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横天,万夫莫敌(dota武侠小说全文)

2013年1月31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第一章 宿怨

费尔伍德森林深处的一个小屋里,烛火黯淡,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十分森然。

忽然一个人趔趄的跑了进来,高声叫道:“师父,师父,他来了。”

“魂儿,为师不是告诉过你,遇事不要慌张么,慢慢说来,到底是谁。”

“是,师叔,他来了……” 复仇之魂颤颤的说道。

堂中一人,一袭黑衣,端坐在椅子上,双眼微闭,纵然闭上双眼,也说不出的气势凛然。正是复仇之魂的师父——幽鬼。

幽鬼听见这话,缓缓睁开眼睛,只见这双眸子精光暴射,但又透出一丝忧伤,眼波流转,湛然若神。 显然修炼玄功多年,内力已臻化境。

幽鬼眉心一皱,缓缓道来:“这么多年了,该来的,总归来了。”

20年前,为击杀武林第一凶兽肉山,天下英雄纷纷赶到,大战三天三夜后,终于被幻影长矛手以一记灵魂之矛击杀。当然众高手此前来,一是为武林除害,二是来争夺肉山身上的两件至宝—-灵之奶酪,不朽之守护。

灵之奶酪有生死人,肉白骨之奇效。 不朽之守护更是不用多谈,可以使人起死回生,且内功更生从前。

于是大家约定好。公平比武,谁赢了,两件宝物一并拿去。

又是七天七夜的战斗,幽鬼师兄弟连挫当世几大高手,虚空假面,灵魂守卫兄弟,幻影长矛手,巨魔战将。 终于,最后只剩他们两个。

两人本同是复仇天神的得意弟子,但是当时年少气盛,都想夺得武林至宝,一是受用无穷,二是证明自己武林地位。 结果幽鬼最后心狠手辣,不顾同门之情,使出杀招,幽鬼之忍,直接将师弟击成重伤。

但他师弟也并非等闲,将死之际居然凭借最后内力佯攻幽鬼,实则抢走了二宝之一的奶酪,幽鬼顾及同门之情,还是没忍心赶尽杀绝,放他走了,谁知他师弟虽然肉身尽毁,但是凭借奶酪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练成了无脉之身,隐匿武林20年,终于来报当年之仇。

幽鬼漫步踱出,微微抬起头,道:“师弟,当年是我不对,年少气盛,今天你来找我寻仇,也是理所应当,但是这不朽之守护,关系武林兴旺,更关系到我们天灾的危亡,近卫野心勃勃,近年来招兵买马,若是被他们夺去,后果不堪设想。”

只见那人身躯已然看不清晰,只见黑乎乎一团,但是双眸精光暴射,在夜色之下,格外的诡异,让人不敢逼视。 他森森的答到:“师兄花言巧语的本事,比之当年尤胜,端的天下第一。”这人正是幽鬼师弟——幻影刺客(本作品中,幻影刺客为男性)

幽鬼看他根本不信自己,不由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好吧,我早知劝说你无用,今日一战,我已经等了20年了。 说罢,便亮出一口黑光锃亮的宝刀。当年一战,同时轮子的师兄弟,拼的两败俱伤,轮子都震碎了,要不是幽鬼以暗器幽鬼之刃击伤幻刺,胜负也许还是未知。

幻影刺客也不答话,从身后亮出一把宝剑,寒光闪闪,剑气冲天,在黑暗中格外明亮。

大战一触即发。

第二章 激斗

两人20年没有见面,均不知道对方现在武功境界,且此战利害关系甚是重大,是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幻刺脚下按踏方位 手里捏了一声,大喝一声,唰唰唰,连续3剑刺出,均指幽鬼身体大穴。 幽鬼心下一凛,不想一别20年,幻刺的剑法已然这般地步,决定先试探虚实,不敢硬挡,当下晃动身形。

幽鬼平素一袭黑衣示人,鬼影重重步法尤其诡异,让人捉摸不透,是以人们送给他这个称号,幽鬼。现下遇见大敌,使将开来,当真形如鬼魅一般。

但幻影刺客此乃虚招,就是要让幽鬼使出步法,他浸淫武学20载,早将幽鬼步法方位研究一清二楚,不等幽鬼身形落定,又是五剑刺出,这五剑使了7成功力,速度之快,力道之劲,当世能挡此剑者不出5人。

幽鬼暗叫不好,连忙旋转身子以黑刀硬挡,黑夜之中,刀剑碰撞之声甚是好听,幻影刺客出剑连攻,幽鬼也是把刀舞的水泄不通。

幻刺斗的兴起,纵声长啸,身形晃动,忽然人凭空消失,幽鬼一惊,眼睛也来不及眨,忽然,四面八方飞来无数长剑,幽鬼心中大叫不好,幻刺一别20年,居然练成了太乙流光剑的第二阶,一剑化三千。

这太乙流光剑乃是,先辈根据太乙真人的太乙剑法,和当年金族白帝,白招拒的大九流光剑结合创出,威力无穷,第一阶就能一剑化九百,第二阶段更是几百年来练成不过寥寥数人,便是这一剑化三千,这第三阶一剑换一万,更是没人见过。

饶是幽鬼武功绝伦,不由大吃一惊。

这太乙流光剑,是以内力御剑,然后用浑厚的内力催动宝剑,以一把为根基,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以此类推。是以练此武功者,剑术,内功,无一不是时间罕有,不然御剑容易,以一化多难。剑术好的,一化多不难,但是想要御剑,又必须有高深内力。

想将二者结合,更是难上加难,是以百年间,不过剑圣尤涅若练成过,但是他神龙见首不见尾,难道机缘巧遇,传了他此剑法。

但是普通人想练还是难上加难,幻刺却是不难,因为当年幽鬼打的他肉身尽毁,凭借灵之奶酪,练成无脉之神,全身没有脉络,真气任意流转,如滔滔大河,在体内奔腾不息。

幽鬼不明所以,但也来不及细想,当下加速步法,将鬼影重重发挥淋漓尽致。这几年幽鬼知道幻刺来寻仇,也不敢大意,每天除了教授复仇之魂这唯一弟子外,便是勤练武功。

所以这鬼影重重已让他配合八卦方位练至化境。 成了九九归一步。

饶是幻刺剑法迅捷无比,也不能占尽上风,嗖的一声,幽鬼黑衣被一把剑影刺到,鲜血飞出,黑衣飘下一快。

幽鬼大叫:"师弟端的好剑法,但是想让我这样就束手就擒,却也是不能。"

幽鬼大喝一声:“接招!碧火金光刀” 这一招,乃是几千年前,古代木族青帝灵威仰成名绝技。

运足内力,刷刷刷,7刀,便将从各个方位来的长剑一一劈断,这七刀,刀刀内力浑厚,夹带风雷之声,大巧不工,举重若轻,正是如此。

幻刺眼看自己的太乙流光剑都不能再伤幽鬼分毫,心下也是一惊。不想师兄这20年来,内功修为居然到了如此地步,当真大巧若拙,看来要说内力,费尔伍德无人能出其右了。看来这不朽之守护还有这等功效。

心中更急,当下使出9成力,捏起坚决,突然满天长剑变成彩虹颜色,七彩闪烁,在夜空中,煞是好看,犹如极光一般,但是凛然之气让人不敢仰视。

原来幻刺夜观天象,一日看到极光,变从此悟出了极光剑气。

无数长剑如彩虹一般落下,彩光闪闪,幽鬼从没看过此等招式,饶是他胆大妄为,还是不敢硬接,连忙舞动宝刀,用内力,从附近一条河流里引来河水,护住周身,谁知此剑气有质无形。透过河水,刺了进来,幽鬼大叫不好,已然连重三剑,顷刻间血流如注。

第三章 十方无敌

再看幽鬼,水流退去,已然单膝跪地。用宝刀支撑。嘴角鲜血流出,但人还是微微一笑,说道:" 师弟,好手段。” 他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再加上鲜血流出,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幻刺凌空而立,凛凛如天神般,森然答道:“师兄,交出不朽之守护,念在多年同门情分,饶你一命。”

幽鬼不怒反笑,边笑边道:“我幽鬼一声虽然形如鬼魅,但是做事从来光明,当年为了难道不朽之守护,使武林得以周全,不得已用计,成我一生最大恨事,悔事,如今,大丈夫一死可以,让我交出它,却是万万不能。”

“师兄,既然这样,看来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了!”

最后一个活字还没说完,身形陡然晃动,嗖的一声,刷刷刷,3下,连刺幽鬼。

这一招乃是他当年成名绝技闪烁绝招中的流星赶月。以全身的轻功和内力突然飞到其身边,给予其致命打击。

江湖上会此招的不在少数,敌法师,隐形刺客,混沌骑士。但是像幻影刺客这样飞到身后,还能以极快的速度连续攻击3下,却只有他一人能做到。

幻刺认定这一击必然要得手,是以剑里运气十成内力,3剑过后,却没听见一点皮肉之声,伸手一摸,居然只剩长袍。

是什么时候?幻刺心道。不由惊出一声冷汗,师兄被我极光剑气击中数剑,居然还能移形换影?但料想幽鬼身受重伤,必然还在附近,也不敢轻敌。

幽鬼此时内力已经只剩7成,尤是如此,凭此七成内力,几近天下无敌。

忽然,满天鬼魂之声飞来。

幻刺周身霎时间出现了无数个幽鬼,心中大惊。 幽鬼纵声大啸道:十方无敌!

幻刺心中大凛,当年幽鬼就是凭借此招,一人便击退当世五大高手。那时每人身后忽然出现一个幽鬼,众人大惊之下,均是被一击命中。

但是此招极费内力,幻刺今生也只是第二次见到,想到幽鬼已被自己逼到如此地步,心中不禁暗喜,反倒忘了自己深陷逆境。

无数幽鬼四面八方围着幻刺死命围攻。纵然幻刺太乙流光剑,一件化三千,可这鬼影虚虚实实,如何刺得死。 当下唯有一边还招,一边用内力仔细辨别幽鬼真身位置。

忽然,幻刺背脊一凉,一把刀已经抵在腰间。幻刺不由汗如雨下,只听耳边幽鬼可怖的说道:十方无敌,最后一式——十方皆杀!

第四章 一剑横天

“师弟,承让了。” 幽鬼手腕一抖,长刀直插入幻刺腰间,再入半寸,便将取他性命。

啪的一声,一顾剑气击中了黑刀,幽鬼虎口疼痛,宝刀拿捏不稳,几欲掉落。

幽鬼暗想,是谁,居然能以剑气隔空差点击落我手中的兵刃。

当世之中,幽鬼仰天大喊到:“ 剑圣前辈,如有指教,还请现身!”

幻刺此时已是元气大伤,听到幽鬼说道,不由心头一震。

“哈哈哈,小娃子端的好眼力啊,居然还认得老朽。”

说罢,一名红衣老者背负一柄长剑,漫步走来,正是剑圣。面容清瘦但神威不减,宛如神仙一般。

剑圣是当年武林用剑的不世奇才,早年凭借绝技剑刃风暴就纵横江湖数十载。

敌法师、流浪剑客先人闻讯分别来挑战剑术。流浪剑客和他斗了300余合,边被他以宝剑冷月十一光一剑抵住眉心,动弹不得,从此弃剑归隐,是以流浪剑客虽名剑客,却用一把长杖。

敌法师一族一向轻功卓绝,剑圣在与他的斗剑中几次拿他不得。结合绝世宝剑冷月十一光,终于悟出了人剑合一的八剑一闪,敌动剑动,剑动我动,剑即是我,我既是剑,八剑一闪,人剑合一。

此后,剑圣凭此绝技驰骋武林,再无敌手,从此将此招改名无敌斩。

而他也因此被人称作——剑圣。

是以,江湖上提到剑圣,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更有诗赞曰:羿射九日金乌落,一剑光寒震九州。不仅因为他剑法超绝,更因为他锄强扶弱,

行侠仗义,多次帮助近卫和天灾武林对抗,因此,天灾对他闻风丧胆,但近卫众人确实对他肃然起敬。

剑圣身为武林翘楚。更为近卫武林表率,此番前来,必是来夺不朽之守护。

20年前,南剑圣,北虚空。剑圣和虚空假面家族第一高手,破碎虚空大战。

虽然最后剑圣凭借无敌斩击杀了破碎虚空,但是破碎虚空在弥留之际终于领悟了虚空一族最强绝技—时间结界。     但是他内力减损大半,只能令时间停住5秒。

这五秒,足以重伤剑圣,逼其闭关十年。

所以,5年之前的肉山大战,剑圣没有参加到

剑圣又是再江湖边行侠仗义,边打探到了幽鬼住所,虽然当年定下规矩,但这不朽之守护事关重大。

幽鬼也想不到,他竟会不顾武林身份,前来硬抢。 一时也想不出对策。

幽鬼高声说到:“前辈不顾身份来此,定然是来夺不朽之守护,但我与幻刺实乃自家恩怨,还望前辈等在下将他拿下,再与前辈讨教一二。”

剑圣黯然道:“ 本来你们家事,老朽不该多问,但当年老朽遇见这孩子,我二人皆是重伤在身,互相照顾,我传他几招剑法,是以他虽未拜师,但算我半个徒弟,你要杀他也好,但被我撞见,我势必不能袖手旁观。”

幽鬼听得此言,扬手把幻刺向剑圣掷去,这一掷幽鬼用尽内力,剑圣要是敢硬接,必然使得幻刺魂飞魄散。剑圣眉头不由一绉,幽幽说到:“小子也忒心狠手辣了。”

边说边用手在半空中画出一个太极,转动此圈,引向幻刺,幻刺身子遇见此圈,不停的旋转,终于边转边卸去内力,终于落定。

剑圣从胸中摸出一个棍棒物体,交给摆置在幻刺身边。原来此乃剑圣家传宝物,治疗守卫,可让人回复气血,但是不能回复内力,较之生命之泉,尚有不足,但足以救活这气息奄奄的幻刺。

然后朗声对幽鬼说道:“你也受伤了,过来运功调息下,老夫不与受伤之人动手。”

幽鬼虽然不愿,但心中深知,不是这样,以自己现在的身体,想赢这剑中之圣。定然不能。

第五章 冷月长剑飞寒芒

幽鬼调息片刻,觉得伤口都慢慢的愈合了,当下更觉这治疗守卫神奇了。

一边闭目养神的剑圣猛的睁开眼睛,说道:“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幽鬼说道:“谢前辈救治,晚辈不才,领教剑圣高招。”

说罢,身形又如鬼魅般晃动,剑圣嗖的一声,一脚蹬地,猛然冲天。幽鬼不敢怠慢,连续发出5记碧火金光刀,剑圣凌空而立,避也不避,红衣鼓荡,周身罡气猛然暴涨,形成了一个圆形气罩,把周身护住。

但幽鬼内力世间罕有匹敌,硬是劈开了气罩。剑圣大惊,忙以指代剑,连续出剑,有形有质,紫气湛然。

剑光来,刀光去,斗了100余合,幽鬼心中暗凛: 他背后宝剑还未出鞘,应速速逼出。黑刀一指旁边河流,一条水注凭空冲起,只见幽鬼挽了几个刀花,一条巨浪再他千方旋转,矫若游龙。大喊 :接我水龙气旋斩!

剑圣见此招凌厉,配合幽鬼无双内力,这水柱就好比一把巨大利刃。

但已经来不及反应。只听到,一声巨响……

幽鬼一击得手,暗暗高兴,不由舒了口气。

水花过后,只见剑圣已然背手凌空而立,只是脚下多了一把青光闪闪,气势逼人的细长剑。冷月十一光,已然出鞘。剑圣端立上面,当真是凌空一羽,如羽毛般缓缓飘落。

缓缓说道:20年来,你是第一个能逼得我冷月十一光再度出鞘的人,不错,不错。哈哈哈。

剑圣纵声长啸,大有寂寞之意。

确实,当年破碎虚空一死,剑圣以为这冷月十一光再也不用出鞘,不想幽鬼凭借无上内力,再加上玄妙招式,居然让他身处险境,不得已,以冷月十一光劈开水气。

幽鬼也心中是大骇:水龙气旋斩居然都不能伤他分毫,看来剑圣武功已臻神境。

斗下去也不会有好处可占。“罢了罢了,不朽之守护,你拿去吧。您老人家德高望重。希望不要用他来参与两帮战争。此物一出,到哪一方,必定使得力量失衡,生灵涂炭,死伤无数。”

剑圣先前虽不喜他手短狠辣,但听他此言一出,心中不免有些折服。

“这个你大可放心,老朽闲云野鹤,对于两国之战,早就不愿多问。但求得到宝物,潜心钻研武学,看能否突破人剑合一境界,达到传说中的,天剑。”

“天剑!?”幽鬼闻言大惊失色,小时候他曾听他的师父复仇天神提到过,天剑境界是传说中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剑的一种境界,练成天剑,无论是一剑化一万还是人剑合一,还是御剑飞行,均可达到。

但是这只是传说,根本从来没听说有人练成过。幽鬼思绪急转,千百个想法在脑海中盘旋: 以剑圣目前无上修为,再配合不朽之守护,也许真的可以达到。可是……

幽鬼纵声说道:“前辈,并非晚辈不愿拱手交给你。但是这不朽之守护有个秘密外人却不知道,不朽之守护虽然能助人修炼内力,事半功倍,可是此乃世间第一凶兽肉山的宝物,所以,经过几百年来,这不朽守护已然沾有很多邪气,功力越强,心智被侵蚀越多,想我幽鬼当年也算光明磊落,但今日和师弟的交手之后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来,我越发的心狠手辣。我每天内力强一分,就觉得体内邪念强一分。”

幽鬼说完,不禁黯然。

剑圣怎会轻信:“小娃子,你不愿给老夫算了,何必编个这种借口。”说罢冷哼一声。

幽鬼悻悻的说道:“好吧,倒显得晚辈小气了。 那好吧,但晚辈还有一事相求,就是希望前辈能立个字句,不在参与两国大战,我国如果不是奸恶之人,前辈不得诛杀。”

剑圣现在心里满是不朽之守护,哪里还管这些,急道:“好好好”

说罢,冷月十一光御风飞舞,在旁边的峭壁上写了一行大字:老夫今生处奸恶之人外,不会杀天灾一人,也不会参与两国战争,尤涅若字。

第六章 雷动九天。

写完,幽鬼变从身上拿出一块圆形盾牌壮的硬物,周围似有一团黑气笼罩,这便是不朽之守护。 幽鬼边叹了口气,边伸手欲将它交出。

剑圣嗖的一步,窜到幽鬼面前,伸手欲拿。

一到闪电从空中直飞而下,正好击中幽鬼和剑圣只见方寸大的地方。

然后只听得一名老者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手捋白须走来,这人,身材大约只有5尺长,一身银白色装扮,头戴一个小王冠,远远看去,竟像石像一般。

剑圣又是一声冷哼:“今天哪阵风吹得,连退隐江湖数十年养老去的雷神都出来了。”

雷神也不看他,微笑着打量着幽鬼和幻刺说道:“这是什么话,只许你这老头来硬夺,便不许我这老头来看看么?”

剑圣闻言很是不快:“ 老头,你当年为了雷神之位,不顾道义,以连锁闪电击杀13名近卫好手,然后背叛到了天灾一方, 最后被当年武林盟主卡尔以9项绝技击成重伤,从此退隐江湖。 难道现在卡尔一死,你便以为这世上没人拿得住你?”

雷神还是微笑:“别以为你练成人剑合一,我就一直闲着。过去这么多年了,老朽也该出来活动活动这身骨头了。

剑圣闻言不禁思索:确实如此,几十年前,他便以通天雷系玄功横扫江湖,武功修为甚至可能还在我和破碎虚空之上,当年要不是盟主卡尔亲自出马,以高龄连催动九项绝技,怕真是拿他不住,卡尔也因此羽化。 这几十年不见,他一边疗伤,一边练功,也不知道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当下不敢大意。冷月十一光仓啷出鞘。右手斜握宝剑,左手捏个剑诀,太乙流光剑已然催动,一剑化三千。 雷神也不敢大意,一扬手,无数闪电凭空竖起,竟然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四方屏障。

但剑圣也非等闲,这剑中加入了五行真气。幻刺的极光剑气和他比起来,伯仲之间,只是这招式由剑圣使出,威力更强,空中满是风雷之声。只见剑光一会黄色,土化,一会蓝色,水化,一会红色,火化,一会绿色,木化。

雷神也是大惊:这老头这些年功夫果然大涨。连忙舞动身形,躲过来剑。

剑圣微微一笑,左手剑诀空中陡然一转,只剑无数长剑居然如影随形般追踪着雷神。

雷神喝了一声彩:“好!” 这一声,居然把周遭事物震的隐隐作响。

此时幻刺 幽鬼真气已经在慢慢恢复,幻刺一边盘腿运功,一边观看这场大战。

幽鬼脸色温和的看着幻刺,满眼的悔恨,愧疚,甚至怜爱。要不是这不朽之守护,又怎会和师弟到如此田地。但此物品若被他人夺去,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是以只能舍小家,为大家。思索及此,不禁怅然若失。

雷神急转身子,凌空后退飞行,身前无数长剑追随,煞是好看。忽然,他右手一伸,像捏着什么东西,几秒之后,一把长剑泪光闪闪,有形无质,居然是一把雷光之间,刷刷刷,几下,边画了一个圆圈,忽然间变成一个光轮,把来剑全部荡开,以意御轮,长剑一只,光轮嗖的一声边旋转边像剑圣飞去。

剑圣大凛,心想这一下不被削掉身子也差不多了,不敢硬挡,忙使出成名绝学,剑刃风暴,整个人挥舞宝剑,风车一般旋转起来,竟如同刮起龙卷风一般。当年剑圣凭此绝技,使得无数法术都近不得身。

雷神暗道:“以为这样就挡得住.” 砰的一声,风暴停止。光轮从剑圣肩膀削过,带走一大片衣襟,和削弱。顿时剑圣左肩血肉模糊。 剑圣一口真气没提上来,喷出一口鲜红的血。

谁知他不怒反笑,大叫道:“痛快,痛快。今日见得这么高明的招式,能和你好好大战一次,就算死也值得了,只是还没得到不朽守护,达到天剑,怎么能这么就言败,我剑圣之名,绝不允许我这么失败,你有高招,我就没有么。

幽鬼闻言大惊失色,原本以为剑圣和自己决战时,已然用了全力,看来还有更为精妙的招式,剑圣的武功,当真深不可测。

剑圣紧闭双眼。 受伤的左肩垂下,又手离开冷月十一光,长剑在他胸前横飞,突然他猛的睁开双眼,满目精光,居然像黑夜中的灯,把树林照的通亮,冷月十一光猛然一下变为一把巨剑,转过去,剑锋指向雷神。这把剑,皎洁如朗朗明月,全身通白,一点瑕疵没有,四周散发着灵光。

原来剑圣元气大伤,知道再不催动此技,颤抖下去,必然自己越来越占下风,是以用性命一搏,灌注全身真气,结合五行阴阳,七彩之光全部融入,然后就像太阳一般,虽然细看散发其中光芒,但结合起来便是这白色。

雷神知道此玄招必然威力极大,连忙躲闪,可是剑圣这名头岂是浪得,以意御剑,他若自称第二,这世间便无第一,而剑圣此时又是以命相搏,所以此剑,迅猛,狠辣。

剑已出鞘,剑已出手,剑必索命! 啪一声,刺入雷神腹部,雷神惨叫一声,应声倒地。 剑圣此时也是气喘吁吁,看到一击得手,连忙就地打坐,拿出治疗守卫救治,可他伤势太中,刚才的雷光轮击中他之后,全身便如被雷击,被刀割一般,而此时,他一口真气都提不上来,伤势恢复更是慢上加慢。

不过想到自己的绝技终于击杀了雷神,不由得微微一笑。

忽然间,远方传来一阵石头碎裂之声,剑圣大惊失色,这难道是……

第七章 惊天变

远远望去,雷神的身体居然像被石像打碎一般,慢慢裂开。又如同一个鸡蛋,慢慢破壳。
剑圣面如土色的说道:“传说中的,假死之法!” 幽鬼幻刺两人闻言更是大惊,只见石像碎裂,一个金黄色胡须,英气勃发,如同帝王一般的雷神站立在众人面前,气势凛然,让人不敢逼视。

雷神从腹中拔出长剑,掷向一边,狠狠的剑圣说道:“老朽真是低估你了,居然能让你逼出真身。” 说罢伸手抚摸腹部,刚才那一击,虽然有石像保护,还是穿透了些许腹部,染红了一大片的衣襟。

“也算你有眼力,居然还识得我这假死龟息功,当年被卡尔重创后便退隐江湖,一边养伤,一边参悟这假死之法,终于被老夫悟到,你们普通人的心跳一分钟是70-100下,而我的心跳一分钟只有7-10下,所以你们活了十年,等于我活了一年,哈哈哈哈!”

说罢,他纵声呼啸,这声音说不出的阴森可怖,把森林里的飞禽走兽全部震飞。

幽鬼幻刺闻言不由汗如雨下,想不到时间居然有此法,难怪雷神现在看来也不过4、50岁一般。

雷神缓缓道来:“好吧,是时候给你们这帮蝼蚁一致命一击了。雷动九天!”

众人心底均是一凉,这一招式,乃雷神最强杀招,每人头顶均会有一霹雳降下,避无可避。

剑圣紧闭双眼,一言不发,似乎已经接受了这种结局,可是眉心紧锁,又透露出一丝不甘。可是,这就是命运,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纵然心有不愿,心有不甘,可是命就是命,我们不能反抗。

幽鬼心底无数思绪风车一样的旋转,他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用轻功飞到幻刺上空,用全身真气抵挡两道雷击,这样,就算击中 也只击中他一人。他双眼紧紧凝望着他这个小师弟,心中满是悔恨,懊恼,和怜惜。

当下来不及多想,大喝一声:“师弟,这辈子我怕是不行了,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师兄!” 说着,身形晃动,鬼影重重,发挥到极致,一步窜到幻刺上空,整个身体横在幻刺头顶,体内真气陡的一下暴增。用身体把幻刺紧紧遮在底下。

幻刺还没来得及反应,泪水便以夺眶而出,撕心裂肺的大喊到:“师兄!不!”

但是已经没用了,两道万钧之力的闪电从空中轰的一声劈下,一道劈中剑圣,一道乃是两道和在一起的一条雷霆。霎时间,雷霆之光把森林晃的如同白昼一般。

银白色的闪电就这样劈在了一袭黑衣的幽鬼身上,是那么的黑白分明。可是究竟谁是黑,谁是白,何为黑,何为白,又有谁说的清。

纵然幽鬼内力通玄,可这两道万钧之力的雷霆乃是雷神毕生功力的结晶,幽鬼的身形在空中一颤,身体便如羽毛一般,轻悠悠的飘落在幻刺身旁,幻刺疯一样的冲了过去,抱起幽鬼,他想起当年和幽鬼一齐拜在复仇天神门下,从小一起习武,师父让练功,他总是偷懒,被师父知道了,总是师兄来给他求情,每次师父留的任务,总是师兄帮他偷偷完成,他被师父罚不许吃晚饭,总是师兄偷偷的偷来馒头塞给他。。。

幻刺再也忍不住,泪水簌簌的落下,一串一串,他长大嘴,拼了命的想喊出什么,可是他却什么都喊不出来。场面直叫人伤心欲绝。

雷神看了,眉头也不禁一皱,叹道。复仇老鬼的徒弟,果然都和他一般有情有义。

幻刺就这样。张着嘴,却发不出一声。几滴眼泪滴到了幽鬼脸上,幽鬼睁开眼,对着幻刺微微笑了笑,想要说话,却也说不出什么。

幻刺忽然把幽鬼的身体放下,猛然站起身来,他身形不是很高,也许他早就没了身形,可这一站的气势,居然顶天立地。 幻刺就这样如同神明一般,一双满是精光的眼眸眼波流转,像是整条银河都在他的眼波里一般。

雷神居然被他这气势震慑到了,颤声说道:“你……要……干什么……?”

幻刺突然抬起头,仰天长笑:哈哈哈哈。 笑声震耳欲聋,又充满着悲恸,整个山谷为止黯然落泪一般。

幻刺提起全身真气,这真气之中,带有愤怒,带有悔恨,带有悲痛,带有遗憾。嗖的一声,幻刺猛然窜出,速度之快,原地居然留下了一个残影,这一境界,只有轻功界泰斗敌法师家族凭借先天血统才能达到。

一刀黑影,化成一把利刃直冲向雷神,雷神连忙再次祭出雷光轮,谁知幻刺居然以无脉之神不顾魂飞魄散的后果直接冲了进去,雷神不料有此变化,猛然一惊,幻刺已然杀到面前,雷神忙提起周身真气护体,幻刺唰唰唰,连发9剑。

然后闪身回原地,他刚才硬闯雷光轮,差一点神形俱灭,现在已然气息奄奄。

雷神笑道:“无知小儿,这种伎俩便想伤我么? 哈哈哈!”

哈了几声,雷神面容突然僵住,一口鲜血如注喷出,身体有三处也血如泉涌。

“ 是什么时候……居然有三刀刺到……”

幻刺说,不,是你中了我9剑,只是这三剑,乃刺客一族不传秘技,恩赐解脱。

雷神面如死灰:“……恩赐……解脱……当年刺客一族最强绝技!有很小的几率可以发挥出本身功力的数倍,但是此招式极为霸道狠辣,是以想融会贯通,是根本不可能,所以一旦触发,非死即伤,是以终结人的生命便如同恩赐他解脱一般,你小小年纪,居然练成了!?”

幻刺摇摇头说:“这项绝技,原本无缘练成,家族已经有5代族人,只知道方法却从来没人练成,原来,发动此绝技需要大悲,大怒,绝望,自己绝望了,才可以恩赐给他人以解脱。”

雷神叹了口气:“ 看来天数如此,天数如此啊!" 言罢,看了看被自己雷动九天劈倒的剑圣,又叹了口气,然后便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今日一战,两大绝世高手就此辞世。

第八章 大结局——万夫莫敌

幻刺看到雷神倒下,不禁长舒一口气,他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此时他和幽鬼均是气息奄奄, 幽鬼一个手支起身子,颤颤巍巍的对幻刺说道:“师弟,你还记恨我么,师兄平生只做了那一件悔事,便是当年对你痛下杀手." 幻刺眼中满噙着泪水,拼命的摇头。

然后对幽鬼说:”师兄,快别说话了,还记得当年咱们被师父教训后,怎么运功疗伤的么。” 幽鬼微微一笑,抬起双手,和幻刺双手相抵,互相运起内力,不多时,均觉得体内的真气已经从没有和停滞,转而慢慢一点一点的运转起来。

与此同时,几大高手惊天动地的打斗,也惊动了整片费尔伍德武林,大量的人马都朝这里涌来。

幽鬼和幻刺一商量,均觉得都是这不朽之守护,害人心智,不能再留,是以决定合力将它毁掉。

可这不朽之守护乃是 上古盾牌在凶手肉山中 慢慢孕育 吸收天地之灵气,两人无论怎么用力, 什么招式,都无法伤它分毫,不一会,便汗流浃背。

又过了一个时辰,只听得如浩瀚的大潮一般的人群慢慢的涌来,奔跑生,马蹄声,震耳欲聋。

幽鬼幻刺均是大惊,心中忖道:以现在二人之力,想挡住这些来抢不朽之守护的人是万万没可能的。但是又没有好的计议,是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为首的是当年出力较多的幻影长矛手一族人,他定睛一看,幻刺幽鬼均是身负重伤,旁边雷神和剑圣都已到底,心中先是一愣,然后便反应过来。像幽鬼幻刺叫骂道:当年老子一标打死roshan,最后让你们两兄弟捡了便宜,现在,是时候把不朽之守护拿出来分给大家了。

身后 敌法师一族 虚空假面,巨魔战将,均是随声附和。

不多时,连凶兽黑龙和石头人等,都纷纷赶到。

众人左一句又一句。敌法师一个闪身,首先发难,然后虚空一记时间漫游也拍马赶到。两人和他们颤抖起来。

如若两人没有伤势,30招之内便能立见分晓,可是现在居然慢慢处于下风,长矛手一看有机可乘,连忙和巨魔战将一起招呼上,4个人把两人围得水泄不通。后面群雄都很心急,生怕到时候分不到自己,所以大家全抄家伙准备大决斗。

幻刺和幽鬼心中明亮,这样斗下去,很快就会被人乱刀砍死,他二人从小一起长大,不说心意相通,但二人很多想法现在都是一样的。

幻刺和幽鬼对望一眼,眼中透露出一种拒绝。喝喝一人两记狠招,逼开众人几步。

然后幽鬼把不朽之守护抛到靠着一块石头上。两人忽视一眼,均是一点头。 两刀黑影,嗖嗖两声,变朝不朽之守护飞了过去。

原来他二人知道不敌。居然萌生了自尽在不朽之守护旁,也算保护它至死。

众人皆是大惊,人群中一片叹息之声,想幽鬼幻刺当年英气勃发,驰骋江湖,也是两位大侠,如今竟沦落到这般田地,不禁扼腕。

两人一起撞到不朽之守护,只听砰的一声,整个山谷为之激荡。

等谁那沸腾的魂魄,如让山水为之褪色,来拯救这天涯萧索。

但是 人生就像打麻将,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颗牌,摸到的是什么。

奇迹就是奇迹……

谁知那不朽之守护被两个人一撞,热血撒到,居然凌空飞起,从中碎裂,然后变成两道金光洒向马上气绝身亡的幻刺和幽鬼,幻刺和幽鬼,就如同被金光沐浴着一般,整个身体开始舒展,伤口开始愈合,体内真气越来越充沛,如滔滔大河,奔腾不息,又如同那巍峨的高山,气势磅礴。

然后更让众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金光褪去,在两块盾牌之间居然出现了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 原来,这不朽之守护就是当年亚瑟王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

传说当年湖中仙子让亚瑟王选择一样,亚瑟王选择了战斗的剑,而不是选择能保护的剑鞘,所以亚瑟王朝还是没有逃脱被人打败的命运。这剑鞘,便是理想乡,这圣剑,自然就是当年的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均是咽了咽口水,然后都回过神,疯了一般的冲向圣剑。

而幻刺和幽鬼此时已经心心相通,不用说话,便知道对方想得什么。

两个人嗖的窜起数丈有余,然后凌空在空中站定。猛然旋动身形,越转越快,两个人慢慢的向空中的圣剑靠拢。然后,两个人也渐渐化成两把利剑,慢慢的和圣剑重合。

突然,两个人发出一声长啸,这喊声只有四个字,却喊得地动山摇——

万夫莫敌!

原来,幽鬼和幻刺生死弥留之际,再结合这圣剑,终于领悟了这费尔伍德武林中最强绝技——万夫莫敌!

两个人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和圣剑合为一体。圣剑就这样,在金光笼罩之下一边旋转,一边发出无数的金黄长剑。

此招一出,当真是,天地变色,山川震动,河水倒流。

霎时间,喊叫声不绝于耳,顿时惨叫一片,但是被刺之人虽然当时疼痛,但之后身体便如同被光辉温暖一般,然后心中就再也没有了战斗的欲望。

原来这万夫莫敌不是靠武力来杀死对手,而是以温暖仁爱,来消除对手的戾气,杀戮之心。是以此招一出,当真天下无敌。

群雄震动,纷纷心生悔悟,头也不回的走掉,可是人们的脸上却再也没有杀戮之色,有的也只是一片祥和。

这时,费尔伍德森林的拂晓已经悄然来到。

幻刺和幽鬼也慢慢的停住了身形,悄悄离去了。

从此,再也没人见过这兄弟两人和圣剑。但是,哪里有杀戮,就会听说二人将会再次出现,携圣剑,来荡平人们心中的,杀戮之心。

转载请注明来自:[dota闪电站]http://dota.shandian.biz/861.html

分类: DOTA小说故事 标签:
  1. superyz000
    2013年2月3日04:14 | #1

    站长知道最近贴吧都在讨论的pis和他女友的事情么,能整理下么现在有点乱。。。

  2. superyz000
    2013年2月3日04:17 | #2

    看sg的看的晕晕的@superyz000

  3. 1111
    2013年2月3日12:33 | #3

    今天和组队5天的朋友去报名打cw比赛,用我们最擅长的船长猛犸luna,打蚂蚁小强小狗,无脑刚团都刚不过,6-34惨败,我猛犸杀2个

    打比赛看着容易,操作起来难,其他队都是组队很久的队伍,以后再也不敢夸口,指点职业队了