave前成员于马来西亚的合影

从左到右分别是:

Chu、 bzm、 Fishman、 Mettpum(Entity教练)、 th3realjp(Entity经理)、 Kataomi、 Crystallis、 ATF

4.知名“校友”

ATF

最无需多言的一人。稀世天才,百戏大王。创造力与戏瘾同等充足,上限与下限同样难测。虽然是三号位但因其狂暴刷钱屁事不干的一号位打法,已被查理斯从“三号位Help三号位”名单中除名。乐于嘲讽,不过也不怯于接受嘲讽。虽然有在扩展英雄池但大部分时候仍然沉迷自己的三板斧。社区、天梯路人风评极差,在选手之间风评反倒尚佳,而且经常被前队友们夸赞好相处。由于风评和面相的影响,很容易让人忘记他的年纪翻个倍都还没大多数人的鞋码大。Creepwave队史铁三角之一,对Creepwave非常有感情,用着Creepwave的队标作为现在的头像。

Malr1ne

最具古典中单气质的新生代俄罗斯中单。性格狂、风格凶、狠活多,不会放个任何一个给对手上压力的机会,喜欢在单杀对手后打笑脸嘲讽。自Creepwave出道以来沉寂多年,终于在今年等到了给自己兑现天赋的舞台。已经练成了八个泰斗英雄,对伐木机和神灵的热爱不逊于ATF。还有半年才年满20岁,作为ATF在Creepwave时的老队友深知彼此英雄池相似,也是现如今Falcons二三号位摇摆体系建立的核心。虽然会抱怨ATF每天听歌外放但是和ATF关系极好,原因除了两人都喜欢嘲讽对手之外,可能还因为两个人都长得很急。

bzm

OG重建三叉戟中唯一还留在OG的人。真爱卡尔,路人局已经玩了1500场卡尔,断层领先于其他英雄,甚至每次比赛都要至少玩一场圣斧平A流卡尔奖励自己(然后被送走)。OG战队的非卖品,Ceb的心头好。虽然相较于近期的Malr1ne始终维持着不温不火的状态,但依然广为人看好,也因此不止一次收到过包括Spirit、SR等其他队伍的交易申请或是被挖墙角。与ATF同样为05年生人,且相比ATF和Malr1ne为人非常谦逊,ATF怒喷Ceb整天说些没用的废话时,bzm将自己的ID改成了Ceb的孙子,未来可期。

Chu

已在DOTA2赛场摸爬滚打许多年的老将。长年混迹于二三线队伍,对于中国观众而言,其职业生涯唯一值得一提的履历也许仅是在18,19年加入过帝国和Navi。从未获得过二级(Tier2)以上赛事的冠军,直到21年加入Creepwave并被OG签走。在OG担任了两年的教练,22年由于Misha反复的签证问题,在ESL One马来西亚替补出场担任队伍辅助,炸弹、小牛、陈几手英雄极其出彩,帮助OG在整个比赛占尽BP优势。最终决赛OG 3-0战胜Aster,让Chu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末期带走了一个大赛冠军。

tOfu

职业圈公认现役国外选手里第一型男。tOfu最开始也是DOTA玩家,后来转而投入CSS,再之后接触到英雄联盟,成为职业选手并放弃了其他游戏,遗憾始终没能取得什么成绩。2019年接触DOTA2后tOfu决心转为DOTA2职业选手,Creepwave是他加入的第一支有留下队伍记录的战队,但最终没有选择成为Creepwave的正式队员。在欧洲二线队伍历练两年后tOfu于2022年加入GG,与队友们的磨合下逐渐跃升为最顶尖的四号位选手之一。经Quinn认证,CS游戏水平非常高。

Tobi

Creepwave最后的三号位,因其是西欧奥地利人,所以与东欧俄罗斯选手DM并称为“西皮东鞋”,从Entity离队之后被Quest拉来当枪填补ATF的空缺,于TI12小组赛垫底零轮游反向证明了ATF的含金量。目前被临时替补拉壮丁进了Tundra战队,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什么都能玩什么都不精通,打着打着可能会发现怎么队伍里少了个三号位。

Stormstormer

Creepwave最后的二号位,德国最后的天才(x)抽象(√)中单,去年参加利雅得大师赛时因为说自己高光时刻是TI11击败了如日中天的RNG,主办方配合播了他战胜RNG之后的拍墙视频,引起正在解说的Maybe和查理斯震怒,以及Fy的嘲笑。好在TI12仇人相见分外眼红,Entity与AR在胜败者组分组赛遭遇并被AR 2-0拿下,让双蛆兄弟报了一箭之仇。

Crystallis

Creepwave队史铁三角之一。实力较为平庸,胜在任劳任怨、能屈能伸,不挑队友。在Puppey的保线下曾有过五级小黑主动穿门游走的举动(并且抓到人了)。在职业赛场上一直没能有过什么太过出彩的发挥,但好在年纪并不算大,仍有证明自己的时间。最大的特点可能是额头可以下井字棋。

Fishman

Creepwave队史铁三角之一。同样实力较为平庸,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真正的当代欧洲DOTA2教父,或许退役后去做个队伍经理也是不错的选择。喜欢接受采访,指点江山高谈阔论,偶有暴论,所以APP里经常会出现他的采访。TI11与RNG交手前曾在社媒发文为RNG小组赛9-1开局却不幸全员新冠惋惜,但也诚恳表示自己作为职业选手不会手软。然后就真的没有手软的熬了107分钟的病患。大战后激动砸耳机砸到暂停键,但很快恢复游戏并在赛后解释致歉。和Crystallis、ATF两人关系极佳。现在都还留着一个Discord频道与以前Creepwave的队友们聊天。

5.故事还在继续

下周(4月22日)即将开始ESL ONE伯明翰站的比赛,事关利雅得大师赛直邀的EPT积分,Creepwave的兄弟们依旧兵分四路继续着他们的故事。而作为线下赛事,面对Creepwave的“Creep”兄弟们,与其公屏发笑脸打赏抠问号,不如直接上演喜闻乐见的无情握手,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s://dota.shandian.biz/5217.html

分类: DOTA新闻 标签:
  1. 电竞乐子人
    2024年4月16日21:50 | #1

    鱼男闯荡职业纵横一生,都在致敬传奇喷子666

  2. ame
    2024年4月17日18:08 | #2

    Creepwave开始为大家知晓应该在2022年的斯德哥尔摩major上,冠军og的队员们的后缀除了顶着“stop the war”外还有就是“creepwave”。

    不过这只西欧军校不如东欧黄色潜水艇,后者可是培养出双冠王spirit和如今15岁登顶欧服天梯天才少年satanic的军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